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魔法 > 鳳城捕皇考 > 鳳城捕皇考第19部分閱讀

鳳城捕皇考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你貴為唐氏家族的頭領人物,當朝宰相外孫,所說的每一句話,可都是要對此負責的!我希望你,還是謹慎說辭為好!”
    唐寧忽然緊了緊眉頭,似已顯得很是厭煩!但是她沒再做聲!
    這時,站在一旁一直未曾再說話的鄧蘭蘭,突然一抬手!她手中的月牙板,‘啪啦’一下摔在地上。
    鄧蘭蘭昂起脖子,直視著賈仗義吆喝道:“我說賈仗義!你發現了什么重要線索啊你?!是不是有點拿著雞毛當令箭吶?!你當自己是什么人吶?是不覺得自己現在,真的行了?!怎么和我唐姐姐說話吶?!”
    她的小嘴,竟如連珠炮般,沒喘氣的一連說了一大串話。說話間,她竟然還朝著賈仗義走上前去,貌似躍躍欲試的挽起袖子(我抽你丫的)
    唐寧輕聲呵斥道:“蘭蘭,不得無禮!賈將官等人,在此執行公務,我們是來找人的,不是來無故挑起事端的!”
    鄧蘭蘭聽唐寧這般講,只得忿忿的又退了回去。
    她撿起地上的月牙板,拿出一塊銀帕,小心的擦了擦。隨即又向賈仗義一吐舌頭,做了個鬼臉。然后她把臉扭向一邊,似已不想再搭理賈仗義這些人。
    賈仗義不屑的看了眼鄧蘭蘭,冷哼一聲道:“哼,唐家小姐,不是在下不通人情!今天的事情,可是有點巧得叫人很難相信噢!!在下一項對唐家及小姐敬佩之至,可是,小姐的話實在讓在下感到很是牽強,這話,好像很難自圓其說吧”
    說完,賈仗義顯得很得意,目光閃動的盯著唐寧。
    唐寧此時的神情,卻顯得很理解的望了賈仗義。少許,她輕聲道:“賈將官例行公事,小女又是深夜尋人,難免賈大人有所疑問,我看,不如這樣吧”
    說話間,唐寧緩步走向賈仗義,微微的抬起了手!
    一聽這話,看到唐寧這個舉動。賈仗義差點沒縱身,一家伙跳出院子去!賈仗義警覺的側身后退了兩步。
    現在時間已過子夜,他前時,便早已聽說了昨夜入夜時分,在驪湖宮酒樓,唐寧把個身手強悍卻又身形高大的呂獨葵,摔了個四腳朝天的事情!
    像這種事,在鳳城里,往往是傳的最快的。
    可唐寧輕抬玉手之間,卻是從頭上高挽的發髻中,摘下一把似已有些故舊了的梳子。她把梳子拿在手中,很深情的看了看,隨即鶯聲輕道:“這把梳子,從我十幾歲的時候,便一直戴在身上,原本有一對的!我這把梳子上面刻有麒麟,而另一把上雕有舞鳳。這一對梳子,明眼人一見便知端倪”
    她似顯得很是難為情道:“說實話,其實目前我也不能斷定!這間粥鋪里,今天來的這個人,究竟是我要找的人!如果是他,那他的身上就一定有另一把”
    其實唐寧說這話的時候,也真是心里沒底!她真的不能斷定,那一刻,在驪湖宮時匆匆擦肩而過的人,究竟是不是簫詠良!即便真的是他,他還會保存著那把梳子嗎?!!
    不過,唐寧對這個似又很有信心,那梳子是當年她和阿夕活著的時候,最貼心,最相惜的姐們信物。
    當年,阿夕聽到蕭家被滅門,玉郎僥幸逃脫的事情后,便一個人,背背鳳凰琴,不顧一切的追去了山下的紫竹林!
    隨后,便和簫詠良和追殺他的幾個鷹王一起消失了!
    事后,唐寧有去鳳凰山中尋找過他們!卻只發現了青山綠水間,詠良淚灑山中,埋葬阿夕的孤墳
    但是,還有一件事,是誰也不知道的!!
    那就是當時,唐寧還在周圍的山野林間,找到了阿夕臨終時,遺落在山中的稀世珍寶神物“鳳凰琴”!
    鳳凰琴,在日后‘金頂皇宮’對戰已經入魔的屠惋之時,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此事后話,暫且不提!
