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其他小說 > 月影相伴 > 月影相伴第21部分閱讀

月影相伴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呃。”黑布衣此時真是不知說什么好,說實話除了夏虹月影和范思婷以外,之前他從來不會與其他女孩子太過于親密的,當然現在又多了一個珍蘭。諸葛青青現如今一番跟他很熟的樣子倒真是讓黑布衣不知所措,不知這種要求顯然又是不可能拒絕。
    “好吧,那我就稱呼你為青青好了。”既然不方便拒絕,那么黑布衣也就干脆的答應了下來。而且黑布衣以前也是時常聽夏虹月影提起諸葛家族,腦海中有一個模糊的印象,總體而言感覺這個家族還不錯,既然如今對方主動示好他也是樂于接受。
    第七十八章小住
    nbsp;“這位是?”諸葛青青仿佛現在才注意到黑布衣身旁的珍蘭,上下打量了她幾眼,道。
    相比于諸葛青青的主動和直接,珍蘭則顯得有些嬌弱和含蓄,不過她倒是也沒有退縮,聽得諸葛青青的詢問略向前一步,道:“我叫珍蘭,是,是,是布衣的女友!”
    “噢?你是布衣的女友,我怎么看起來不怎么像啊?”諸葛青青眉頭微微一跳,對于珍蘭的話她有一點意外不過也不是十分吃驚,當然她也沒有什么看輕珍蘭的意思,只是心里這么想著便說了出來。
    “我,我……”本鼓起勇氣躊躇了一番才如此說的珍蘭,被諸葛青青這么一說,一時倒還真的不知道何言以對,她也是沒想到諸葛青青會有如此疑問。
    雖說看出來諸葛青青不是故意刁難,不過見得那略帶著些委屈又有些求助的眼神黑布衣自然是不可能坐視不理啦。黑布衣伸手將珍蘭往自己身邊攬了攬,做出一副親密的樣子,也沒有顧忌尹書令就在一旁,出言道:“沒錯,珍蘭就是我的女友!”
    聽得黑布衣堅定的話語,珍蘭感覺有那么絲無助的心瞬間變得暖暖的,滿滿的。此時對珍蘭而言,或許黑布衣這一句簡單的肯定的話語比什么都更加重要。
    “是么?”諸葛青青一臉玩味的看著黑布衣和珍蘭兩人,對于黑布衣的話語她也是將信將疑。雖說是第一次見到黑布衣,不過關于黑布衣和夏虹月影之間那復雜難辨的關系,諸葛青青自也是有所了解,不過此時她也不想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結,停頓了下,又道:“好啦,先不說這些,布衣你們此行的目的肯定是didu吧?”
    “正是。”此行黑布衣的目的很明確,因而也沒想多加掩飾什么,既然諸葛青青問了起來,黑布衣也就干脆的回答了她。
    “若是我所料沒錯肯定你是為了夏虹家的那位吧?也不知道那丫頭有什么好吸引你的,其實嘛我也不錯,說真的要不你考慮下我?”沒怎么理會黑布衣和珍蘭親密的樣子,邊說著諸葛青青邊往黑布衣身邊湊了湊,也不知是玩笑之語還是有其他的什么意思。
    “青青姑娘說笑了。”黑布衣自然不會將諸葛青青的話語當真,聞言笑了笑,也沒有往心里去,權當她只是一時興起隨口說說罷了。
    “誒,布衣啊,這可不見的,年輕人嘛一來二去自然就熟悉啦,你呀和青青多多接觸一番就能發現她的好啦。我可是時常聽青青念叨著你,她可不是在隨口說笑噢!”在一旁一直沒有出言的尹書浩有意讓黑布衣和諸葛青青拉近下關系,此時也是忍不住出口插言道。
    看著黑布衣仿佛無動于衷的樣子,諸葛青青有些氣惱,不得不說其實她對黑布衣是有那么些好感的。當然這也并不是說諸葛青青無緣無故的就喜歡上了黑布衣,只是經常聽聞其他人說著因而不可抑制的產生了些好奇,而因為好奇又逐漸衍生出些許好感。對于珍蘭和黑布衣如今這副濃情蜜意的樣子她倒不在乎,但是諸葛青青就見不到自己被夏虹月影比下去,于是她帶著些固執的出言道:“我才不是說笑呢,我諸葛青青絕對不會輸給夏虹月影的!我也要讓姨娘知道諸葛家族不論文韜武略都完全不遜sè夏虹家族,她為武侯傷心難過這么多年又是何苦呢!”
