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其他小說 > 月影相伴 > 月影相伴第13部分閱讀

月影相伴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布衣和珍蘭都可以算得上是她的親人,骨子里對于他們兩人機緣巧合之下能夠走到一起范思婷是異常高興和欣慰的,出于女人間的了解和直覺,范思婷知道珍蘭是動了些真心,不過她對黑布衣又有些擔心,滿腦子都是夏虹月影的他心里真的有珍蘭嘛,真的會接受珍蘭?如果黑布衣心里沒有珍蘭,范思婷情愿珍蘭與黑布衣分開,也不愿珍蘭越陷越深,最終不能自拔,那種痛苦的感覺她深有體會,因而不愿讓珍蘭也嘗試一遍。
    上官不離的臉也突然間冷了下來,有些審視的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看著黑布衣,她xg子率真,自然也是少了許多顧忌,帶著些怒氣和不滿道:“對啊,珍蘭,既然思婷姐姐都如此說了,那么今天我們干脆趁著這個機會一次xg問個清楚,弄個明白!”
    “癡情女子負心郎,多情總被無情傷!珍蘭,你可要考慮清楚啦!”上官不棄也是點了點頭,唯余下青靜在那左看看右看看,此時她也不知說些什么,因而也是乖巧的沒有選擇胡亂出口。
    “我,我……”黑布衣握了握拳頭,很想給出一句肯定的回答,給出一句堅定的承諾,但是話語終了,唯余下沉默,一時間氣氛靜寂的可怕。
    注視著黑布衣,珍蘭忍不住用手撫摸著黑布衣的臉龐,雖然他似乎有那么一絲躲閃,但是珍蘭仍就是那么的義無反顧。珍蘭清楚或許黑布衣心里有那么一絲自己的影子,但是自己終究沒有真正走進他的內心,不過就算是只有那么一絲影子也足夠了,相伴相依,生死與共,珍蘭相信終有一天黑布衣的內心會有完整的自己,而不只是那么一絲影子。
    臉sè的神情不斷變幻著,一時間有些復雜難辨,最終珍蘭還是咬著牙搖了搖頭道:“不要說了,也不要問了。我不想知道,我也不愿知道,我只知道我喜歡相伴在他身側,這是我自己的決定,我不悔!”
    “我不悔!”堅定的三個字在似乎重重的在眾人的心中回蕩著,珍蘭不想讓黑布衣為難,她也不想讓黑布衣回答,她害怕自己可能會有些承受不住,更怕自己會因此而有些后悔。
    “我不負!”將珍蘭樓價在懷里,黑布衣感覺自己堅強的心有那么一點柔弱有那么一些松動,不敢承諾太多,因為他害怕自己完成不了那么多承諾,但是他又不能不許下承諾,這也是他內心的許下的承諾。一個男人若是連這點底氣這點勇氣都沒有,那么如何配得上頂天立地四個字,如何有資格在那說著自己要擁有一顆野心,害怕可以有,但是不能成為我們退縮的借口,青chun年少,擁有一顆野心,我們當勇往直前無所畏懼!
    “記得你自己說過的話,許下的承諾!”范思婷看著黑布衣點了點頭,雖然還是有那么絲絲的擔憂,不過許多事都不可能是盡善盡美的,她只是提醒了黑布衣一下,便沒再多言語。
    “我不敢忘,我也不會忘!”
    這條路或許真的難走,但是有一人能堅定的陪伴在身側,相珍相依,縱使路途再如何遙遠和艱難又有何懼!再回首,一路上的點點滴滴或許會成為最美好的回憶!“我不悔”,“我不負”珍蘭和黑布衣兩人的話語或許有些簡白,不過話語中的意思他們彼此定是能懂,或許他們還要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兩人的關系無疑又更近了一步。
    一步,再一步,兩人一路走來,關系也不知不覺悄然發生著變化,或許連他們自己此時也不能夠真正弄清自己的內心,但是黑布衣和珍蘭知道他們會就這樣一步步走下去,有一天他們終究會弄明白自己的內心,那一天或許很近或許也很遠!