    聽了唐寧的話,賈仗義似剛要開口說些什么。卻正在這時,忽然從一直靜默的小竹樓的樓梯口,傳來了一個人,緩步走下來的聲音。
    賈仗義等人為之一驚,紛紛警覺的返身望去!
    簫詠良,此時已出現在竹樓門口!
    這個突然出現的‘神秘人’,使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頃刻間投向了他。
    賈仗義前時,正審視著唐寧,背對著竹樓。此時,他距離小竹樓的門口時最近的。回頭間,竟吃驚非小!
    這個突然出現的人,目光平淡,并無半分殺氣、兇相。只是斯斯文文的緩步走了出來!可賈仗義卻被驚出了一身的冷漢!
    他猛地從后腰間抽出一對分水刺,鋒尖閃動著寒光,直指向簫詠良!
    賈仗義做出了一個‘欲戰’的造型!
    【待續
    第二節·情債
    ※※※※※※※※※※【簽約作品敬請收藏支持】※※※※※※※※※※※
    簫詠良正站在小竹樓門口,就那樣靜靜的,站在那里。
    其實,他是不想看到自己的眼淚,更不愿意,也不忍心看到唐寧的淚水!
    因為就是那一瞬間的對視,簫詠良已經可以深切的,從唐寧的目光里,讀出她心里的感受!
    她還是她!!還是那個很多年以前,他曾經記憶里的人!
    從一瞬間,唐寧的目光里,那骨子里天生帶來的東西,幾乎完全沒有變
    而此時唐寧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在她的腦海里,已經幾乎可以徹底的證實,眼前這個站在小竹樓門口的人,就是她要找的人!
    歲月幾乎改變了所有玉郎從前的樣子,甚至包括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竟似被蒙上了一層薄薄的血霧一般,渾濁、赤紅!
    究竟是什么致使他變成了這個樣子?!真的是歲月?還是這些年來為了生存的艱辛和磨歷?或是由于所有的屈辱和仇恨?
    但是他的‘骨’,仍沒有變!!
    他的眼神,也沒有變!!
    所有這些,在曾經朝夕相處過的人們之間,是一眼就可以辨別出來的。
    有些事情,仿佛是一個人,在他這一生里,都不會改變的東西!
    此刻的簫詠良和唐寧,他們已從彼此瞬間觸碰的眼神里,得出了似已期盼很久,卻之前所不敢面對的肯定的答案!
    詠良的額頭上,已多出了一道疤痕。古銅色的皮膚,筆直、健碩的身材,他的樣子,已和年少時的白皙稚嫩、似文弱少言,卻很淘氣的他,判若兩人
    而唐寧吶?!
    唐寧很美!!美的叫人既想接近,又只能遠遠的觀賞。即便產生奇思妙想,也不敢冒然上前褻瀆!
    深怕會損壞這天生的紅顏麗質,毀掉內心里幻想般,卻不可觸及的完美
    即便從意志力最‘堅強’的‘男人’的角度,和眼光中看來,在特定的環境里觀賞她,唐寧的美,幾乎可以令觀者瞬間窒息
    如果說當年阿夕曾經的美,沐浴著朝陽,青翠純潔的生長在高崖峭壁上,圣潔純白的雪蓮!
    那么唐寧的美,則是滴滴露珠潤澤下,清晨里,盛開在崖畔梧桐樹下,熱情如火,傲人的玫瑰和牡丹!!
    賈仗義等人的眼睛,此時卻在瞬間、警惕懷疑的左右來回的搜視著!
    目光閃爍,警惕的注視著場中的絲毫,些許的變化。隨即,他們也從各自的眼神里,感覺得出:這兩個人,必有很多過往的淵源
    良久的沉默,簫詠良竟似顯得有些無奈和失落,緩緩的沉聲道:“你來了!”
    也就是這一刻,唐寧的眼睛忽然變得紅潤,似已有淚水,正圍著眼眶盈盈欲出!
    她似在極力的控制著自己內心的波瀾!
    多年未見的故人,該有多少知心的話要說?!隨著無數個歲月的逝去,多少離別后,各自對生活和世間的感悟,要彼此傾訴?!!多少對生命的無奈和對內心情感的傷痛,要彼此交流和宣泄!
    ——你還好嗎?!你真的還是你嗎?!這么多年了,你的心里還是那么孤獨嗎?!!你,你可還記得,年少輕狂的年代,月下樹影,燭火闌珊窗前,那情竇初開時少女的心底,也曾經和自己最好的姐妹一樣,日夜想過你的人嗎?!!
