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其他小說 > 月影相伴 > 月影相伴第30部分閱讀

月影相伴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鎮守好帝都便足矣,在過些年也該退伍還鄉過些清閑的日子了,古特心里如是想著。
    或許如今羅蘭帝國大多數人的想法和古特一致,不過世事無常,繁華的外表下也是可能隱藏著巨大的危機,當然能意識到這一點的終究只是少數人。古特時常幻想著如果哪天自己能夠領兵將會怎樣、怎樣,如何領導部下取得一場又一場的勝利,剛加入禁衛軍時他甚至覺得自己的才能被完全埋沒了,日復一日只能按部就班,不過或許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古特也是習慣了這種狀態或者說他也是看開看清了許多東西,遍布貴族子弟的禁衛軍無形中便是充滿了阻礙。
    書到用時方恨少,事到臨頭方覺自身才干缺,許多東西必須要自己親身經歷過了一遍才可能會有深刻的體會,正所謂紙上得來終覺淺,欲知此事要躬行。本來嘛,古特覺得自己多年的禁衛軍從軍經歷,該知道的明白的東西他都是已經知曉,可以說古特本人表面上雖然從沒有表露出一種自滿,但是骨子里的那種自滿自得是避免不了的,再加之禁衛軍是羅蘭帝國最頂尖的軍隊,無形中也是助長了眾多禁衛軍將士的傲嬌心態,最起碼在禁衛軍的將士眼中禁衛軍當之無愧位于羅蘭帝方系統金字塔的頂層。
    知道和做到根本就是兩碼事,待古特真正踏足羅蘭大道,出現在大閱兵的舞臺上之時,莫名的他有些小緊張,畢竟說笑歸說笑,真正做起事來那可是容不得半點馬虎的。這大閱兵不就是展現一下部隊風姿,簡簡單單也沒什么難的,凡是當過幾年兵的,出席這大閱兵根本沒什么問題,最初古特是這樣一種想法,不過這種想法此時此刻已經不知被他拋到哪個角落了。
    “起步走!”緊繃著身子的古特努力想平復自己的心緒,不過顯然沒有取得什么良好的效果,他感覺自己的腿居然有那么點發抖。有沒有搞錯,這究竟是怎樣一種情況,古特覺得似乎不認識自己了,必須馬上動起來才行,高喊了三個字后,他便是開始邁動步伐,不過那語音的腔調連古特本人也是覺得怪怪的,不過現在也不是去理會這些的時候,古特率領著禁衛軍的第一縱隊已經踏上了羅蘭大道,向著點將臺的方向行去。
    對于古特來說邁步前行,心里各種糾結胡思亂想好像是花了大半天的功夫,不過實際上也只是那么短短的一小會。至少在外人看來一切似乎還是正常無比,只是覺得這禁衛軍第一縱隊的起步號令音調好像有些走樣,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急于表現或者說讓愷恩等人早些目睹禁衛軍的英姿,提前了那么一點點時間便是出發行進了。
    “為帝下效忠,為羅蘭擴土!”緊張又夾雜著興奮,奮進又參雜著保守,古特的心情那是無比的掙扎,不過最終為了穩妥起見他還是按照事前預想好的思路行事,進入到了一種他比較熟悉的節奏,雖然總感覺少了點什么,但是不管如何古特覺得自己的內心算是平復多了。古特領著禁衛軍第一縱隊已經來到了點將臺前方,總的來說禁衛軍第一縱隊沒有什么出錯之處,當然同時也是沒有什么出彩之處。反正檢閱完禁衛軍第一縱隊后,愷恩的心里若有若無的有一種別扭的感覺,在他想象中禁衛軍不該僅限如此,但是究竟又該如何他一時又是沒有什么確切的想法,于是愷恩便是好像無意一般問向了覃奮:“覃相覺得禁衛軍第一縱隊表現如何?”