    說道自己的姨娘諸葛語時,諸葛青青情緒明顯有些激動,看來諸葛語對她的影響頗深而且在她心中占據著重要的地位。其實兒時諸葛青青最崇拜的就是自己的姨娘了,也因為如此她強迫自己努力學習詩詞歌賦,多看些書籍,時常向諸葛語討教些問題。
    對于上進好學的諸葛青青當年的問候自然也是異常喜歡和欣慰,單身一人膝下無兒女的她漸漸的把諸葛青青當作了自己女兒來對待,將自己所知所學都盡力教于了她。不過諸葛語也是發現骨子里諸葛青青更喜歡舞刀弄槍,更向往成為一個巾幗不讓須眉的女英雄,對于此她也是沒有多做反對。
    后來因為武侯夏虹羽身亡的事,諸葛語也是暫時離開了諸葛家族,一個人隱退了好一段時間。而也正是這一段時間里,諸葛青青也是變了許多,最終她決定棄文從武,因而有了今時今ri的她,不過至于期間吃了多少苦,經受了多少磨難外人自是很難詳細了解的到,只是說起諸葛家族時偶爾會提到那個看起來有些特立獨行的諸葛青青!
    “哈哈,布衣,這么多年沒見了,此次你可要在這問道城多住上幾ri啊!”見得氣氛似乎有些不對,尹書浩詳裝大笑了幾聲,出言邀請起黑布衣。從問道城前往didu也就一兩ri時間便能到達,現在距今年那盛大的軍演閱兵尚有月余時間,因而尹書浩倒是希望黑布衣能夠在這問道城小住幾ri。
    “對,這樣好,剛好小住幾ri,倒時我與你們一同返回didu!”本腦海中浮現著自己姨娘身影的諸葛青青聽到尹書浩如此提議眼睛一亮,初次相見她對黑布衣感覺還算得上不錯,也不想兩人就此而匆匆相別,忙是贊同道。
    看著諸葛青青一雙眼睛盯著自己,似乎只要自己說出個不字便會跟自己急,黑布衣有些莞爾,想了想在這問道城停留幾ri也未嘗不可。而且對于這羅蘭第一雄關黑布衣也是異常感興趣想多多了解一番,于是略一思索黑布衣便答應了下來。
    “布衣將軍,既是如此,那我便先行一步,也好早些到達didu知會下月神殿下。”月危對于黑布衣的決定倒沒什么意見,不過她自己卻是不另一番想法,于是現在就提了出來。
    不多時黑布衣等人就來到了尹書浩的府邸,而史萊頓等幾百人的小部隊則暫時被安排到了道關的軍營,月危也已辭別了眾人策馬前往了didu。
    qid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plt;/&pgt;&plt;&pgt;qid閱讀。&plt;/&pgt;
    第七十九章來到帝都
    nbsp;幾ri的功夫很快就過去,黑布衣等人又再度啟程,不過隊伍中多出了一個人,她自然就是諸葛青青。冰火中文
    這幾天里黑布衣對道關有了一個大體上的了解,尹書浩也是帶其大致巡視了一番道關的防務,當然一些機密之處自是不會讓黑布衣所知,不過這也實屬正常。總體而言黑布衣覺得尹書浩此人不錯,正直盡忠,任道關令也是再適合不過了,安陽侯與之相比倒是差了那么些。
    “布衣,路途上也沒事,不如你和我講講當年你在馬蘭防線的事情吧,也好打發下時間。”行了小半ri眼見黑布衣都沒怎么與自己說話,卻時不時和珍蘭說笑一番,諸葛青青瞬間有些不樂意了,不過她自然也不能去責怪黑布衣,想著自己剛從馬蘭防線回來不久,立時眼睛一轉靈光一閃。
    “馬蘭么?事情過去太久,我忘了!”黑布衣裝作低頭回憶了下,不過最后冒出來的話語居然是他忘了。珍蘭看著黑布衣故意搞怪的樣子,嘴角流露出些笑意,雖然她也是很好奇,不過此時也沒選擇去詢問什么,這落到諸葛青青的眼里自然是以為珍蘭對這些其實都知之甚詳了。