    稍事平靜一下,唐寧似在輕聲嘆息:“是的,我來了!”
    此時唐寧的聲音,竟已微微顯得有些顫抖,她目光閃爍似天邊的星星,深深地望著詠良,輕聲說道:“真的是你嗎?!!”
    詠良沒有抬眼,只是低聲回道:“是我,我還活著”
    唐寧說話的聲音,已瞬間變得有些控制不住的顫抖,鶯聲嘆道:“月神保佑你!!我實在沒想到,在這一生里,真的還可以再次見到你”
    詠良忽然抬眼望向唐寧!
    她的話,簫詠良當然聽得明白!
    大家都以為他死了,都以為他和阿夕一起走了!
    他們已在很多年以前,便攜著手,潸然的離去了!一起走到一個,再也沒有煩惱和憂愁的地方去了。。。。。。
    就如同午夜的蘭花,已隨著次日滾滾的江水東流!所殘留下來的,是他們這一生里,被人們很久之后都仍然還記得,并且被私下里傳說、嘆惋的愛情傳奇!
    也留下了無盡傷感凄美的,令人澎湃的和遺憾
    鄧蘭蘭把臉扭到一邊,此刻,似也淡淡有淚滴落。
    年少的女孩子,還不能真正的感受到,這種多年似生離死別,而又意外重逢的百感交集!她能感受到的,只有莫名的傷感和類似于羨慕般的憧憬
    可她哪里會真的明白,這一刻的心酸與沉醉,是幾乎喝掉全天下的烈酒,也無法忘懷和撫平的,那份心底洶涌如颶風海浪般的波濤與潺漣
    此刻的一群官差衙役,卻仍舊審視般的看著唐寧和這個粥鋪里來的陌生人。
    他們現在所再考慮的,則是這件事情是否屬實!這間粥鋪里來的這個人,究竟是否可以給他們的搜捕,帶來一些升官提職的機會
    唐寧和詠良兩人此刻的神情,竟真的如同一別多年重逢,心意相許的情侶一般。他們在目無旁人的互相久久的,傾心的凝視著。
    此時,唐寧額頭中央那一點赤血般的朱砂,已變得更加嫣紅。
    ——每當她心情激烈起伏的時候,這顆天生的朱砂痣,便會如血般的艷紅!
    據說,唐寧額頭上這一點天生的朱砂,只有到她和自己傾心的男人例行過‘周公’之后,方才會可以消失
    這一刻,她的樣子也隨之,似瞬間變得更加的炫美!!
    (這時,城西的鄧艾沒有在場,如果他在場,那么,他就完全可以肯定,多年以來,曾無數次出現在他夢中,似怎么也看不清楚其樣貌的女神,就是眼前這個人)
    唐寧微微的抬起手臂,她那如青蔥般潤白修長的青青玉手中,已顯出了那把通體赤紅,鏤刻精湛的雕有火麒麟的梳子!
    唐寧鶯聲輕語道:“它,它還在嗎?!”
    簫詠良目光如一道紅霞,剎那間變得血紅,他深深地注視著唐寧良久。
    ——多少年了?!!這把少年時的梳子,唐寧也是始終都戴在身邊!
    這把雖不普通,卻已略顯得陳舊的梳子,象征當年唐寧和阿夕之間姐妹情誼的梳子,直至今日,唐寧依舊那樣珍惜的,貼身的珍藏著
    都說時間和忘記,是一個治療痛苦最好的良方!
    十年的青春歲月,人們已忘記了多少刻骨銘心的曾經?!十年的風雨,已使得多少屋脊樓閣,人去樓空!即便景物依舊,人卻多已經面目全非
    此刻的詠良,甚至為離去的阿夕感到榮幸!阿夕這一生里,有唐寧這樣的姐妹,也實在可以算得上是件難能可貴的幸事!!
    簫詠良緩緩的探出骨力強勁,修長的手,從懷中慢慢的取出了自己那把,紋刻著舞鳳飛天的梳子!
    ——那把他一刻也不曾離身的,多年如影隨行相伴的梳子!那是阿夕最后來得及留給他的東西
    看到手中的梳子,詠良的心都碎了!
