書包網 > 玄幻魔法 > 戰錘神座 > 第六百九十二章,新舊之爭

戰錘神座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在瑞克元帥海爾伯格和掌旗官路德維格的怒吼聲之中,刺客的匕首以極快的速度靠近了他們敬愛的皇帝,卡爾-弗朗茨的果決再次拯救了他,他放開了符文劍的劍柄,試圖用手臂去抵擋匕首,奸奇刺客的動作被皇帝的格擋弄得稍微有些亂,但這根本就沒有影響他的攻擊,僅僅在不到半秒的遲鈍之中,刺客的匕首再次蓄力完畢,就這樣朝著皇帝重重地扎了下來。
    無處可逃。
    皇帝身上的神器銀色封印發出了刺眼的亮光,其中蘊含著的巨大能量保護了皇帝沒有被混沌巫術的邪能傷害,但銀色封印也無法阻止鋒利的匕首和上面的猛毒!
    千鈞一發之際,林地之間,狂風大作。
    翠綠色的烈風裹挾著無盡的狂怒,漫天的樹葉形成一道扭曲的颶風,林地之間,綠光大作,颶風將皇帝的身體包裹起來,當匕首貼近皇帝的脖頸時,一把從虛空之中伸出來的超凡利刃擋住了刺客的攻擊。
    “叮~”
    一個通體綠色的幽靈身穿著一套精美的古老鎧甲,在烈風中現身,他從頭盔到全身都散發著明耀的綠光,常春藤纏繞著他的身體,鳶尾花裝點著他的鎧甲:“沒人可以通過這里!”
    “奸奇庇佑我!”刺客正在失去理智,他揮動匕首,想要再次發起攻擊,但綠色的幽靈沒有再給他任何機會,苦痛之刃掃過刺客的胳膊,將他的胳膊切成兩段,手腕翻卷,利刃向前突刺,貫穿了刺客的咽喉,奸奇信徒抽搐了幾下,再也沒有了生機。
    幽靈抽回了自己的武器,他那隱藏在面甲后的綠色雙眼毫無感情地看了一眼驚魂未定的皇帝,伸出手,似乎想要將他拉起來。
    “不,你,立即待在原地不動,舉起手來,放下武器!”瑞克元帥海爾伯格終于帶著瑞克禁衛和格里芬大劍士們將皇帝重重保護起來,實際上從刺殺發生到刺客被殺只過去了大概五秒鐘不到的時間,瑞克元帥感覺自己的心臟差點跳出了胸膛,瑞克禁衛們盡管不知道火器對付這個幽靈一樣的東西有沒有用,但幾十把長槍和短銃依然對準了幽靈,海爾伯格抽出了符文劍:“立刻!”
    “別,別!”卡爾-弗朗茨卻伸出手,幽靈將他直接拉了起來,皇帝有些驚訝地發現對方居然有實體,他壓抑住自己的驚訝,朝著海爾伯格等人立即搖手:“他要是想傷害我,我早都死了,將士們,收起武器,我認得他,他是綠騎士,騎士美德的化身、秘密的捍衛者、善道的維護者,非常感謝你的幫助,能知道你的尊姓大名么?”
    “在漫長的歷史中,我有過很多名字。”綠騎士的聲音虛無縹緲,聽起來就像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一樣:“這不重要。”
    “好吧。”皇帝自討沒趣,他有點尷尬地笑了笑,示意瑞克元帥和掌旗官都放下武器,皇帝走了幾步,來到刺客的面前,將他的面甲掀開。
    面甲之下是一張已經完全扭曲的人臉,皇帝搖頭:“這不是我的人,施密特一定出事了。”
    “該死,邪教徒已經滲透進了瑞克禁衛么?!”海爾伯格很想嘗試一下自己的符文之牙“寄怨者”能不能傷害到這位傳說中的綠騎士,但他是個軍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自己率領的瑞克禁衛中居然出現了冒牌貨實在是令海爾伯格感到難辭其咎,瑞克元帥的口氣很有些氣急敗壞:“是我的責任,陛下。”
    “不,這不怪你。”皇帝搖頭,他仔細地看了一下這張人臉:“他長得和施密特一模一樣,而且還擁有他的全套裝備。”
    “一次愚蠢的嘗試。”綠騎士開口說道,他的話語之中帶著強烈的布列塔尼亞口音,其中有些詞匯是已經消亡挺久的古老詞匯了,如果不是皇帝在古語言上面頗有造詣,也許都聽不懂他在說什么:“我離開家鄉來到你的面前,帝國皇帝,我的女士派遣我來到這里,你不能出事,你和你的帝國都不能出事,否則十幾年后,我們都會屈服于三眼之王的面前。”
    “三眼之王?”皇帝聽到這個名詞一愣,然后若有所思。
    又是艾查恩的預言是么?在一百多年以來,帝國皇家宮廷收集到了超過十條針對永世神選艾查恩的預言,獵魔人和戰斗牧師沒少嘗試將威脅扼殺在搖籃之中,但艾查恩就是待在混沌廢土不出來,無論是帝國還是別的勢力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被湖中女士派遣到這里,我必須遵循對她發出的誓言,我必須回到布列塔尼亞去,但是在此之前,我要通知你,今年秋天的湖中女士之日,萊恩-馬卡多,穆席隆公爵,蘭杜因的正統繼承者將在庫羅納登基,我有個誠懇的建議,你,帝國皇帝卡爾-弗朗茨陛下,理應前往庫羅納,和新的國王會晤。”綠騎士接著說道,皇帝注意到他周身的綠色光影有些閃爍。
    “你這不是提議,你這是要挾,幽靈!”海爾伯格大步地走上來,瑞克元帥精美的八字胡在空氣之中飄動,他怒視著綠騎士:“皇帝是否決定出席騎士王的登基大典不是由你決定的,我們自然會開會討論!”