    第四十五章畫舫
    nbsp;三天光y轉瞬就過去了,這三天時間里黑布衣除了陪著范思婷說說話外便是帶著珍蘭、青靜等人將熟悉又陌生的逸城逛上了一逛。逸城還是那個逸城,不過不知為何黑布衣已經很難將如今的逸城與記憶中的那個逸城聯系在一起了,也不知是不是錯覺,如今的逸城給他一種極其陌生和不適的感覺。
    艾雪萊生ri夜宴就是在今晚舉辦的,天空明月高掛星空燦爛,美人河一片燈火輝煌,黑布衣等人也根據請帖上的提示來到了美人河畔一處停靠船只的地方。
    此時這里已經被人為的隔離開一塊區域,靠近河岸停著幾十艘畫舫,每膄大約能乘坐幾十人,有一條通道直通向畫舫所在的位置。不過為了防范不明人士的闖入,通道口處和畫舫之上均有不記人在對來客的請帖和身份進行著確認。
    “請問諸位可有請帖?如果有還望諸位出示一下請帖,免得小的難做!”
    通道口處,黑布衣等人被攔了下來。那小廝看了看黑布衣似乎覺得有些眼熟不過卻并沒有辨認出來,而珍蘭等人則是眼生的很,據他所知逸城的名流中似乎也沒有這幾個人的身影,而范思婷則正處于黑布衣的身后,那小廝一時也沒有在意。不過出于謹慎,他還有面帶恭敬之sè的詢問了一句。
    “請帖!”珍蘭聞言將手中的請帖遞了上去,其實先前黑布衣對這裝飾jg美的請帖并沒怎么在意,看了一遍后想到那討厭的艾美人,便想隨手丟了,不過還是被珍蘭阻攔了下來,而請帖自然也是到了珍蘭的手中。
    “失敬,失敬,原來是范思婷小姐來啦,我家大人若是得知了范小姐能夠賞臉光臨,一定會異常喜悅的!”看了看請帖,那小廝沒怎么在意珍蘭,而是向布衣身后瞧了瞧,終于注意到了范思婷,一臉恭敬敬畏的道。
    “我們進去吧。”沒有去理會那小廝,范思婷出言道,然后便邁步跟著黑布衣走向了那畫舫。
    “可是……”看著范思婷等人就這么走進了通道,那小廝好像才回過神來,出言似乎想阻止什么,不過卻被身旁的另外一名小廝給打斷了話語。
    “王二,我說你拉著我干嘛啊,難道你不知道一張請帖最多只能讓兩個人上船,況且先前除了思婷小姐以外其他人的身份我還沒好好詢問一番呢。到時如果發生什么意外,上面怪罪下來,那可如何是好!”看著阻攔自己的王二,李二有些埋怨懊惱,看著范思婷等人已經快接近畫舫了,心頭更顯有些焦急。
    “我說李二,說你二你還真是二啊!你難道沒有注意到為首的那位青年男子?這幾天關于他回逸城的消息可是傳得紛紛揚揚,沒想到你居然連他都沒認出來,若是一不小心得罪了他我看你到時如何收場!”李二看著完全不明所以的王二,沒好氣的道。
    “他?什么!難道你是他就是布衣將軍?怪不得我說先前看著怎么那么熟悉呢!”拍了拍胸口,王二有些后怕,也暗自慶幸自己沒做出什么出格的舉動,不然還真可能吃不了兜著走。
    “那位布衣將軍可是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人,逸城的可是不少人吃過他的虧啊,偏偏他名頭又來的嚇人,后來那些個公子哥也只好自認倒霉了,哪敢去找他麻煩!”