    “這禁衛軍第一縱隊稱得上軍容整齊,不過不可避免的有些循規蹈矩了,當然禁衛軍對于帝下的一片赤誠之心那是顯而易見的。”禁衛軍的表現,覃奮先前便是料想到了一些,如今一觀果然和自己想象中的差入不大。結果雖說是預見到了一些,但是有了之前幾支優異部隊的對比,覃奮對于禁衛軍首發第一縱隊的表現其實是不怎么滿意的,當然如今愷恩問起他也不好當著這個時候說出來,只是尋思著日后該找個機會和楚原商量商量,如何進一步提升禁衛軍。畢竟愷恩想要真正稱帝,若沒有相對應武力支持那只能算是癡人說夢。
    “帝下萬歲,效忠帝下!”正所謂人比人氣死人,有比較有襯托才讓某些東西變得更加明顯,說實話古特對于自己的表現不怎么滿意,雖說如今他也不像年輕時那般奢求什么,但是丟什么都不能丟臉不是?既然禁衛軍第一縱隊即將受閱結束,也就是說想從其他什么方面來提升在愷恩眼中的印象都晚了,古特也不知是不是忽然想通了,靈機一動干脆毫不掩飾的對愷恩表起了忠心,作為禁衛軍的古特自然是要擁護愷恩的,之前的受閱部隊雖說話語口號中也有流露出這股意思不過卻并沒有古特這么明顯,甚至可以說是裸得表明心跡。
    愷恩實際上是明白禁衛軍不可能隨隨便便拉出一支隊伍就可以和道光軍、羽林軍等相比,不過將禁衛軍當作自己嫡系部隊的愷恩自然幻想著禁衛軍能夠有什么超常發揮。禁衛軍有九支隊伍,古特率領的第一縱隊并沒有表現出什么出彩之處,非要用個詞來形容的話,那么最恰當的或許就是中規中矩。
    “忠心可嘉!”受到自己底下部隊的吹捧,愷恩內心還是非常喜悅的。大閱兵如此盛況若是連向帝王效忠的部隊都沒有,那么可讓愷恩的臉面往哪擱呀,從另一方面來說這也代表著愷恩的威望,因此愷恩很快就自動過濾掉了古特看起來顯得有些平庸的表現。可能連愷恩自己也不清楚從何時起他更傾向于用平庸的人替自己做事,如此這般才便于他自己掌控全局,如今的愷恩已經和年輕時有了明顯的區別,只是很多近臣這些年一直陪在愷恩身邊,久而久之習以為常,沒有幾人能夠清晰的覺察到多年來愷恩的轉變。
    “虎父無犬子,楚大將軍,令子當真是有將帥之范啊!”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快便是輪到了楚忠天率領的縱隊,沉靜了小會的點將臺再度變得活躍起來。
    第一百一十五章禁衛三將(一)
    很多時候楚忠天總是讓許多人覺得有一種老不正經的感覺,不過我們不可能因為楚忠天的某一方面劣跡便是否認的他的才干。出生于將門之家的楚忠天如果說沒有那么點料是不可能的,至少相對于帝都眾多的貴族弟子而言楚忠天算是出眾了,私下里楚忠天、諸葛青青和葉知秋已經是被并稱為新一代的“禁衛三將”。
    此次的大閱兵盛況空前,不過自幼見慣了大場面的楚忠天自然不會出現什么怯場情緒。不得不說某些方面貴族子弟還是比禁衛軍的一些老軍士擁有著天然優勢,只要是資歷足夠,能力過得去,一般而言貴族弟子都能夠在禁衛軍中擔當重任,這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合理,不過又似乎是那么的合理,沒有什么身份背景的人物本來就應該更加發奮努力才可能取得自己所追求所夢想的東西,畢竟公平只是相對的,寄希望于外事外物還不如靠自己辛勤的汗水,持之以恒縱然不一定成功但也必將會有所收獲,倘若連付出都不愿付出那么何須去談什么成功。古特正是因為沒有透徹的看清這些才會覺得不服氣,感覺自己被埋沒了,在他看來新一代的“禁衛三將”根本算不了什么,只是家族勢力龐大罷了,其實他也不是想爭奪什么,只是單純的看不慣而已,畢竟這些個貴族新進將領憑什么地位遠高于從軍多年的老將士,不拿出點真才實學或者是威懾力來,類似古特這些人骨子里是不可能承認楚忠天、諸葛青青、葉知秋等人的地位的。