    似又有無數把鋼針,貫扎在自己的心頭!他的喉嚨,似被什么東西瞬間的堵上了;他的心,卻似被瞬間的掏空了
    這已經不只是一把梳子了,已成他這一生里,無論用什么樣的快刀,都再也無法斬斷的情思!無論用多少陳年的烈酒,也永遠無法麻痹和忘懷的痛苦!
    這梳子,就是阿夕的影子!是他這一輩子,無論怎么樣,也再無法還清的情債!!!!
    簫詠良低著頭注視良久!輕聲的回道:“一直都在!!她從來都沒有離開”
    詠良緩緩的低下頭,深情的注視著手中的這把梳子。就在那一刻,他已經真的忘記了所有!
    ——忘記了周圍遍布的人群,忘記了這些虎視眈眈的衙役官差,忘記了樓上仍舊昏迷不醒的獨臂人!
    他甚至,甚至已經忘記了此刻就站在眼前,正冒著風險,前來尋找他的唐寧!
    那個相隔多年,仍舊保持初衷,暗暗傾心相許,難得癡心一片,情深意重的唐寧!!
    簫詠良的眼中,已只有這把梳子!
    就像他曾經在無數的深夜里,凝望注視天空時的眼睛!他的眼中,只有天邊那個他永遠也無法忘記的,已經消失很久很久了的那一顆星星
    此刻,他的眼睛,已變得更加的赤紅和渾濁!
    只要這把梳子,還在他的手心,阿夕的深情和她的氣息,就仿佛始終都未曾離開!仿佛她就會一直都陪伴在詠良的身畔!
    他之所能夠活到今天,是師傅貢秋曾經告訴過他,有關‘鬼蜮里的魔墻’!!
    穿越零宇宙中鬼蜮的魔墻,去戰勝那些奪走人們生命,帶走無數好人靈魂的魔鬼們!這也幾乎是他今生里,所最后剩下來的愿望
    可截止目前為止,‘仙途’看起來,仍舊是那樣的飄渺,似仍就在另一個世界里,無從找尋路徑!他的心底,充斥著無盡的失落與惆悵!以及對這個世間,所有‘不平’的痛徹心底的仇恨
    如果我不能把早已步入靈界的阿夕帶回來,那么我未來的生命,還有什么意義??!!簫詠良的眼睛,已變得越來越赤紅充血!他眼中那層‘迷霧’,似也在瞬間的濃重!
    此時的簫詠良,甚至突然產生了一種毀滅般的欲望!
    毀掉所有這一切!!甚至毀滅自己這似已無望奮斗人生!!
    ——他的心里,甚至開始暗暗的在想:殺掉所有這群為虎作倀、助紂為虐的官差衙役和兵卒!管他三七二十一,直接沖去鳳凰金頂皇宮,去挑戰那幾個所謂的修煉鷹王!直至殺死屠惋!!
    但是他深深地明白,那已經入魔的屠惋,要戰勝他,還需徹底細致的排查和準備!而且如果那樣做了,即便成功,也會把自己改變成已經嗜血的腦脈,會自然地首先會阻住他今世走向仙途的一切機緣
    詠良就這樣微微的低著頭,悄然無聲的,靜靜地站在那里!
    【待續
    第三節·唐寧的面子
    ※※※※※※※※※※【簽約作品敬請收藏支持】※※※※※※※※※※※
    良久的沉默,無聲的凝望。無語的淚水,無盡的鄉愁!!
    他把手中的那把梳子,握的緊緊的!就像當年她將要離別之時,緊握著他的手一樣!!深怕會瞬間的失去他,再也找不回來
    簫詠良的胸膛在起伏,猛的忽然抬起頭!
    抬起頭,卻馬上看到了一雙流淚的眼睛!
    一個久違了的故人,一雙紅顏相知的淚眼!!
    有些事情,也許你也曾經歷過。
    一個即便你早已經知道,永遠也不會再見到的人。即便你早已失去了一切的線索,根本無法得知他的消息!
    哪怕有很多人曾對你說起,說起那個人已經不在了!可每當心底里無法抑制的想起時,仍會在靈魂深處,祈福那個人還會歸來!
    那個人所有的一切都沒有改變!就像很久以前,那個人,依舊無恙!!甚至每曾想到那個人的時候,心里都會有一種莫名的、凄婉的甜美
    但是當你真的再次見到他,見到你的內心里,最不希望他所變成的樣子!你的心會瞬間的撕裂!會把長久的思念和祈福,那心底所有的牽掛,都瞬間嘣發出來
    唐寧就那樣站在那里,她一直靜靜的目不轉睛的看著詠良。
    仿佛深怕那只是一個夢境,一個會很快就要消失,等到一覺醒來,連自己都不敢再想,甚至模糊的接近無法再憶起的夢境
    從簫詠良出現在小竹樓的們口那一刻起,唐寧的視線就仿佛連一刻,也未曾離開過他!!