    “誰說不是呢,我可是清楚的記得好幾回艾大少爺被他教訓得鼻青臉腫的,回來后又把怒氣撒到我們頭上。依我看啊,那些個公子哥也還真就是欠收拾!”
    “慎言,慎言,李二,你別老還是這么二行不?”
    對于后面兩小廝彼此間的竊竊私語,黑布衣等人自己沒有心思去理會,徑直來到了河岸邊的一艘畫舫前。
    “哎呀,原來是思婷小姐和布衣將軍,快請快請,兩位能來,真是萬分榮幸,萬分榮幸啊!”
    畫舫上的人穿著的服飾要比先前的兩名小廝華麗的多了,一負責接待工作的微胖中年人一眼就將范思婷和黑布衣認了出來,忙恭敬熱情的打起了招呼。對于珍蘭等人他雖然也很是眼生,不過他也沒有多問,多這幾天發生的一些事他還是有些耳聞的,明白珍蘭等人與黑布衣和范思婷關系不淺,禮貌的沖她們點了點頭。雖然規定了一張請帖最多只能讓兩個人參加夜宴,不過凡事總有例外的,規矩既然是人定的那自然也可以由人來打破,關鍵就看這人有沒有這個實力罷了。
    懶得去理會這中年人是真恭敬還是假熱情,黑布衣二話不說登上了畫舫,而范思婷則沖著那中年人微微點了下頭,算是禮節xg的打了下招呼。
    “開船嘍!”雖然此時這艘畫舫上只有范思婷等五人,不過那中年人卻沒有再多做停留,也沒有讓其他人登上畫舫,大聲吆喝一聲,畫舫便離開河岸向著某一方向而去。
    隨著畫舫的前行,眾人的視線也變得開闊了許多,不再是只能看到原先河岸處那一塊區域了。夜晚的美人河看起來完全和白天不一樣,美人河上許多畫舫游船來來往往,樂曲聲歡鬧聲不斷從四周傳來,依稀能看到許多游船上舞姬那妙曼的舞姿,聽到歌姬那優美的曲音。
    “這美人河夜晚可真熱鬧啊,我感覺比白天的逸蘭溪都勝上了一分。”青靜像個好奇寶寶似的這里看看,那里瞧瞧,一雙眼睛似乎都有些用不過來了。
    “是啊,當初在煙雨樓上看下來美人河是那么一番美麗難忘的場景。如今身在這畫舫里,親身體會又是另外一種感覺,無形中就讓人忘卻了許多東西,讓人不經意間就有些沉醉于其間。”看到的和身臨其境是完全不同的一回事,上官不離神sè有些沉醉,都有些分不清自己此時究竟是身處何地了。
    “美人歌舞幾時休!”不棄姐姐我終于有那么些那么你當初說的那些話時什么意思了,似乎回想起一行人還未到逸城時的一些對話,現在又親身體會了一番美人河,青靜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那些話,哪些話啊?我怎么都有些記不得了。”上官不離卻是有些疑惑,不知青靜在說些什么。
    “就是,就是。”青靜努力回想著,奈何她也有些記不真切了,只是對其中的那么一兩句印象極其深刻而已。
    “不棄,你說說。這幾天都有些忘乎所以了,哪還能記得那么多啊!”見到青靜這副樣子,上官不離也不抱什么希望了,想著不棄不就在身邊嘛,干脆詢問了起來。
    “哎,歌舞喧囂,游人沉醉,我不想說。”上官不棄卻是微微搖了搖頭,夢幻般的美人河只讓她感到嘆息,此時她心情也有些復雜,并不愿多言。