    一般而言新進將領都會想辦法在部隊中樹立自己的威望,最簡單或者說是最緩慢愚笨辦法的那就是靠時間磨了,日復一日的接觸了解終是能建立起一些自己的威望的,至少能夠指揮得動自己麾下部隊,否則作為一名領軍將領卻是連自己的部隊都不聽使喚那不是貽笑大方。當然楚忠天是不可能用這種方式的,而且他沒那么多閑情去整這些,自然的他想的是在最短時間內在禁衛軍內樹立起自己的威信,而此次的大閱兵以及之后的軍演無疑就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尤其是軍演,若是能夠一舉擊敗其余的參演部隊奪得桂冠,那么……想著想著,楚忠天似乎已經感覺到美好的明天在向他招手了。同樣的諸葛青青和葉知秋也是抱有和楚忠天相類似的想法,難得的“禁衛三將”居然想到了一塊。
    有一種激動叫作熱血,有一種興奮叫作渾身顫抖,不管怎么說楚忠天是第一次出席羅蘭帝國十年一度的大閱兵,表面上的不以為意甚至說習以為常卻是仍是難以掩蓋他內心深處那種激動到顫抖的情緒,雖然閱兵年年有之,但是往年的閱兵如何能夠和這十年一度的盛況相比較。不同于古特的那種緊張,楚忠天的顫抖是因為遇到了自己感興趣事物的那種興奮,他幾乎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他有一種迫切的念頭那就是大聲的咆哮。
    本來出席大閱兵的各支部隊都會喊上一番口號,自然的有了這種大聲咆哮的念頭之后,楚忠天很快便是付諸了行動。
    “亮~劍!”話語聲不可謂不激昂,話音還未完全落下楚忠天本人便是配合著斜向左側伸出右手,“鏘”的一聲將佩戴的腰間寶劍給拔了出來,順勢右手上揮劍指蒼穹,寶劍在日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一種別樣的光芒。
    “噼~啪~!”極富有節奏感的踏步聲,聽到號令,兩步之間楚忠天率領的禁衛軍便是動作整齊劃一的完成了一系列動作,所有將士劍指蒼穹。遠遠觀之還真是讓人感覺別有一番氣勢,劍光四射,更是不知道亮瞎不知多少圍觀百姓的鈦合金眼。
    劍,可謂是一種高端大氣上檔次武器了,“亮劍”這是兩個多么令人熱血的字眼,當然真正大規模軍團戰斗時劍所能派上的用場還是非常有限的,不過這卻不妨礙將領們隨身佩戴一柄寶劍,不能阻止名將們對于寶劍的鐘愛,畢竟關鍵時候寶劍能夠派上用處。而且更多時候這寶劍更是有一種象征意義,普通士卒一般而言是不可能佩戴寶劍的,因此便有了寶劍贈英雄之說。劍,同時也是一種低調奢華有內涵的兵器,熟不見羅蘭帝國歷史上許多與名將一齊被世人銘記著的便是名將們所佩戴的寶劍,當年甚至有位武侯立下豪言:一劍在手,天下我有,劍在人在,有我無敵!
    劍指蒼穹,楚忠天當真是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好像只要自己愿意連這天空都能刺破個洞來。由此可見也怪不得古往今來不知多少風流人物對于劍如此的癡迷了,好男兒自當配一劍,指蒼穹,舞風云,動乾坤,笑傲天地間。
    “好!”深感自己對于兒子多年的教導總算是沒有白費,點將臺上觀望著楚忠天表現的楚原,手不知道什么時候都已經不自覺握緊了,似乎是期待是緊張亦或是其他。對于楚忠天這個兒子,大將軍楚原是非常在乎的,因此他也沒有多想此時愷恩就位于點將臺上,情不自禁的大聲叫好起來,平常時候不茍言笑的他臉上也是難得露出了些笑容,在長輩的心中總是對下一輩充滿了期盼的,誰不想子女成龍成鳳?
    楚忠天的那種飄飄然感覺也只是一閃而過,過多的幻想是沒有太多現實意義的,更何況當下他所率領的部隊正在接受羅蘭帝國金字塔頂尖人物的檢閱,而且還有那成千上萬的圍觀百姓及眾多帝國權貴,甚至是遠游到羅蘭帝都的異國之人。這個時候可是千萬不能出什么漏子,否則楚忠天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而且日后那還真是沒有臉面在禁衛軍中呆下去了,行進間楚忠天暗自警醒了一番后稍微調整了下自己的狀態。
    “向右看!”已經來到的點將臺的正前方,自然也是到了向點將臺方向行注目禮表示敬意的時候,依稀的楚忠天聽到了自己父親的聲音,雖然不怎么真切但是還是無端的讓得他一喜,那是一種被肯定的喜悅。
    “噼~啪~”隨著整齊擲地有聲的兩聲腳步聲,楚忠天率領的禁衛軍將士們幾乎是同一時間向右側轉過了頭,頭微仰將目光投到了點將臺之上,爾后將事前就已經預想好的豪言壯語大聲吶喊了出來:“帝王之師,征戰八方,開疆擴土,威震天下!”