    “你,你怎么這樣,太沒有風度了,既然珍蘭都知道了,為何就不能與我說說。didu的公子哥哪一個會像你這樣,哪一個不都巴不得和我講講他們那看似輝煌的過去!”諸葛青青本以為找到了話題,正喜悅間卻是瞬間被黑布衣后面的話語打敗了,不過爭強好勝的她哪肯如此就輕易罷休。
    “風度是什么,能當飯吃么?不管你怎么想,我就是我!”黑布衣有意與諸葛青青保持些距離,因而自是不想與之太過親近。手拉著韁繩策馬而行,黑布衣加快了些速度,而珍蘭自是與他共乘一騎,柔順的背靠著他。
    “哼,我諸葛青青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的!”看著珍蘭和黑布衣的摸樣諸葛青青沒來由的有那么些羨慕,不過這種羨慕也只是一閃而過,很快就就被她打消了。將速度一提,諸葛青青向黑布衣追趕而去。
    一直以來諸葛青青都是一個人默默接受著各種挑戰和磨礪,她其實也很是希望能有個親密的人能陪自己說說話,安慰關懷下自己。不過這種話諸葛青青自然不會對別人說,況且didu她也沒幾個人能看得上眼的,楚忠天太狂太傲,而且很煩人讓得她非常討厭;而葉知秋雖好,不過話太少,整個人看起來冷冷的,冷靜的有些過分。至于didu其他的一些公子哥諸葛青青接觸的不太多,不過也不想過多接觸,因而也不知是不是黑布衣的幸運,單單只有過耳聞的他在諸葛青青心里倒是有一些地位。
    didu羅蘭,幾百年的不過添磚加瓦,幾百年的不斷建造修繕,使得其所占據的面積也是越來越大。由于有道關的存在,也不知多少年了,就算帝國在怎么混亂,didu羅蘭也是未曾真正經歷過什么戰火。
    遠遠依稀看到didu的輪廓,一座雄城坐落在平原之上,讓人感覺到陣陣磅礴之氣迎面而來。didu無險可守,不過didu本身其實就是一座雄關,相比之道關的防務也是不遜sè多少,加之幾十萬訓練有素的禁衛軍鎮守,可以說是固若金湯。
    這一天清晨,迎著曙光,黑布衣一行人來到了didu。
    唯有來到didu你才能真正感受到羅蘭帝國的強大,唯有來到didu你才能體會帝國曾經所經歷過的風風雨雨,那城墻上的磚瓦似無聲訴說著過往的曾經。
    如果說道關是羅蘭第一雄關那么這didu就是羅蘭第一堅城,當然或許用堅城來比喻didu似乎有那么些粗糙,論繁華程度其實didu較之逸城也猶有勝之。同時didu又擁有著許多其他城市所不曾擁有或者說很少擁有的東西,就比如說貴族,這里的貴族自不是逸城那種富商能夠比擬的,他們一生下來就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優勢,他們的家族也是異常顯赫,尋常人是不可能被稱為貴族的,didu的貴族是一個比較獨特的圈子,這些人幾乎掌控了帝國的命脈。
    愷恩大帝雖說被稱之為大帝,其實他又并未真正稱帝,實際上他仍是受到元老團的制約,許多事情需要經過元老團的同意才能真正實行,就比如說愷恩想迎娶夏虹月影,想趁著軍演閱兵與之訂婚也是耗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是通過元老團的審核。元老團有核心成員七七四十九人,而這元老團又分為貴族派和平民派,當然并不是說貴族就屬于貴族派,有時為了自己的利益這所處的陣營也是會隨時變換的,不過大體而言貴族派占據著優勢。而為了自身們的利益,貴族們自然不希望愷恩能夠獨攬大權,因而一方面他們配合著愷恩一方面他們又制約著愷恩,雙方保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關系。
    當然說的雖是比較簡單,實際上其間錯中復雜的關系一時又怎么能說得清呢?總之一句話,didu的水很深!