    “不,請轉告萊恩,我一定會去的,親自去。”皇帝卻揮手示意海爾伯格不要沖動,刺殺對卡爾-弗朗茨來說簡直就和家常便飯一樣,再正常不過了,他露出了一個爽朗的笑容:“我和他是朋友。”
    “但我們并不總是朋友。”海爾伯格碎碎念地說道,瑞克元帥堅持:“就像赫姆加特之戰一樣,你們這些騎士如果是來交好,我們以美酒和鮮花相贈,如果垂涎帝國的領土,我們唯有刀槍相對。”
    “那是之前國王的錯誤……”綠騎士見到皇帝同意了之后輕輕地念動了幾句更加古老的語言,綠色的靈體戰馬從虛空之中現身,他翻身上馬:“黑暗之時將臨,我們必須團結,不止三眼之王,很快,就會有一位復仇者,他的怒火將燃遍整個帝國。”
    “誰?!”皇帝還想追問,綠騎士已經消失在了光影之中,靈體戰馬揚起前蹄,綠色的明光伴隨著主人的行動,消失在了一片灌木叢的后面。
    微風漸止,只留下了滿地的樹葉和被殺死的奸奇刺客。
    經此一鬧,皇帝和他的軍隊已經沒有了打獵的心情,眾人收拾了一下戰
    inject()
    利品和戰場,將奸奇刺客的尸體使用火焰燒掉,然后集結軍隊,準備返回布倫瑞克。
    打獵的好心情被攪亂了之后,無論是瑞克禁衛還是格里芬大劍士們都有些沉默,皇帝騎著自己的混血精靈戰馬走在最前面,瑞克元帥海爾伯格和掌旗官路德維格都騎著產自艾維領的帝國戰馬跟在后面,盡管路德維格一語不發,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位圣域實力的老爺爺因為皇帝遭遇了危險而陷入了自責之中,而皇帝明顯在思考著什么。
    “所以,你會親自去參加萊恩公爵的登基儀式?”海爾伯格猶豫了一下,嘗試性地問道。
    “我可以么?”卡爾-弗朗茨對著海爾伯格反問道。
    “我無意指責你,我的職責是服從你的命令,我的陛下。”海爾伯格沉聲說道。
    “但你還是有建議?”皇帝聽出了海爾伯格的言外之意。
    “你不應該這么草率地下決定,陛下,你是帝國,你的一言一行代表了查理曼數以千萬計的子嗣,我從未質疑過你的優秀和能力,如果不是你,帝國那些或者老朽、或者懦弱、或者蠻橫、或者心有別念的選帝侯們也許早已分裂,你勇敢地擔下了這個重任,單從這點,你做得比你的父親要好。”海爾伯格點頭,他低聲說道:“但在國與國的外交上,你顯得有些被動了,我們是帝國。”
    “被動?”皇帝聽了海爾伯格有些自相矛盾的話語之后有些忍俊不禁,看來將海爾伯格任命為瑞克元帥的決定是正確的:“騎士們不是敵人,柯特。”
    “但也不總是朋友。”海爾伯格堅持。
    “不懂得背叛,就不懂政治,不懂得妥協,也不懂得政治,柯特,我的朋友。”卡爾-弗朗茨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外交和內政,你不能用治軍的想法來替代。”
    “……”海爾伯格不語。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當時是鮑里斯-托德布林格他在投票中獲得了勝利,那么帝國會怎么樣?”卡爾-弗朗茨望著瑞克瓦爾德森林的環境,表情悵然:“他經驗豐富,驍勇善戰,而且有大量和別的國家首腦交流的經驗。”
    “托德布林格成為狼皇帝的結果就是我們這些瑞克禁衛會被一股腦地發配到阿拉比或者基斯勒夫去。”海爾伯格大聲地說道:“他只信任尤里克的白狼騎士,你的祖父,你的父親再到你,三代人的積累就將斷送,你或許還可以依靠著你的家族財富,你瑞克領大親王和布倫瑞克大公爵的身份享受你的選帝侯生活,但你的才華會荒廢,你將看到白狼教會大行其道,查理曼之光將變得黯淡。”