    唐寧就這樣久久的望著他,淚水似忽然沖淡了她的視線。滴滴眼淚,涌出唐寧如水的眼波。串串牽掛,就如同已掛上她秀美的臉頰上的淚痕。
    秋水似歲月,無情失去。落花似觀者,簇簇嘆息
    此刻就站在對面的唐寧,她可以深深地感受到簫詠良現在的心情,也深切的了解他內心的焦灼和痛苦!
    幾乎沒有人比她更知道這些,現在的鳳城里,也沒有人比她更在乎他!!
    ——年少時,家族慘遭的巨變!至于詠良和阿夕之間那感天動地,刻骨銘心的愛情,她更是如數家珍般的,幾乎比任何人都清楚!
    在她的內心深處,也曾深深的喜歡過這個曾經的玉郎!只是當年,聰慧的她早已看出,簫詠良已傾心于好姐妹崇瑤(阿夕)!
    唐寧當初也曾經費了很大的力氣,經過了不短的時間,才終于把這份對玉郎的眷戀,轉化成了友誼
    其實就連她自己也想不明白,究竟是由于當年簫詠良的影子始終無法完全的散去,還是其他的,連她自己也說不清楚的什么原因!
    這些年以來,她始終都無法接受,那對她癡心不改,一片赤誠的城西鄧艾,那份曾經無比狂熱的感情
    自從八年前,鄧艾得上了那種‘怪病’以后,一直性情極度活躍開朗的鄧艾,竟似突然的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個,她幾乎已經不認識了的人
    鄧艾似已經不再想見到她,甚至他不再想見到其他的任何人。
    他已自己開始主動的,似無法挽回的,逐漸在疏遠了唐寧
    其實在鳳城里,早年間,關于阿夕和詠良隨著那幾個追殺他們的人一起失蹤之后,關于他們的傳說,已經有了很多個‘版本’!
    有人說,當年的冷血十三鷹中的五人,在追殺簫劍庭一家之時,在追趕到鳳凰山口時,被那年突然出現在深山里,一條百年不遇的毒蛇咬到,化成了血水。
    而簫詠良和崇瑤,已遠離了故鄉,雙雙逃到了海上仙島,從此雙宿雙棲,過上了幸福的、童話般的生活
    還有人說,是那條后來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害人的猛蛇,當時突然出現在山腳,一并把他們全都害死了!
    更有傳說,那條猛蛇是神龍顯現變化而成的,神龍吐出火焰,把那幾個殺人的兇徒給燒化了,然后背上馱著簫詠良和崇瑤飛上了天空,去了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
    可唐寧當然知道,這些傳說,都不是真的!甚至,沒有一個是真的!!
    當年,她在城內的混亂平息以后,曾悄然的獨自跑去深山!她曾經去尋找過自己當年最好的朋友!
    ——已經象飄走的云一樣,失蹤的無影無蹤的崇瑤和簫詠良!
    她幾乎找遍了整個歸松嶺!
    終于,在一處青山綠水的崖畔,唐寧找到了崇瑤的孤墳!并且還在那墳旁,見到了詠良當時被貢秋救走時,遺落的翠竹簫
    當時唐寧哭了很久很久,她寧愿自己當時所看到的一切,只是一個假象!!
    那墳,是假的!那旁邊的樹,也是假的!那山,是假的!甚至連正站在山野中的自己都是假的!!
    。。。。。。
    她多希望那一刻她是在做一個夢,一個一覺醒來,所有的生活,都可以回到從前;所有離去的人,都還依舊在那里!!
    可是,就在她哭泣著,眼淚不斷流下的走回山腳的路上。唐寧在一片枯萎的樹叢里,找到了阿夕的那尊鳳凰琴!!
    她的心,已經徹徹底底的涼了
    唐寧知道——鳳凰琴是崇家前世幾代祖先的機緣所獲,世代相傳的上古神物!
    在這一代人里,只有崇瑤可以彈響這把神琴!!
    只要阿夕她還有一口氣在,那么無論怎樣,她都是絕對不會把鳳凰琴遺落在山中的
    玉郎、阿夕、唐寧!