    “你出現在這里干嘛?”諸葛青青隨同黑布衣等人正準備進入didu,沒想迎面又剛好碰上一行人,看著那領頭之人諸葛青青臉上閃過一絲不悅之sè,本就有些火氣的她瞬間被勾起了些許怒氣,沒好氣的出言道。
    “青青,你從道關回來啦,我也是昨晚剛收到消息,因而今一早我就特地來此等你的!”楚忠天本想自己親自出城迎接,諸葛青青好歹會給些面子,有利于拉近自己和她的距離,沒想卻是碰的一鼻子灰。她沒有笑臉相依反而是帶著些怒氣,這讓得狂傲的楚忠天完全不能接受。
    “哼,青青也是能叫的嘛?請叫我諸葛小姐,布衣哥哥別理他們,我們進城吧!”諸葛青青倒是一點好臉sè都沒有給楚忠天及其隨從人員,在黑布衣還沒怎么反應過來之時,便伸手挽著他的一只手臂做出一副一臉親密的樣子道,眼睛中則是流露出些許好玩的意味。
    qid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plt;/&pgt;&plt;&pgt;qid閱讀。&plt;/&pgt;
    第八十章楚忠天
    nbsp;“青青……”覺察楚忠天臉上帶著些怒容的看著自己,黑布衣知道或許自己莫名其妙的就這般和其結下了梁子,沒想到還未真正的進入didu倒是先就被某些人給惦記上了。看著諸葛青青故意緊摟著自己手臂,黑布衣想呵斥她幾句,不過想著這樣終究也是不妥,因而有些無語的叫了下她的名字便沒有后文了。
    “嗯,布衣哥哥,青青在呢。”諸葛青青聞言,眼里好玩的意味更盛了,自己也是進一步往黑布衣身邊靠了靠,一副聽話乖巧的樣子。若是對諸葛青青有所了解的人見到這一情景估計都會驚掉一嘴好牙,這樣的的她可是異常罕見啊,任誰見了也會覺得她和黑布衣的關系不一般。
    “想必這位就是那傳聞中大名鼎鼎的布衣將軍吧,真是失敬,失敬啊!”楚忠天說不氣憤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自然不可能當場發作,不過不管怎么聽都能讓人感覺到他的話語中有些冷意。顯然因為諸葛青青的緣故,黑布衣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跟他站在了對立面上。
    “是嘛?些許微名倒是讓你見笑了,不過你是誰我倒是從未聽聞過呢!”既然對方都主動開口找上門來了,黑布衣自然也不會退縮,不冷不熱的回了一句,其實他也是實話實說而已,連諸葛青青之前他都未曾有什么聽聞何況楚忠天呢?
    楚忠天聞言臉sè不出意外的更難看了些,也不知道黑布衣是真不知道他還是故意諷刺他。不過反正不管是那一種情況,都足夠楚忠天生氣的了,想想他在didu貴族圈子里那也是頗有名聲,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沒想在黑布衣眼里倒成了一個無名小卒。
    本來當初在馬蘭防線,時常聽馬蘭駐軍夸贊不絕的說起黑布衣的故事,楚忠天就有些不爽和不服氣了,想著當初其實也不過是黑布衣運氣好而已,如若是自己定是能比其做的更好。只不過這些話楚忠天也只是放在心里,事情都已經過了好多年了,他自也是無法進行比較。而黑布衣則遠在法蘭,楚忠天也不可能傻乎乎的跑去法蘭就是為了和黑布衣比拼一番。總之楚忠天時是看不起黑布衣的,也就是人們口中的“布衣將軍”,沒想到此番因為諸葛青青,兩人居然在didu的城墻之下初一見面,便是有了摩擦,這摩擦或許說起來是不可避免的,不過卻是沒想到來得如此的突然和快速。
    “哼,看來布衣將軍久居法蘭,久處草堂倒還真是孤陋寡聞啊,didu的事情你不清楚也不稀奇!”黑布衣話中有話,楚忠天也是針鋒相對,互不相認。不管諸葛青青和黑布衣究竟是什么關系,反正此番在她面前,楚忠天是絕對不想弱了自己的氣勢。這么一會功夫,楚忠天也是調整了下自己,同時也有些明白了過來。對諸葛青青楚忠天還是比較了解的,據他所知之前她與黑布衣從未見過面,自然就這么幾天她也不可能與黑布衣變得如此親密,至于眼前兩人這番摸樣嘛多半是做給他看的。