    “好,這才有禁衛軍的風范,好!”點將臺上,續大將軍楚原之后,愷恩也是禁不住叫起了“好”來。“帝王之師,征戰八方,開疆擴土,威震天下”這短短的十六個字當真可謂是說到愷恩的心坎里,于是乎愷恩神情大悅也是不足為奇了。
    楚忠天之后便是輪到諸葛青青出場了……
    第一百一十六章禁衛三將(二)
    “楚忠天這小子還真是能夠賣弄的!”對于楚忠天的表現,諸葛家的大美人似乎不怎么為意,給了兩個字“賣弄”這相當高水準的評價。真是不知道這種評價若被苦苦追求諸葛青青未果的楚忠天得知后,他會做如何一番想法。
    “將門之子果然非同凡響,楚原大將軍真是教子有方啊。禁衛軍有如此風范,實乃帝下之福也!”相比于諸葛青青,點將臺上她的父親卻又是另外一番情景,既然愷恩都說好了,那么群臣自然也要應和幾句,況且這楚忠天的表現本來就有那么些亮點,稱贊一番又何妨。想著自己的女兒隨后就要出場了以及出于其他方面的一些考慮,諸葛青山也沒怎么吝嗇自己的贊美之詞,率先扛起了先鋒大旗出言應和,無形中拉近了一些與大將軍楚原的關系,又有意無意順著愷恩的想法表達了一番慶賀之意。
    “諸葛丞相謬贊了,家子還有許多不足之處,不過他倒是對令千金一直仰慕有加,年輕人嘛多多接觸學習或許能夠更加快捷的進步!”自己兒子對于諸葛青青的那么點心思作為父親的楚原自然也是了如指掌。同時楚忠天如果能夠真的和諸葛青青走到一起也是楚原非常樂于接受的,當然事實情況和想象中還是有很大出入的,因此趁著一時高興,出于對自己兒子的考慮,楚原便是有了如此一番言語,其中隱含著的意思已經可以算是非常明顯了。
    “唉,家女一向xg格duli,許多時候連我這做父親的話都不怎么聽,她決定的事呀就是幾十匹馬都拉不回來,否則又豈會容青青這丫頭投身軍營呢?不過現如今看來這丫頭也算是沒有給諸葛家抹黑,好歹也稱得上給禁衛軍給帝國貢獻出些綿薄之力了!”這官方人物嘛許多時候說的話都是云里來霧里去的,換而言之就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若是官面上人物說出的話不能讓別人揣摩上一二都不能顯示出這個當官的有水平,可能這就是傳說中的官腔。
    楚原和諸葛青山正交談著,相比于這兩人而言葉孤城則至始至終顯得有些沉默,除了少數幾次附和了下愷恩之外,其他時候幾乎都是沒有言語。當然這其實也跟葉孤城本來的xg格就有些關系,孤城,孤城,他的姓氏之中冥冥中似乎便是預見到了這一點,不過此時葉孤城卻是忽然開口了:“諸葛小姐率領的禁衛軍第五縱隊拿的武器便是諸葛弩,這諸葛弩倒是挺有意思的一種武器,特定情況下殺傷力驚人!”
    “諸葛弩也只不過是參雜了點機關術在里面,奇y巧計難登大雅之堂啊,如何能夠和葉城主水師的堅船利刃相比呢?”諸葛弩可以說是諸葛家族的先輩創造出來的一種jg巧弩箭類武器,不過諸葛弩結構過于繁雜,而且shè程有限并且有一定局限xg,大規模正面作戰上也見不得比傳統的弓弩強上多少,因此也一直沒有大規模的在軍隊中裝配。當然諸葛弩也是某些部隊的標配,比如說和諸葛家族關系比較密切的部隊,而作為諸葛家族當代家主,諸葛青山話語中雖然不怎么在乎諸葛弩,但是對于自己先輩創造的東西他怎么可能真的不在乎呢,只是故作謙虛了一把。葉孤城如此說還真是讓諸葛青山非常高興的,那感覺簡單來說就是自己剛想要顯擺什么而有人居然就恰到好處的給予的配合,。