    “城外蘭茵樓外樓,美人歌舞幾時休!山河破碎宛不覺,比倫渡海猶未知。暖風熏得游人醉,醉生夢死空安逸。繁華落盡人安在,夢醒時分淚長流!”黑布衣觀看著夜幕下的美人河,看著這黑夜里逸城最出名的尋歡作樂之處,心中也是頗有感慨,對上官不棄曾說過的詩句他仍是記憶猶新。看著上官不棄沒有多說話的意思,黑布衣站起身來到船頭,讓自己的視野變得更加開闊,一字不漏的將詩句重復了一遍。
    當初聽時,還覺得沒什么,此時眾人親臨美人和那又是另外一番感受了,沉醉,沉醉,何時方能夢醒,而夢醒時分又是怎樣一番場景,想著想著無端讓人感到一絲愁緒。
    “尋歡作樂的人們哪里會想得到法蘭還有那么多人此時正生活在疾苦之中呢?哎,不過我們此刻不也正是如此嘛,同一片天空下有多少人只是漠視著比他們生活更加疾苦的那些人。或許對某些人來說,逸城確實像一個天堂,充滿了美好的事物,但是那只是表面上看起來像罷了,實際上哪里又能真正的被稱為天堂呢,最美好的東西只存在于我們的心中罷了!”一時被勾起了話題,范思婷看著繁華的逸城,讓人沉醉的美人河,聯想起整個法蘭,當然或許她還想到了更多東西,卻不是外人能夠輕易知道的了。
    “姐姐,或許我們很難改變什么,但是我們首先需要的是改變自己,如果那些人自己都不愿改變,那么我們做的再多又有何用呢?你時常資助那些窮苦的人們,但是他們之中真正又多少人做出了改變呢,大多數人只是想從你這獲得更大的資助,如此不勞而獲他們永遠不會懂得有些東西需必須要靠自己的雙手去獲得!”看著范思婷悲天憫人的摸樣,黑布衣沒來由的有些氣惱,他知道姐姐心地善良,但是有些事不是光靠一些幫助就能解決的,授之于魚,不若授之于漁。
    “姐姐,其實我也不是反對,我只是……”看著范思婷的樣子黑布衣又有些心疼,怕她會誤解,黑布衣忍不住又加了一句。
    “我懂,可是我又不懂!”范思婷搖了搖頭,示意黑布衣不要多少,或許她其實什么都懂得,但是她又似乎什么都不懂,否則當初她又如何會和沃爾頓走到一起呢?
    第四十六章仙女湖
    nbsp;“思婷姐姐,我們這是要去哪啊!”畫舫漸行漸遠,不知不覺已經出了逸城,美人河也顯得寧靜了許多,天空不知何時飄起了細細的雨絲,是雨絲又不似雨絲。
    “青靜,看這畫舫行進的方向和現在所處的位置,我們很快就要到仙女湖了。”一直默默觀察著四周的范思婷出言回答道。不遠處還有著同樣幾艘這樣的畫舫在行進著,看起來也是接送賓客的。
    “仙女湖?噢,我知道啦,就是傳說中艾姬身穿霓裳羽衣,舞動仙曲,飛升九天的那個仙女湖吧!”本來有些迷惑的青靜聽范思婷這么一說瞬間明白了過來,無端間變得有些雀躍和興奮,小丫頭的腦子還是極其聰明的,許多東西一點就透。
    “不過也怪不得艾家會選在仙女湖舉辦夜宴,除卻其他一些原因外,和艾雪萊本身也有些關系,這也就不難想象為什么雪萊那么迫切想得到霓裳羽衣了!”看著前方不遠處的仙女湖隱隱約約傳來的燈火,范思婷點了點頭,雖然她先前并沒有多問,也并不清楚艾家的打算,請帖上只簡單提到了畫舫的所在之地,不過范思婷看起來似乎對目前的情況并沒怎么意外,一切在她看來仿佛理所當然。
    “艾雪萊美則美矣,不過還是缺少了許多東西,看起來讓人覺得徒有其表,少了許多內在的韻味,也不知為啥逸城這么多人將她比喻成艾姬的化身,把她捧成逸城的明珠。”黑布衣搖了搖頭,對于艾雪萊他說不上討厭,不過也遠談不上喜歡。但是黑布衣內心里也不得不承認艾雪萊的美艷,不過那種美艷讓人覺得太過于流露在外表了,就好像如今這個逸城給他的感覺一般,明明是那么熟悉卻又是那么的陌生和不適。