    不過縱然是自己的猜測都是正確的,楚忠天也控制不住自己不氣憤啊。諸葛青青在didu的名媛之中也算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而楚忠天偏偏就喜歡諸葛青青這樣類型的,于是乎他便固執的認為自己已經喜歡上了諸葛青青,好一陣窮追不舍,至于結果如何也無須多說,諸葛青青對他的好感沒增加多少,反倒是憑空添加了許多厭煩。
    “我久居草堂,沒想到依舊是名聲在外,你身處朝堂倒還是名聲不顯。”黑布衣自然也沒給楚忠天留什么面子,此番來到didu,他面對、交鋒的很可能就將是愷恩大帝,楚忠天與之相比倒是低了好幾個檔次。當然也不是說黑布衣認為楚忠天一無是處,他做人還沒有那般的狂傲,didu的楚家論實力其實也就略遜于諸葛家,只不過黑布衣此時懶得和他做太多牽扯。
    眼見didu就在眼前了,黑布衣的心頭也無端的有些迫不及待,此時他就想盡快能夠見到夏虹月影,兩年多未曾見面了,如今的她還好嗎?不管怎么說黑布衣是不可能看著自己心愛的人被迫嫁給愷恩的,哪怕自己把天捅出一個洞來他也是在所不惜。這條路或許有些艱難,但是既已經來到了didu,黑布衣一定會堅定的走下去。
    “珍蘭,我們進城吧!”沒待楚忠天回答,黑布衣掰開諸葛青青抓著自己的手,自顧自的帶著珍蘭和沃爾頓等人向城門處而去。
    “布衣,你,你這個壞蛋。”見著黑布衣居然將自己丟下,連個招呼都沒打就離去了,諸葛青青可著實氣得不輕,心里忍不住暗罵道。城門處人來人往,許多人都是見到了這一幕,饒是諸葛青青不怎么在乎外人的目光,也是覺得此刻自己面子上有些不好過,不過很快她也就恢復了正常,這么點小事自然不會讓她有所失態,反而是當著楚忠天的面又故意沖著黑布衣的背影叫喊了句:“布衣哥哥,記得空暇時去諸葛家族做客,我等你!”當然話雖如此說,不過至于諸葛青青心里頭到底是怎樣一番想法,可能也只有她自己才能夠清楚了。
    “黑布衣,到時軍演我定要和你一決高下,看看你是否只是浪得虛名。不管如何,我楚忠天定是不會輸于你!”對于黑布衣這種幾乎無視自己的態度,楚忠天那是異常的不爽,一時都沒有心情去理會諸葛青青了,本來他就有一種光明正大打敗黑布衣來證明自己的想法,這次盛大的軍演對他而已就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機會。
    “這就是傳聞中的黑布衣么,倒是有點意思,那么到時候軍演上見了,真是讓人有些期待啊。”距黑布衣等人不遠處倒是有一個楚忠天和諸葛青青都并不陌生的人影,此人正是葉知秋,他處于一個不怎么引人注意的地方默默打量著之前發生的總總,平靜的臉上閃現一種別樣的神情。
    qid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plt;/&pgt;&plt;&pgt;qid閱讀。&plt;/&pgt;
    第八十一章南城乞兒
    nbsp;didu的南城出現一對身著錦袍的璧人兒,男的眉頭微皺似乎在思索著什么,女的則時不時有些擔憂的看著她,此兩人正是前些ri子來到didu的黑布衣和珍蘭。
    原本黑布衣想著來到didu,那么就能馬上見到夏虹月影了,卻是沒曾想來到didu將近半個月了,伊人卻仍是在水一方,不得相見。或許是因為軍演將近訂婚將至,或許是不想出什么意外,因而前不久夏虹月影便被愷恩安排在了皇宮之內,不允許其與外人多做接觸。
    也正因為此,黑布衣縱是對夏虹月影萬般想念,也只好暫時作罷,這些天來他方發現自己將事情想得太簡單了一些,如今連見面都是一種奢望,又談何彼此在一起不分離呢?況且愷恩大帝也是黑布衣不得不面對的一道坎,難道真要如同當年的艾斯羽一般為了艾姬,唯有一戰么?可是如今的黑布衣又能憑借什么呢,還是說就憑借的沃爾頓等區區幾百兵馬帶著夏虹月影逃離這didu?難道自己和夏虹月影真的就有緣無分么?黑布衣腦子中胡亂的想著一些事情,感覺此時自己有些混亂,心也有些亂了。