    諸葛青山稱呼葉孤城為“葉城主”,不過實際上葉孤城可不簡簡單單只是一座城池的主人,如果真是那般的話點將臺上也是不可能看見他的身影了。只不過和尹書浩喜歡別人稱呼他為“尹書令”一個道理,葉孤城就是喜歡別人稱呼他為“葉城主”,事實上羅蘭帝國的水師基本上都歸葉孤城統轄,其地位按道理來說在大將軍楚原之下,但是事實上楚原、諸葛青山、葉孤城三人地位都是相當,若真要說起家族潛在勢力和聲望那還是以諸葛家族為首,畢竟諸葛家族教導出來的子弟或者說門生可以用桃李滿天下來形容。
    “放!”諸葛青青似乎有意想趁著羅蘭帝國十年一度大閱兵的時機,在這個大舞臺上展現一番諸葛弩的威力,或者說喚起世人對于諸葛弩的記憶,以免諸葛家族的這項機關創造之作隨著歲月的流逝一同銷聲匿跡。諸葛青青堅信現如今文侯改良過的諸葛弩的作用xg是大大被世人所低估了,若是使用恰當諸葛弩爆發出來的威力定會讓世人震驚,當然此時此刻如何才算是恰當使用諸葛弩諸葛青青還沒有一個確切想法,她只是單純有這種信念。與其說諸葛青青在展示諸葛弩,不如說她更多的是為了不想讓自幼就對自己影響極大的姨娘諸葛語真的在歸隱之后就那般淡去淡去,因為改良后的諸葛弩烙印有文侯諸葛語的心血和印記。傳聞當初諸葛語正是出于對武侯夏虹羽行軍作戰的考慮,才動了改良諸葛弩的念頭,卻沒曾想物是人非事事休,弩已改人卻逝,一切來的是那般突然,甚至都來不及和他見上一面道一句別離。
    立身馬背之上,手中的劍斜指向前方,諸葛弩背負于身,在陽光的照耀下出現一副別樣的影像,這一刻諸葛青青的馬上英姿不知道就此讓得多少人銘記住了她。
    一個“放”之后,密集的箭雨自諸葛青青后方的禁衛軍中shè出,還真是讓人擔憂若是哪個禁衛軍一時失手將諸葛青青給shè傷了。不過顯然諸葛青青似乎根本沒有往這方面考慮,因為她居然毫無畏懼的踏在了馬背之上,不得不說此時此刻的諸葛青青有一種特殊的美感。箭羽的破空之聲根本沒有讓諸葛青青有那么一絲一毫的驚慌,仰頭看著漫天箭羽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姨娘諸葛語,完全是融情于景。諸葛青青卻是不知道她的這番舉動倒是博得了眾多禁衛軍將士的認同感,畢竟不是誰都有那種勇氣的,更不要說諸葛青青還是一名女子了。
    “諸葛青青……”點將臺上,望著那名屹立在馬背上的女子,夏虹月影嘴里默默念叨著。
    第一百一十七章禁衛三將(三)
    “諸葛青青,諸葛弩……”同夏虹月影有些類似,愷恩嘴里也是默念著,江山代有人才出,本來他應該感到高興才是,但看著年輕人們優異的表現,愷恩總是不由自主有一種自己身處暮年,老矣老矣的感覺。冰火!中文這種感覺對于愷恩來說可謂是非常不好,但是轉念想想自己的眾多子嗣都已長大,長子更是差不多二十出頭了,愷恩也是由不得心里不感嘆一番,他終究還是不能夠再像年輕人那樣一般了。不過這天下依舊是我的天下,目光微微斜視,看著夏虹月影那美麗出塵的身姿,愷恩思索著自己的雄圖偉業,心情也是變好了許多,但是就算是愷恩自己也是暗自覺得有些奇怪,什么時候他居然會有如此多的感慨了?