    在他們當時年少的心里,生活本就是原來那樣子的,怎么會突然地故國變換了,身邊朝夕相處的人兒都突然間沒有了吶?!!
    無數成長的歲月里,他們之間的友誼,早已經成為了彼此生活中的一部分!
    。。。。。。
    少女的心,在那一刻,象寸寸碎裂的水杯,剔透無邪的頃刻間粉碎了!
    唐寧背起了鳳凰琴,獨自流著眼淚,回到了城中的家里!
    其實當年崇家的狀況,雖未遭滅門之禍,卻也沒有好到那里去!
    崇瑤的父親,因朝中政變,同僚的好友被滅門屠殺,他一股急火攻心病倒床榻。
    唐寧沒有將阿夕的事情告訴老人,只是推說,阿夕是被唐家人,安排去了外城躲難!并把他接到自己家中,請了城里最好的大夫診治,可隨后幾個月,崇瑤的父親,還是郁郁而終,與世長辭了!而崇瑤的母親,早在阿夕還未成年時,便已染疾亡故了。
    唐寧只得把這尊鳳凰古琴帶回了自己的家中,深藏起來!
    也從此,她把這段關于鳳凰琴的事情,如石沉大海,深深的埋藏了起來!至今也沒有其他的任何人知道,甚至包括舅舅司馬舉
    而關于這整件事情,后來從已經成立的屠國官方所傳出來的結論是:
    “在追捕叛臣賊子簫劍庭一家時,十三鷹中的五位開國功臣,在鳳凰山下離奇失蹤!據當時所發現的現場遺留情況推斷,是被當時出沒于山中百年不遇的怪蛇所害,尸骨無存。叛臣簫劍庭一家大小二十八口,多已被全數誅殺正法!唯有其長子簫詠良,從此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一別多年,此時站在五糧粥鋪小院子中的唐寧,雖是身價億萬的城中巨富唐家的主事者。可她畢竟是個女人,是個年芳才二十幾歲的小女人!肩負起這樣龐大家族的諸多事務,雖有其舅舅司馬舉全力輔佐,可其中的艱辛和苦累,是局外人永遠都不會真正明白的
    當她看到玉郎現在的樣子,看到簫詠良此刻仍舊那樣至死不渝的情懷,唐寧的淚水,瞬間涌出,撲簌簌的流了下來!
    賈仗義等人見此情形,一時間,竟似有些已不知所措!
    賈仗義眼神冰冷的掃視了一下站在竹門口的詠良,以及他手中的那把梳子。又再次看了看唐寧
    隨后,賈仗義突然沉聲道:“恕我冒昧,唐大小姐!即便這個人確實是你要找的人,嗯,這個怎么說吶?!!也不能說明這個人,就沒有問題!”
    唐寧并沒有看他,她的一雙大眼睛,視線似磁鐵一樣的吸附在竹樓門口的那個人身上!唐寧只是清晰地說出了一句話:“如果這個人真的有什么問題,賈將官可以隨時去唐府找我要人!如有什么紕漏,我負全責!”
    賈仗義煞有介事的背著手,微微挑起眉毛,補充道:“好!今天,我就給唐家大小姐這個面子!希望這個人,不會就此消失!如果事后,我們查出什么蛛絲馬跡,可難免還要找上這個人”
    不知何時,賈仗義手中的分水刺已經別回了腰間。他的手中,又掏出了那對翡翠球,在手中‘嘩嘩’的轉了起來。
    他忽然側頭盯向簫詠良,急聲問道:“你叫什么?!”
    詠良仍舊微微的側低著頭,低聲回道:“我叫梁永(良詠)!”他居然把自己的名反過來念!
    隨即,詠良看向粥鋪門外道:“你們所捆綁的那個開此間粥鋪,姓梁的老人,他是我的遠房叔伯!請你們放開他!”
    賈仗義背負起雙手,手中的翡翠球停了一下,隨即又‘嘩嘩’的轉了起來。
    他歪著脖子看了看詠良,似對竹樓門口站著的這個人,所提出的要求感到有些‘突然’!他又看了看唐寧,隨后向圍攏著粥鋪門口站立的兵士揚了下頭,示意他們放開梁伯!
    賈仗義一回身,二話沒說,向粥鋪門外走去!幾個衙役也跟隨著紛紛走向院門。
    唐寧此刻的眼神里,已瞬間顯露出閃閃似有些興奮的光!——這群討人厭的家伙,終于走了
    她沒有回頭去看將要離開的官差,唐寧仍舊那樣深情的望著簫詠良。忽然開口鶯聲喚道:“賈將官且慢!”