    “布衣,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對于黑布衣沒能見到夏虹月影,珍蘭心里頭也不知是什么想法,其實對于這深駐黑布衣心間的夏虹月影她也是很想見上一見的。看著黑布衣現在的樣子,珍蘭心中自然也不太好受,既然幫不上什么忙只好出言寬慰道。
    “我沒事,我只是在想接下來該如何行事!”戰場中風風雨雨都經歷了那么多,多少險境絕處逢生,黑布衣如今雖一時有些苦惱,沒想到什么好辦法,但是他也不會被這些阻撓所打倒。
    “兩位行行好,施舍點錢吧!”正走著,路邊一名衣衫襤褸乞丐沖了過來,攔住了黑布衣和珍蘭前行的路。
    這乞丐臉上臟兮兮的,不過仍掩飾不住臉上的那一抹稚嫩,眼神中有著一股堅毅,看其樣子赫然還是一名少年,卻是不知為何流落到路邊乞討的地步。黑布衣默默打量著這名乞兒,也沒什么表示,倒是珍蘭對其有些同情,拿出幾個銀幣遞到他面前。
    “拿去買些吃的吧。”看著那乞兒瘦弱的身軀,珍蘭忍不住加了句,恍惚間想到了當初的自己。不過還好如今不是冬ri里,否則誰又能想到會有多少人凍死餓死在街頭呢,沒曾想在這didu珍蘭也見到了這似曾相識的一幕。
    “謝謝,謝謝!”那少年乞兒緊緊握著那幾個閃著光兒的銀幣,心里止不住的喜悅。本來他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里喊住了黑布衣和珍蘭,也沒抱多大希望,先前也不知多少人只是一臉厭惡的看著他,有的甚至還拳打腳踢,沒曾想如今終是碰到了好心人。
    “你叫什么名字?”吳病為了不讓妹妹餓著,自己是連著好幾頓沒吃過什么東西了,心頭喜悅間剛想離去,卻是聽得了黑布衣的詢問聲。
    對于黑布衣,雖然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吳病卻無形中感到一種威懾和壓力,心中還真是有些懼怕,聞言也是老老實實的答道:“我叫吳病,我父親就是因為一場大病而亡的,因而母親給我取了這個名字,希望我一直無病無恙!”
    “吳病?名字倒是不錯,你打算一輩子做乞丐么?”看到吳病,黑布衣依稀間仿佛看到了當年自己在逸城街頭行乞的身影,他也沒有去詢問吳病為何會淪落到如今這樣一副境地,只是問了他這樣一個問題。
    “我,我當然不想啦!可是,可是不這樣的話,妹妹就要被活活餓死了。不過這些都是暫時的,終有一天我會成為一名將軍的,比南點軍校的那些學員更加優秀!”吳病雖無傲氣,卻是有著傲骨,她嘴里的妹妹名為吳恙,本不是他親妹妹,只是一次偶然的相逢,兩個同樣孤苦無依的人湊到了一塊,最終互認作了兄妹。
    吳病在didu這南城混跡了也有一段時間了,平常時他寧愿去偷去搶也不愿在這街上行乞的,不過這樣的結果自然是每次如果一不小心便會被打的鼻青臉腫。而今妹妹吳恙卻是病了,受了幾頓打的吳病沒辦法只好第一次算得真正意義上來到路邊行乞。
    身在這南城,吳病自然是這著名的南點軍校熟悉異常了,做夢他都想著如果自己是其中一員那該有多好。這或許只是吳病的一種奢望,但誰又能說這不是一種希望呢?
    “呵呵,想當將軍?不錯不錯!”聽得吳病的回答,黑布衣忍不住露出些笑意。
    “我不是在瞎說,我說的是認真的!”看著黑布衣的樣子,吳病還以為他在笑話自己,一臉認真的道。
    “我沒有懷疑你的意思,我只是佩服你而今就有了如此想法。想當初我想你這般大時,只是想著如何做好一名士兵,確是不如你!”黑布衣似乎有些自嘲的搖了搖頭,其實他說的也不全是,當初他從軍或許只是為了夏虹月影的一句話,但何曾又不是包含了一種yu與武侯試比肩的意思呢?