    “我覺得那個艾雪萊還比不上思婷姐姐和珍蘭姐姐呢!憑什么人們說她是艾姬的化身,逸城的明珠啊!”青靜聞言瞬間有些不滿,對于陌生的艾雪萊她自然沒多少好感,況且實際上她說的也有些道理。
    “你呀你,你這小丫頭就知道討人歡喜。”范思婷笑罵了一句,雖然她對這些不在乎,不過聽青靜這么說心里還是十分喜悅的。
    “其實啊,艾雪萊正是在仙女湖上出生的,她出生那天相傳就是當年艾姬留下訣別語,跳入逸蘭溪的ri子。而雪萊的母親那一ri忽然很想去看看仙女湖,看看傳言艾姬在此飛升九天的仙女湖。”
    “于是雪萊母親艾依萊在家人的陪伴下便乘舟來到仙女湖,那時正是傍晚時分,夕陽西下,仙女湖在夕陽的渲染下顯得格外的迷人。黑夜即將來臨之際,天空忽然飄起了細細的雨水,但奇怪的是那若有若無的雨水只是籠罩艾依萊所乘之船的那一小片區域,聽說當時很多人都見證了這一幕,不過最后還是眾說紛紜,沒有多少人能夠清楚當時確切的情況是什么。”
    看著越來越近的仙女湖,看著不遠處那依稀勾勒出一艘燈火通明體型龐大的游輪,感受著此時有些不真實的雨絲,范思婷出言道。時間似乎都在此刻短暫的發生了錯亂,讓人難辨身處何地,不知今是何年!
    “那后來艾雪萊就在仙女湖出生啦?”雖然明知道今天是艾雪萊生ri,但青靜還是有些不確信,出言詢問道。
    “后來啊,在艾依萊頭頂的天空上,那絲絲細雨居然變成了點點雪花,不過離奇的是那些雪花能看到卻又感覺不到,甚至除了艾依萊外都極少人有說自己當時看到了雪花。夏ri里出現出現這樣一番情景是多么讓人不可思議啊,點點雪花略一靠近艾依萊便消失了,仿佛融入了她的身體,本已懷胎十月的艾依萊感覺自己似乎有那么些異樣,緊接著沒過多久艾雪萊便出生了。”
    “據說當年艾姬是在冬ri所生,出生時雪花多多,因而許多人認為艾雪萊擁有著艾姬的一些氣息,那些不怎么真實的點點雪花其實是艾姬所化,也正因為此艾雪萊有了現在這個名字!”
    “停停停!什么,思婷姐姐,你的意思難道說現在這個艾家就是當年艾姬所在的那個艾家?”雖然一直對如今逸城的艾家有些疑惑,不過這幾天一直游逛玩耍,上官不離也就并沒放在了心上,此刻范思婷忽然說了起來,瞬間勾起了上官不離心里的納悶和疑問。
    “現在逸城的艾家的確是和幾百年前的艾姬有些關聯,不過到底有什么關聯又不是十分的清楚,反正在外人看來他們算得上是艾姬的后人。不過許多年前,在逸城很多姓“艾”的人都會自稱是艾姬的后人,真真假假也沒人能夠真正弄得清。不過現如今這個艾家祖輩似乎還真一直生活在逸城,也不知他們用了什么手段,后來逸城罕見有人再敢自稱是艾姬的后人了,許多艾姓人士要不加入了艾家要不就此銷聲匿跡,如今艾家算得上逸城的一霸。”
