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魔法 > 看誰都像我道侶 > 第61章

看誰都像我道侶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劍宗弟子聽從南筠的安排,一半留在下面,一半蹲在墻上配合的殺敵,每半個時辰一換,如此輪流。pb他們大多十分興奮,砍得越來越起勁,唯獨南筠,正站在院子中間疑惑,那些陰魂干什么不進來。
    陰魂圍城,第一步是圍,之后自然是殺,而進來是第一步。
    院墻之上雖然有劍宗弟子守著,卻也遠還沒到密不透風的地步,怎么可能攻不進來?
    正想著,就見一只陰魂飄了進來,趁人不備,正要一爪子撓向一個弟子。旁邊一位二話不說一劍砍了過去,同時有人一腳將那名弟子踹離危險圈。留在下面恢復靈力的幾個弟子紛紛驚醒,一人一劍將其砍殺。
    “反應很快。”遠處,紀凌云看著頗為滿意的點點頭。
    身在其中的南筠卻是抽了抽嘴角。
    他險些覺得這真是幻境,剛想到沒攻進來,就有漏網之魚。但幻境絕不可能如此逼真,且同時困住這么多人還半點破暫不露。而之前南筠不著痕跡的問了幾個弟子一些問題,從各方面分析卻沒有看出幻境的模樣來。
    不是沒有能瞞過他的,只不過那種級別的需要至少大乘期的修士親手所制。
    這比有魔修圍了他們更不可思異。
    有了第一只闖進來,自然很快就會有其他的,墻上的弟子們壓力也增加不少。而院子中的,則全然沒有了休息的時間,只能繼續撥劍砍去。好在一整個院子布滿了聚靈陣,他們的靈力恢復速度增快,暫時倒還沒什么問題。
    但……“這樣下去,我們撐不了多久。”徐潤行皺眉道。
    另一個弟子問,“天快黑了,紀師叔他們怎么還沒回來。”
    “應該快了,再撐一會兒。”
    而仿佛為了應呵他們這話,就聽得貝貝的聲音由遠及近,響了起來,“救命呀,救命呀!姓紀的他們和一個化神期魔修打起來啦,快跑呀,快跑呀!”
    被他這么一喊,當即有一個弟子腳下一軟,心中一抖,險些被陰魂傷著。
    南筠一腳將他踹開,撥劍砍了那只陰魂。
    “安靜。”
    貝貝立即靜立在空中,半個字不敢多說。南筠心中一緩,轉向其他弟子,“繼續,那鳥騙人呢。”然后一伸手就將貝貝抓在手里,并緩緩收緊。
    “來人哪,殺鳥了,殺鳥了。pb”貝貝立即驚叫著撲騰。
    南筠嗤笑一聲,將它松開。
    他總算明白問題出在哪了,也知道這些陰魂是怎么回事了,也虧了咱們紀師兄,竟能想得出這種法子來。
    “說,他這些陰魂,是哪里找來的。”南筠小聲的威脅貝貝。
    貝貝瞪著綠豆小眼,小腦袋僵硬的轉了過來,一副不可思異的模樣,“你,你怎么知道的。”
    “剛才那話,是紀師兄教你的吧!”
    “……嗯。”
    南筠心道果然,像是貝貝這人來瘋的性子,要真出了那等事情,飛回來必然喊著‘快跑啊,快跑啊,殺人啦,殺人啦!’這樣的三字真言。而真正有價值的話,諸如紀師兄他們跟化神期的魔修打起來了這種要點,肯定會在人問了,或者它騰出空來再說。
    看剛才就知道,南筠試著稍微動了點‘歪心思’,貝貝又是來人又是殺鳥的,卻半點沒提到前因后果。
    可憐紀凌云想利用鳥,卻還不夠了解鳥的性格,這才被南筠一眼看穿。
    當然,也是之前疑點有點多。
    昨天租住房子時南筠就看了出來,紀凌云挑得也太偏了。當時還覺得是因為不會久呆,也不想惹事,現在看來,那分明就是為了方便今天的事情。試想在鬧市中鬧這么一糟,肯定立馬一堆人過來瞧熱鬧。
    不過就算再偏,這么大的動靜也足夠吸引一些人了,但到現在卻連半個人影都沒看到。
    劍宗的其他弟子沒想過,南筠卻一直在想這是為什么。
    想來,是因為紀凌云他們在一旁攔住了旁人而以。
    再提另一點,那個支使陰魂的魔修,可到現在還沒露面。就算是一開始要保持神秘,但魔修殺人,最喜歡看人求生不得的畫面。那魔修怎會如此能忍,甚至就連幸幸苦苦練制而成的陰魂被滅殺許多,依舊還不出來?