    “大哥,你說的也沒錯,想成為一名將軍首先就要成為一名好士兵。你們肯定知道布衣將軍吧,我最佩服的就是他了,兩年前就是因為他,我千辛萬苦來到了didu,想在他麾下當名小兵。卻沒想我來到didu時,布衣將軍已經去了法蘭,我也就與之失之交臂了。后來我本想也去往法蘭的,結果在didu我又結識了如今的妹妹無恙,因而也就在這耽擱了這么久!”吳病卻是不知其實他眼前之人就是他嘴里的布衣將軍,話語中帶著些惋惜和遺憾,看得出他對嘴里的布衣將軍是異常佩服的。
    “噢?布衣將軍?”珍蘭聞言忍不住看了眼黑布衣,出言道,她倒是未曾想眼前這明名叫吳病的少年最佩服居然就是黑布衣。
    “對,就是布衣將軍。前些ri子我聽聞因為此次的軍演閱兵,他也是來到了didu,這一次我一定要找機會,看看傳聞中的布衣將軍到底是如何一副摸樣!”吳病握緊著手,臉上有些期待,眼神中有些興奮,一時間似乎都暫時忘卻了自身饑餓。
    qid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plt;/&pgt;&plt;&pgt;qid閱讀。&plt;/&pgt;
    第八十二章小兵吳病
    nbsp;“吳病,那你說說你想象中的布衣將軍會是怎么一副摸樣呢?”來到didu,少了許多當初逸城那般輕松閑意,雖有上官不棄和黑布衣陪著,didu的氛圍也還是讓珍蘭感覺有些壓抑。今天碰巧遇上吳病這么個看起來非常有意思,且對黑布衣很是佩服的小家伙,珍蘭也是忍不住打開了話茬。
    “這怎么說呢?”吳病聞言臉上露出一副思索的表情,想了想道:“布衣將軍定是高大威猛,英勇無比,騎一匹高頭大馬,手拿一柄長槍,在敵陣中殺進殺出不在話下。而且布衣將軍定是能武尚文,智謀出眾!”
    自己是這樣的么?聽到吳病的話語,黑布衣臉上流露些笑意,說起來他也算不上高大,卻沒想被形容成了這樣。當然吳病未曾見過黑布衣這般形容也是正常,好歹他沒說自己心中的布衣將軍長著三頭六臂什么的。
    “那你說說,我像你嘴里的布衣將軍么?”對于吳病,黑布衣也是有些欣賞之意,況且聽其所言兩年多前,他還是專程為了自己才會來到didu。既是如此,現在能夠相逢便是有緣,黑布衣也不想隱瞞什么。
    “你?”吳病聞言,從自己的遐想中回過神來,黑布衣給他的是一種文弱的感覺,但是無形中又有一股逼人的氣勢。心里頭吳病自然不可能將眼前之人和自己嘴里的布衣將軍聯系在一起的,不過黑布衣既然這么問了他倒也是沒急著否定,反倒是上上下下認真打量了一番黑布衣。
    說時遲那時快,吳病一拳向黑布衣打了過來,雖說他此時腹中無物身上還帶著些未愈的傷勢,但摸爬滾打這么多ri子了,吳病這一拳的力道可是著實不輕。
    “呀!”珍蘭可是被吳病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不由驚呼出來,她倒是未曾想到吳病居然會莫名其妙的就將拳頭揮向黑布衣。
    面對吳病的拳頭,黑布衣臉上的笑意倒是更濃了,雖說吳病動作很快,但看著他眼里就顯得笨拙異常了,若是想躲輕易就能躲開。不過此時黑布衣自然沒有躲開的意思,也未見其有什么動作,吳病的拳頭卻被他的手擋住了,續而被緊緊的握住。
    “你?有點像!”黑布衣手微微用力,讓得吳病的一張臉都憋得有些紅,不過他也是沒有求饒,異常艱難地吐出這幾個字眼。
    “布衣,好啦,好啦,你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見識啦!”眼見吳病嘴角微微抽搐,卻仍是一臉倔強的樣子,珍蘭又忍不住對其有些同情,見得黑布衣沒事,她也就放下了心來。
    “既然你想到我麾下做一名小兵,那么如今我便給你這么一個機會。”黑布衣邊說著邊松開了自己的手,他倒是不怎么在乎吳病的出身。單只為了吳病有個做將軍的夢想,黑布衣便愿給他這個機會,更何況說起來他和自己似乎還和自己有那么些因果關系。
    “我才不是小孩呢,馬上就要十五歲了!你真的就是布衣將軍?”吳病揉了揉有些發痛的手,對于珍蘭稱呼他為小孩似乎有些不滿。不過吳病的注意力更多的自然是放在了黑布衣身上,先前他也是聽得珍蘭稱其為布衣,現如今黑布衣自己又這么說,讓他心里不由有些疑惑,難道眼前之人真是布衣將軍么?