    愷恩的長子名為愷斯姆,現今也算是老大不小了,說起來比夏虹月影還略大上些歲數,只是點將臺上卻是沒有這位“準太子爺”的身影。愷恩深感自己壯志未酬,自然不想過早的冊封太子,不過他有意無意間流露出來的意思卻是比較明顯了,那就是ri后讓愷斯姆繼登大統是仈jiu不離十了,因此眾多大臣實際上是將愷斯姆當作“準太子爺”來供著對待的。
    據傳這位“準太子爺”愷斯姆對于“月神”夏虹月影那是喜愛異常,幾乎就差讓他父皇愷恩親自賜婚,想著不管三七二十先將夏虹月影收為己有再說。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后來愷斯姆想通了什么,還是遇到了什么阻擾,亦或是他深怕唐突了美人,尋思著通過自己的努力循序漸進,總之一直以來愷斯姆對于夏虹月影倒是沒有什么過激的行為。但是,愷斯姆還真是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要面對一名強有力的競爭對手,那就是他父皇愷恩,好像從小到大沒有什么能比這更讓愷斯姆感到無力的了,那感覺就像是天降噩耗一般,幾乎是沒有任何征兆的。待愷斯姆稍微回過點神來時,他的父親卻是已經宣布要和夏虹月影成婚了。
    若是其他人膽敢和自己搶夏虹月影,愷斯姆定然不會善罷甘休的,說什么也要橫加阻撓,最不濟來個“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可是,只能說是可是了,人算不如天算,那個人卻是愷斯姆的父皇愷恩,而且還是愷恩明知道愷斯姆差不多有非夏虹月影不娶的情況之下,高調宣布夏虹月影的婚事。還有比這更讓愷斯姆郁悶的么?還有比這更讓愷斯姆覺得搞笑的么?這當真是愷斯姆二十多年來遇到過最搞笑的事情了,當然他本人是很難能夠笑出來的,就算是能笑出來那也是比哭還難看。也虧得愷斯姆是個孝子,所以愷恩要和夏虹月影成婚這件事情他才表現得比較平靜,當然實際上他到底是如何一種想法就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
    如今這“準太子爺”卻是不在didu,因此點將臺上自然是不可能看到愷斯姆的身影。若是覃奮等一些近臣自然清楚愷斯姆如今身在何處,前不久出個各個方面的原因,“準太子爺”愷斯姆前去了馬蘭防線,官方給出的解釋差不多意思是讓愷斯姆巡查邊防,磨礪己身,待來年愷恩將正式冊封他為太子。
    當初愷恩不怎么同意自己迎娶夏虹月影,其實便是有著幾分顧慮到了自己的兒子愷斯姆。不過,不過這最終的結果嘛,如今也是顯而易見不用多說了,自然是覃奮最終說服愷恩接受了他的建議,因此或許出于是避免父子間的尷尬,留些時間作為緩沖、緩和方面的考慮,愷恩暫時將自己的兒子愷斯姆派往了“馬蘭防線”。馬蘭防線的鎮守將領蒙山也是一名帝國元老,對于愷恩也算是忠心耿耿,況且馬蘭防線安排有重軍,個個將士身經百戰,因此愷恩倒也不擔心長子愷斯姆巡查個邊防會出現什么意外,其實愷恩也有一種拉近與蒙山之間關系的意思。就現如今羅蘭帝國的情形而言,像蒙山這類手握重兵的大將還真是無數人爭相拉攏的對象,蒙山雖說是對于帝國一片忠心,但是愷恩在這種特殊的時刻自然想與之建立更加牢固的關系。
    現在正是大閱兵進行時,過多的去討論愷斯姆等人似乎有些跑題了,既然如此,那么我們就言歸正傳,暫且先不去多加理會這些。且說“禁衛三將”的最后一將葉知秋,此時續楚忠天和諸葛青青之后,他率領著麾下的禁衛軍也是行進到了點將臺之前!
    相比于楚忠天和諸葛青青而言,葉知秋似乎表現得并不如何突出,好像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但是偏偏又很難讓人忽略掉這個人的存在。葉知秋看起來比較成熟穩重一些,沒有想著去過度的追求和表現什么,只是按照他原本就有的思路一步一個腳印向前進。
    “禁衛三將”可以說是風格迥異,這三人之中如果說比較能讓大將軍楚原琢磨不怎么透的估計就是葉知秋了,畢竟一個人并不可能在點將臺前走上一遭便是所有東西都顯露無疑的。楚忠天是自己一手教導大的,大將軍楚原自然是知根知底,諸葛青青也還好說,唯獨這個葉知秋讓楚原有些疑惑。想著想著楚原禁不住將目光投到了葉孤城身上,這個一直以來總讓人覺得有種捉摸不定感覺的同僚,卻沒曾想葉孤城仿佛若有所覺,居然罕見的沖楚原輕點了下頭,讓得楚大將軍一時又有些想不通了。還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這父子兩人的xg格倒還真是極像的,楚原嘴上沒有說什么,心里卻是這般暗暗想著。
    “年輕人成熟穩重,倒是難得一見!”又看了看幾眼葉知秋的背影,諸葛青山用低不可聞的聲音自言自語著,也不知道他究竟在說誰。當然此時此刻也幾乎沒有人特別留意著諸葛青山,更別說聽清楚他究竟說了些什么。待閱的部隊一支又一支從點將臺前方走過,仿佛過了許久又好像只是那么短短一小會,忽然羽林軍受閱以后好像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夏虹月影變得全神貫注起來,因為黑布衣出場了……
    qid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pp;lt;/&pp;gt;&pp;lt;&pp;gt;qid閱讀。&pp;lt;/&pp;gt;
    第一百一十八章殺!