    還有就是紀凌云最后派貝貝過來吼的那句話,能嚇著劍宗弟子,但聽在南筠耳里卻是糟點滿滿。
    除去這只鳥意外的人性化,說話有了紀師兄的感覺之外,便是那話里的內容了。
    紀凌云畢竟不是白塵,就像南筠昨天想的那樣,紀師兄帶人出去辦事,一定是有把握的,而從不冒險。尤其他這邊放著這么一堆低階弟子,如果有可能有意外,說什么也會將那兩個金丹期的留下才是。
    這種弱智的錯誤,在南筠眼里,紀師兄應該不會犯。
    而他們去干的一件沒有危險的事情,惹到了化神期的魔修,擱誰那里也不能輕易相信。
    如果這還可能是巧合的話,那貝貝的話就等于一個信號,再一詐,果然這只鳥就說了實話。南筠心下想得多,卻是不可能當真跟貝貝詳細解釋,只問:“究竟是怎么回事,現在可以說了吧!”
    貝貝饒著他轉了三圈,擺出一副本鳥有點兒頭疼的模樣,苦嘻嘻的道:
    “你們人類太復雜,我看不懂,不過聽他們說似乎是場試練,拍賣會時我們就在四樓。”南筠立即明白,那個冤大頭可能就是紀師兄。抽著嘴角,他又聽到貝貝說他們后來準備放幻陣,卻恰巧遇到了一個叫智覺的光頭和尚。
    至于和尚怎么會有陰魂,剛除完魔,陰魂帆還沒處理啊!
    南筠:“……”
    他算是明白,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就說劍宗內部有的是筑劍材料,大多的弟子的劍都是那么來的,而那拍賣行賣的又不是稀世礦石,也就是一百以下上品靈石就能搞定的,為什么非要舍近求遠折騰這么一招,原來全是為了試練這兩個字。
    想來,前些年劍宗不為獎勵,卻年年不缺席,應該是也是為了鍛練弟子。
    擂臺階段就不說了,稍微了解下法修的套路,而后來的秘境之行才是重中之重。由高修為的弟子帶著低修為的,或者暗中護著,看那些弟子們遇險,然后解決困難。據說回來的弟子實力心境都有所提前,怕就是在秘境里得到的好處了。
    而今年因為改了方式,劍宗沒辦法進去所有人,甚至連大半都不行,為了安全起見,所幸一個沒進。
    但試練怎么辦呢,紀師兄就想了這么一招。
    可真難為他了。
    南筠瞬間就放下了心,見諸多弟子正悄悄的瞧向他們這邊,抽了抽嘴角道:“看什么看,好好打,累了的到我這休息。”
    “可……”梁小果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貝貝,疑問十分明顯。
    南筠眼也不眨的撒謊,“貝貝看到陰魂嚇壞了,我剛剛問清楚了,它一著急說錯了。本來要說的是紀師兄他們就在他身后,這邊有個化神期魔修,打起來了打起來了。”
    總歸之前他是小聲問的貝貝,特意避著那些弟子,因此隨意兩句就糊弄完了。
    關鍵是,這試練什么時候結束?
    不遠處的幾人也在想這個問題,兩個金丹期猶猶豫豫的,還是子明道:“差不多了吧!”難道要站在這里看著弟子把那些陰魂全殺光?
    紀凌云:“……”
    紀師兄也說不上滿意還是不滿意,說不滿意吧,他自己也想不出比這更好的場面了。
    不論遇到什么突發事件,這些弟子都能應付得很不錯。哪怕后來特意放了貝貝回去,也能被南筠一句‘此鳥一急,說岔了’為由讓大家安心。但以往都是弟子們商量討論,再艱難抉擇,這一次怎么就全聽南筠一個人的。
    有這么一個領頭的,下面的還用動腦子么,而劍宗弟子還需要訓練動手能力?
    紀師兄那個頭疼。
    偏生他師弟白塵還在一邊幸災樂禍,“早跟你說,讓他跟著我。”
    紀凌云:“……”
    他忍了忍,忍住滿心的燥氣,微笑著同智覺大師道謝,然后又客套幾句,等對方收了陰魂帆,便帶著白塵三人回了小院。一甘弟子們看到他們回來簡直高興得不行,立即圍過來訴說剛剛的事情。
    紀凌云安撫好眾人,這才帶著白塵進了屋,當然也把南筠喊上了。
    一進門,他就忍不住問。
    “你到底是怎么看出來的?”這才是最另他感到憋屈的,雖然南筠很給面子的沒有拆穿他,但……他那副就差說你們隨便打打就行了,打累了站我這,反正不會有事的態度很影響其他人的。
    而且,怎么就被看穿了呢,紀師兄十分不解。
    至于南筠?
    南筠呵呵干笑著,看看紀凌云又看看后面白塵,想著這種事情竟然連他一起瞞了。天知道他也想看站在遠處,以圍觀者的角度看這群弟子的生存記呢,但現在……想想就心中不爽。
    哪怕是紀凌云,這時候也別想聽他好聲好氣的解釋,只得了一句:“師兄啊,這個……因為你不是鳥。”
    在紀師兄期待的目光下,他告訴對方,因為你不是鳥。
    紀凌云:“……”
    這跟他是不是鳥有什么關系?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看誰都像我道侶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