    “無須騙你,來到我的麾下你自己就知道了!”看著吳病仍是有些不信的樣子,黑布衣卻沒有氣惱,平淡的道。
    “好,我信你!我一定會在布衣將軍的麾下當好一名小兵的。先前是我魯莽了,你的反應倒真是迅速!”雖說吳病基本信了黑布衣的話語,不過心里還是有些疑慮的,因而雖有些喜悅卻也沒有太過于興奮,先前他之所以出拳,也心存了一點試一試黑布衣的意思。
    “別忘了你做將軍的夢想,說白了我其實也只是普通一個人,你也無須佩服我什么,或許有一天你將超越我!”為了打消吳病殘存的些許疑慮,黑布衣干脆掏出了自己的將軍令,心里頭他對于這吳病評價還是蠻高的,誰能說這南城路邊的乞兒,不會有一天成為一名威名遠播的將軍呢?
    “是,將軍,吳病定不會忘記自己的夢想!不過現在卻是需要照顧好我患病的妹妹,恐怕一時難以投奔將軍的麾下了!”見得黑布衣拿出了將軍令,吳病基本上也是確定了,心里頭忍不住喜悅和興奮,不過想著自己的妹妹,他眉頭不由皺了起來。雖然吳病很想投于黑布衣的麾下,如今卻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妹妹,猶豫了一番他還是將心里頭的話語說了出來。
    經過吳病的解釋,黑布衣和珍蘭也是明白其實他妹妹也不是患上了什么重病,只是因為朝不保夕的,再加上瘦弱的身子染了些許風寒,因而也就病倒了。病雖不是什么大病,可是吳病自然是沒有錢為自己的妹妹醫治,雖說兩人不是親兄妹卻更似親兄妹,吳恙也是因為這才取了現在的這個名字,不過私底下吳病更喜歡稱呼她為丫頭。
    “要不我們陪吳病一同去看望下他妹妹吧!”聽得吳病的講訴,珍蘭拉了拉黑布衣的手道,對于這相依為命的兩兄妹她倒是很想見上一見。對于吳病關鍵時刻仍是心懷著自己的妹妹,珍蘭也很是贊賞。
    “正有此意!”黑布衣原本是想著去見一見沃爾頓的,某種意義上來說沃爾頓也幾乎就是他姐夫了。不過剛到didu沒見著夏虹月影之后,黑布衣便先去角斗士學院見了沃爾頓一面,也將姐姐的話語傳達了給他。沃爾頓當時只是默默的出神,或許是想起了范思婷吧,或許他心里憋著許多話吧,但是那時他卻是沒有和黑布衣多說什么。因而隔了這么些時ri后,既然閑來無事,便有了黑布衣的今ri之行。
    不過想著自己去見姐夫沃爾頓其實也沒什么要緊的事,珍蘭又這么說,黑布衣便暫時打消了心里的原本的念頭,反正自己還要在didu呆些時ri也不急于這么一時。現在的黑布衣或許根本沒有想到自己再次面對沃爾頓之時,是怎么樣一番場景!
    第八十三章貧民區
    nbsp;didu的南城有一片特殊的區域,被稱之為貧民區。didu羅蘭是繁華鼎盛,但是貧富差距也是異常的巨大,正可謂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近年來加上貴族們對土地的兼并,使得越來越多勞動人民失去了賴以生存耕作的田地,涌入了城市。
    原本英明的愷恩大帝,困居didu十余年似乎也失去了當年的那種銳氣,那種進取之心,仍沉浸于didu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中。富人越來越富,貴族地位尊貴,手掌良田無數,而窮苦人民甚至還解決不了溫飽問題,更不論那些活著還比不上富貴人家一條狗的奴隸、苦力們了,繁華鼎盛的外表之下有隱藏了多少東西呢?
    跟隨著吳病,黑布衣和珍蘭來到了didu南城的一片貧民區,目之所及到處都是些殘破的建筑,時不時能看到一些衣不掩體的兒童們,灰暗似乎構成了這里的主基調。而離這不遠就是didu規模最大的圓形角斗場,角斗場中的富貴人家能想象的到這貧民區中破敗的場景么?若是身處其間,他們還會覺得這是他們所熟悉的didu么?
    “布衣,為何同在didu,有些地方宛如天堂,而有些地方卻宛如地獄,被所有人遺忘和遺棄呢?”對于眼前的種種感慨最深的算是珍蘭了,黑布衣雖心頭有些觸動,不過他畢竟是見識過太多東西,類似情景他經歷過的也太多了。而珍蘭前些ri子隨同黑布衣去到didu北城所見場景完全和眼前的這一切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時之間她感覺有些接受不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月影相伴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