    心上人,熟悉的臉龐,你是我今生遺留的依戀。比倫殤,哭干了眼淚,幾番痛苦黑夜掙扎。刀劍舞,誓死的守護,你是那一抹忘不了的溫柔。千難萬阻只要有你在我的身旁,年輕懵懂許下古老的誓言。悲歡離合剪不斷彼此的執念,多少月夜思念再次的相擁,幾番輪回不能忘翩翩為君舞。你是我心中唯一,唯一的思戀!
    一舞舞一生,一生為君舞,心若逝,人不在,方敢與君絕!沒有去顧忌任何人,這一刻仿佛只剩下了她和他,眼見著黑布衣緩慢而又堅定的向著點將臺這個方向行來,夏虹月影就那般靜靜的注視著,目光自落在黑布衣的身上后就再也不愿移開。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甚至根本不需要什么言語,轉眼之間,一念之際,目光交匯,黑布衣便是從那高處點將臺之上的夏虹月影的眼神之中感覺到她心中所蘊含著的濃濃思戀!
    眼中人,不變的思戀,你是心中守候的溫暖,就算淚水淹沒天地,我不會放手。每一夜孤獨的承受,舉頭明月間有你舞動的身影,心如鐵石亦難免,化作繞指柔。漫漫阻隔阻不斷,追尋的腳步,歲月紅塵我依舊癡狂,只為真情相擁,續寫曾經古老的誓言!
    所謂伊人,點將臺上,只能遠遠而望之,如果說黑布衣心里不覺得有那么些遺憾是不可能的。不過兒女情長也并不是要急于一時,相比于前兩年法蘭的ri子而言,黑布衣已經覺得知足多了,至少之前只會在自己夢中或者想象中出現的倩影如今是真真實實出現在自己眼前了,而且前幾天他和夏虹月影還有過一次親密接觸,本來許多若有如無的心結也是在隨著那蕩漾的秋千逝去、逝去!
    世間萬物始終不毀那古老的誓言,就算是有著那漫天神佛的阻撓,亦何所懼也?心向往之,縱千萬人吾獨往矣,若為卿故,縱與天下人為敵又何妨!
    “殺!”緩緩收回自己的目光,一個驚風雨泣鬼神的殺字從黑布衣嘴里蹦了出來。
    “殺!”雖說事先根本沒有演練過,也沒有人知道黑布衣對于大閱兵抱著怎樣一番態度,但是追隨黑布衣多年的黑衣軍幾乎是本能的追隨著他們的將軍,異口同聲的發出一個低沉的“殺”字。
    秋高氣爽,萬里碧空群鶴排云上,豪情萬丈心頭生,大閱兵的這一天天氣不錯,不冷也不熱,ri光普照著大地,可以說今天是個好ri子,愷恩對于能夠在這樣一個良辰吉ri和夏虹月影訂婚也是極其滿意的。忽然晴空中出現了些異常,西邊出現若隱若現的黑云,而且正在急速向著東方蔓延著,不過大閱兵的舞臺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短時間到還真是沒人注意到天上的異象。
    “殺!殺!殺!”真正的軍隊只為護國殺敵,不為表演,相比于兩年之前黑布衣在didu貴族圈眼里的那種鋒芒畢露,如今的他看起來似乎是收斂了許多,但是他依舊是他——黑布衣,千變萬變心不變。黑布衣變了不過他又沒有變,接連三個簡簡單單的“殺”字從黑布衣的嘴里喊出卻是顯得那番的震撼人心。
    大白天的,天卻忽然暗了下來,黑云壓城城yu摧,幾乎是短短的時間內didu的上空便已經是y云密布了,看來一場秋雨即將來臨。不過奇怪的是這秋ri的天空居然如夏暑一般說變臉就變臉,事先竟連那么點征兆都沒有。
    “鏘!”黑布衣拔出了對他來說意義非凡的寶劍,這柄寶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還真能稱得上夏虹月影送給他的定情信物,忘不了有多少個月夜黑布衣對著明月伴著清影苦練劍術,因此懶得多耗費腦筋的黑布衣便干脆稱這柄寶劍為月影劍!