    “但萊恩能夠得到湖中女士教會的全力支持,可我至今都還在和維克馬冕下做交易。”皇帝聽了海爾伯格的話之后不置可否,而是說出了第二件事:“有時候,我感覺自己像個乞丐,又像個上門推銷自己報紙的賣報郎。”
    “如果沒有了信仰,帝國還能剩下什么?”瑞克元帥對這個問題的回答非常嚴肅:“你很清楚,我的陛下,帝國的軍隊并不足以徹底掃清各種威脅,這個國家每個月都在發生著戰爭,這不是為了勝利,而是為了生存。”
    “很好。”皇帝似乎終于搞清楚了一些問題,海爾伯格只覺得卡爾-弗朗茨的臉上似乎多了一點什么,又少掉了一點什么。
    “我會讓我的宮廷置辦一份豐厚的禮物,到時候,我要親自率領瑞克禁衛和布倫瑞克皇家半獅鷲騎士前往庫羅納,參加萊恩的登基大典,這是命令!”
    “是!”
    …………我是沒有了信仰還有自由的分割線…………
    在緊鑼密鼓的籌備登基儀式之中,時間過得極快,短短數個月,布列塔尼亞的季節就來到了秋天,金黃色的麥浪在庫羅納平原之上隨著秋日的暖風來回搖動,馬休巴德之亂對整個首都的影響已經變成了過去時,在勞恩的勵精圖治之下,庫羅納已經恢復了往昔的繁榮。
    現在,整個王國都將目光放在了即將到來的登基儀式之上,再過幾周時間,穆席隆公爵萊恩就將在此,在所有公爵和諸位先王的見證之下,從老國王理查的手中接過權杖,登基為王。
    今年,萊恩三十九歲,距離他從諾德的凜冬城出發已經過去了整整十五年。
    萊恩等人也在今天率領著老近衛軍和自己的騎士部隊來到了庫羅納,這座昔日精靈在舊世界最偉大的城市如今早已成為了布列塔尼亞騎士王國的首都和信仰所在,舊世界偉大的奇觀庫羅納獅子環賽馬場和圣杯冠軍騎士大教堂都建立于此,講述著騎士王國古老的歷史。
    萊恩等人入住了庫羅納皇家賓館,本來他完全可以入住庫羅納王宮了,但是萊恩拒絕了這個提議,無論如何,他現在還不是國王,在尚未登基之前就迫不及待地展示勝利者的姿態和享受起國王的權力,這不是湖中仙女的神選冠軍,兼具騎士八美德的萊恩應該做的事,不需要幾周時間,他就是真正的國王,這個時候這么猴急,反而顯得吃相難看。
    整個登基儀式許多諸多彩排和準備,庫羅納為此已經準備了數個月,攝政勞恩忙前忙后,花費了國庫中的不少積蓄,登基儀式一結束,馬上就是彩排閱兵,緊接著就是連續進行一周多時間的皇家騎士比武大會,這場比武大會將面向整個人類國度,甚至包括木精靈都說會派人參與,萊恩準備了大量的糧食和酒水,他許諾,無論是高貴的騎士還是普通的農奴,都有資格前來觀賽。
    時間入夜,萊恩一家人剛剛吃過了晚餐,皇家賓館的大套間之內,蘇莉亞正在抱著小德文希爾,跟他說著十二位初代圣杯騎士的傳說,騎士道精神的榮光,小德文希爾聽得津津有味,時不時揮動一下自己的騎槍玩偶,幻想著自己就是偉大的圣杯騎士,騎馬沖陣,毀滅邪惡,將湖中仙女的意志傳遍整個王國,為了保家衛國而戰。
    萊恩微笑著看著妻子抱著兒子說話,他喝著咖啡,奧莉卡從身后靠近:“主人,有客人來了,他找你有事,讓你出去和他聊聊。”
    “客人?誰?”萊恩放下了咖啡杯。
    “是理查陛下,他說想和你聊聊。”
inject()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戰錘神座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