    賈仗義等人頓住腳步,他也沒有回身!似在等唐寧下面要說的話。
    唐寧道:“蘭蘭,拿一千兩銀票出來!”
    隨后,她探伸著蘭花般的玉手,把自己的梳子緩緩的插回到高挽的黝黑的發髻中,眼波流轉間,接著說道:“今夜賈將官率領衙役官差執行搜捕,辦案辛苦了!這是小女子的一點心意,就算我們唐家,慰勞本城衙門官差的一點茶水費用吧!”
    賈仗義的嘴角,瞬間露出一絲旁人難以察覺的、得意的淺笑。
    他仍就背對著唐寧,一拱手道:“多謝唐大小姐!”
    【待續
    第四節·暗夜歸宿
    ※※※※※※※※※※【文學】※※※※※※※※※※※※
    夜風冷,從胸口冷到額頭。
    可是,失魂、絕望者的心,比暗夜里的山風還要冷,更要涼!
    明月已升起東山。
    皎潔的月色下,一條由歸松嶺通向鳳城之外的山路上。
    一個人,正默默地一個人走向更加黑暗的深夜……
    似在縹緲中獨走的游魂一般,凄涼、詭異的人影,仿佛是一具失去了藝人控線操縱的木偶。正周身僵硬、肢體配合極不協調的,緩慢的獨自前行。
    這個人走路的樣子和他身上所剩下的肢體,所運行的每一下動作,都顯得是那樣的非常不協調,而又極其的詭異、恐怖……!
    在這樣的靜夜山路上,兩旁樹影參天。秋夜的山風,不時的從高高的樹枝葉頭,陰森森的俯沖下來。仿佛‘無情無義’,而又‘鐵面無私’的掃落山崗。
    瑟瑟的冷風,仿似一根根松針漫天墮落。瞬間鉆進人的脊背,插/進人的胸口……
    這個人卻仿佛已經忘記了這個世界的存在;忘記了夜空上的星星和自古懸于天際中,那皎潔光輝月亮的存在……
    忘記了大山和婆娑山影、樹搖的伴隨;甚至早已忘記了自己,忘記了自己作為一個曾經有過生命和靈魂的,‘人’的存在……
    他就只是像是一個可以自主移動,卻又沒有方向、更沒有靈魂的稻草人。正沿著漆黑的山道,向著黑暗昏黑得,似已經沒有盡頭的暗夜走去……
    尚中沒有撿回那條被自己的師弟,那個叫做梧桐雨的白衣人所削砍掉的手臂上,所緊緊握著的鋼錐。
    那是他,是他作為一位,至少是曾經鼎鼎有名的‘鳳城第一殺手’的,最合手的武器!
    他甚至沒有對自己身體上的那一側,已經滿是血污的臂膀做一絲半點止血的處理。
    鮮血此刻仍舊不時的從被如快刀切開西瓜一般平齊的肩頭傷口處,淡淡、汩汩的溢出來。
    但是他好像對這樣的重創,已經毫無感覺;對于眼前的處境,早已是全然不知。對前方的去向,已完全不管。
    對于他自己這一世托生為人,未來的一切已是毫不關心;對于未來他接下來可以走下來的路,究竟還可以走多遠,已經不再需要做出任何的思考……
    冥冥中,空空如也的感知里,他經仿佛突然對這樣黑暗、死寂的環境,感到非常的溫馨和親切……!
    也許只有這樣無盡漆黑、陰暗恐怖的深夜荒山,黑暗的死寂,才是他最好,和最后的歸宿……
    。。。。。。
    尚中就這樣,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久,又到底走了多遠。
    此時若透過頭上樹影空隙間,望向天頂。已經可以看到啟明星的升起……
    但是前面的路,卻更加的黑暗了!因為越是在黎明前的時刻,天地間卻是最為黑暗的時候……
    一個路口轉向的盡頭,多半會是另一個路口的。可是尚中,尚中來時的路已不可返回;而前方的路途,未來的終點又會是在哪里??!!