    “殺!”拔出寶劍,揮劍直指九重天,黑布衣仰天一聲嘯。“轟隆隆!”不知是不是巧合,伴隨著黑布衣第五個“殺”字落下,高空中忽然傳來了震耳yu聾的雷鳴聲。圍觀的無數百姓下意識的將自己的腳步向后挪了挪,不知道是被黑衣軍那宛如實質xg的殺意驚到了,還是因為天空那轟隆的雷鳴聲的出于本能的向后退卻。
    風云變幻,吾心如一,本來想簡簡單單就結束受閱的黑布衣忽然不由自主的微微閉上了眼睛。銀蛇亂舞,電閃雷鳴,高空已經是黑漆漆的一片仿佛能滴出水來,誰也說不準暴雨會不會就在下一刻來臨。
    “帝下,暴雨就要來啦,點將臺高遮擋不了風雨,而且這天象怪異的很,是否先找個地方避上一避!”點將臺上,不少大臣眼見著高空那亂舞的銀蛇,額頭忍不住冒出些虛汗,生怕一個雷劈到點將臺上面來。這種可能xg雖然是微乎極微,但是總讓人心里滲得慌,因此一些近臣已經忍不住開始勸導起愷恩了。
    “吾為天子,何懼之有?”不過聽了少數大臣的言語,愷恩卻是一副完全不為所動的樣子,他只是緊緊盯著拔出劍的黑布衣,也不知在想著什么。
    “殺!”又一個殺字出口,一道閃電劃破天際向著黑布衣所在的方向劈來,耀眼的白光幾乎遮蓋住了黑布衣的身影。
    “布衣!“面帶著些笑意的夏虹月影見著這一幕忍不住驚呼出聲來,但是這個時候也沒有人專門的留意著她,眾人都是被那電光下的黑布衣吸引住了目光。
    “殺!”熟悉而又異常霸道的殺字再次響起,對于此時此刻的夏虹月影來說卻沒有比這更美妙的聲音了,心里雖然告訴自己不要亂想不要亂想,但是之前的那一刻她還真是擔心黑布衣出現什么意外。
    閉著眼睛的黑布衣自然不清楚之前那一刻到底發生了什么,他只是感覺身子似乎忽然有些麻。黑布衣其實只是單純想為夏虹月影舞劍,月夜清影下那舞了一遍又一遍的劍,在點將臺前方的羅蘭大道上舞動了起來,在這風云變幻的天空之下舞動了起來,一人一劍似乎成了這大閱兵最閃亮的一道風景,而黑衣軍的將士們則是極其默契配合著他們的將軍,就像是事先演練過無數次一般。
    “啪~啪~啪~啪~”暴雨已經落下,閉著眼舞劍的黑布衣若有所感一般越舞越快,但是看著看著又會覺得那舞動的劍極其緩慢,快慢變幻給人一種異常怪異的感覺。
    劍歸鞘,雙眼睜,其實黑布衣舞劍也就是那么短短一小會時間,暴雨實際上也是剛落下,除了個別黑衣軍的將士幾乎沒有人注意到黑布衣舞劍的過程中居然沒有被雨滴所打濕。
    “嘩~嘩~”暴雨傾盆,首先感覺臉頰上似乎有些濕漉,待黑布衣率領著黑衣軍完成受閱之時,整個人已經是從頭濕到了腳,不過他的嘴角卻是有著一種笑意,對于這風云變幻的天空似乎渾然沒有怎么在意。
    殺!殺!殺!殺!殺!殺!殺!七個殺字,風起云涌,暴雨狂風之下黑布衣似乎也是完成一次蛻變,開始邁向了真正屬于他的強者之路,一直以來他的心好像從來都比不上此番這般堅定。其實黑布衣想的很簡單,他只不過是為了夏虹月影罷了,但是實際中卻不如同想象的這般簡單,他想要和夏虹月影在一起還需要有很長一段路要走,首先橫亙在他和夏虹月影面前的愷恩便是黑布衣不得不去面對的。本來黑布衣對于如何應對愷恩還是異常苦惱的,始終沒有想到什么好辦法,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不過如今黑布衣的心情倒是順暢多了,沒有過多去糾結于愷恩這個問題,他有著一種自信這一切都不會是問題,只要夏虹月影心里的那個人是自己,這總總的一切又算得了什么呢?
    “帝下!”黑布衣率領的黑布衣可以說是將之前眾多受閱部隊的光芒都掩蓋了大半,相信不久didu之人便是會對參加大閱兵的黑衣軍議論紛紛,黑布衣倒沒曾想他順著自己本心的一番舉動,在diduri后很長的一段時間引起了一番熱議。看著黑布衣在暴雨中變得有?br/>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月影相伴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