    他依舊那樣緩慢、木然的向前走著。
    他已不知道,自己到底已經錯過了多少個路口……
    四周隨山風不斷搖抑的樹影婆娑,除了頭頂上陣陣‘沙沙’的樹葉隨風摩挲的聲響,遠處偶爾傳來幾聲凄厲的,山中野狼的哀號,就只剩下尚中自己的心跳聲。
    這突如其來的一絲感覺,使他猛地似乎突然警覺到,自己還活著。可是,只需要一個小小的瞬間,他所有的思想,又重新會陷入了空冥……
    前方是一座山野間,被山荒廢棄了許久的一座山神廟。
    這里是這條山道的盡頭嗎?!!
    尚中木納的走了進去,確切的說,是‘滾’了進去!
    因為他甚至在邁進這間破廟的門檻之時,都沒有抬起腳來。只是腳尖生澀的挪向前方,拌在那已經只剩下小半個破碎了的廟門下,那個殘破磨滅得只剩下一小截的門檻上。
    尚中的身體硬生生的倒了下去!
    絲絲涼風鉆進了他的領口,脊背處瞬間伴隨著他身體上的冷汗,產生出似乎痛徹心底般的涼意。
    當他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眼前出現了一張面目猙獰恐怖的臉!一張兇相畢露,青面獠牙的臉。一雙眼睛,正仿佛在直愣愣的盯瞪著他!
    那是一張石頭雕琢的,猶如他半個身體半大小的山神頭像的臉!
    此間破敗神廟中的山神像,不知何時已經癱倒了下來。石像的身子已經殘缺、碎裂了好幾塊。山神像的頭顱,早已被折斷、散落下來。正一側朝下的,靜靜地擺放在廟門前的空地上。
    石像臉上的神情,仿佛是正一只眼睛在逼視著他,另一只眼睛正怒視著下面地獄里,無數駭人的鬼魂。
    仿佛仍在幽嘆,嘆息這世間的悲哀于無奈,嘆息著自己無法再為那些信賴,和向他祈福的人們,帶來公正和平安……
    尚中的眼中,只是瞬間的呆愣了一下。
    此刻的尚中,竟仿佛有些得到了些許安慰般,冷冷的笑了兩聲,喃喃道:“哼哼,你是神?!原來‘神’也不會永勝、永生!
    你也不比我強到哪里!
    我被人家砍掉了手臂,你卻也是折了腿腳,斷了頭顱。你我都是非常失敗的人,又何必還假似公道,假仁假義的怒目看我?!”
    隨即,他竟然一口粘痰啐到了那眼前神像的臉上。
    不知何時,山風仿佛突然間停止了游蕩;野狼也不再哀嚎。尚中的心,卻依然在跳動,而且跳動的有些反常……
    尚中忽然產生了一種想要嘔吐般的感覺!
    因為他忽然聞到了一股股腥臭無比的味道,一絲絲潮濕陰冷、黏糊糊的涼風突然從他的身后襲來。
    他感覺到了以前被他殺死的那些人們,臨死前經常會感覺到的那股涼意!
    因為尚中突然感到,自己的身后正有人在看著他……
    尚中猛地回過頭去!
    一群滿身血污粘連著泥土,遍體爛肉、枯骨嶙峋顯露出來的人,竟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他身后的廟門前!
    那些披頭散發的‘人’,身體已經高度腐爛了。有的,只剩下半張臉還有早以被掏空了的肚子!
    甚至有的‘人’,臉上、身上的血肉都已經似被什么兇猛的野獸撕咬的破碎、血爛,周身粘連著蛆蟲和殘碎腐肉的白骨……
    可是這些‘人’,卻好像都還活著!并且悄然無聲的,正一步步的,拖著遍地的血腥、膿血向他走來!
    這些身影,已到了他的身前!頃刻間擋住了僅僅原本只有一絲,從天空星斗照射下來的,廟門處的那一點點光線。
    此時的尚中,卻是正目光極度平靜而又呆滯的望著這些黑乎乎的‘人’影!
    ——也許這才是事情的‘真相’!
    也許,這才是此時他尚中,腦海里最最‘真實’的世界……
    那些‘人’已經走到了他的身前,可尚中卻仍舊靜靜地躺倒在地上。既沒有一絲膽怯和懼怕,也沒有一點要起身反抗或者要逃跑的意念!
    他的神情居然極度的淡然!此刻他的眼中,竟出現了早已死去的娘,那張慈祥的面容!還有,還有他的小女兒!那個被他遺棄很久了的女兒!
    一個已經極度的憎恨這個世界的人;一個已經所有的希望?br/>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鳳城捕皇考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