    “嘻嘻,那布衣哥哥豈不也是一霸,而且還更霸道,要不艾家那三人見了他也不會一番忌憚畏懼的樣子。”眼睛滴溜溜一轉,目光落到黑布衣身上,青靜其實心里十分好奇。黑布衣不用說了,他是羅蘭帝國的將軍,不過卻是有名無權,也不知為啥那么多人畏懼他,而范思婷看起來就如同一位和善親切的鄰家大姐,不過短短的幾天接觸青靜也覺察出了范思婷的一些不簡單。好奇,真是太好奇了,思婷姐姐和布衣哥哥肯定還有更多有趣的事情沒有告訴我,青靜只覺得自己心里癢癢的難受,真想一下子什么都知道。可是如果什么都知道那不就失去了許多的樂趣,心癢癢的青靜旋即又想到,當然她同時也是在安慰著自己,因為她也沒少撒著嬌耍著賴皮去詢問過范思婷和黑布衣,不過結果嘛那自然是可想而知了。
    “你呀,就是個鬼靈jg。不過你這么說也不算錯,你布衣哥哥還真能稱的上逸城一霸,碰上個不怕死的不要命的誰能不害怕啊,我以前呀也不知為他擔心受怕了多少次,不知道cāo碎了多少心。不過還好布衣這小子一直以來都能夠逢兇化吉,沒出現什么大的意外,讓我有時也只好由著他去了!”范思婷似乎此刻心情不錯,因而話也說了許多,帶著些惱意看了看黑布衣。
    “姐姐,我們先別說這些了。看起來我們的目的地要到了,今晚的夜宴看起來也將會非常jg彩和有趣啊!”被范思婷揭著自己的短,和過往一些事,黑布衣雖然沒什么異議不過也是覺得有那么絲尷尬,看著越來越清晰出現在視野中的巨大游船,忙轉移開大伙的注意力。
    “天哪,和這艘游船相比,我們現在乘坐的畫舫就如同簡陋的小木舟一般。害得我先前還以為這畫舫已經算得上裝飾jg美,別具匠心了。依我看啊這游船比你從比倫那獲得的那艘戰利品海船都要勝上幾分。真是讓人難以想象,不過這么一艘游輪要耗費多少人力物力啊,看起來有些鋪張浪費了,有些時候人和人真是不能相比啊!”隨著不斷的靠近,已經能看到許多賓客在游輪上走動了,看來不少人已經先黑布衣等人一步登上了游輪。上官不離看了看黑布衣,然后目光就完全被游輪吸引住了,估計她此時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登上游輪了。
    “布衣,我,我有些害怕!”雖然珍蘭先前已經多次想象過夜宴的盛大奢華,想象過夜宴可能會發生的一些情況,并且告誡自己只要努力做好自己就行了,一切都是過眼云煙不必在乎。不過當真正踏上這游輪是珍蘭還是忍不住心里有些發顫和不適,有一種想要逃離回避的感覺,于是忍不住又與黑布衣挨近了些,話語中帶著種擔憂和緊張。
    “沒事的,有我在!”黑布衣一臉自信平靜的樣子,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沒什么難夠難得倒他,雖然實際上他也是僅有的幾次參加過這種盛大的宴會,而且骨子里還有些厭惡和回避。
    “嗯,現在好多啦!”自我調節了一番,看著黑布衣關切、平靜又自信的樣子,珍蘭淺笑著,感覺現在舒服了不少,也逐漸有了那么些適應。
    “哈哈,思婷,真的是你,我就知道你肯定會來的!剛剛遠遠的一瞥我便確認是你了,如今走近一看果然沒錯,真的是你!”前腳剛踏上游輪,還沒來得及好好的仔細的打量一番這是奢華的游輪,艾美人那有些令人討厭的臉便又在黑布衣等人的視線中出現了。
    雖然艾美人給黑布衣教訓的次數連他自己都有些記不清了,不過他似乎還是有些不長記xg,看到范思婷也不管她會不會理會自己,艾美人就忍不住想湊上來說上那么兩句。
    “哎,這游輪上居然還有這么多蒼蠅,真是讓人厭煩。不想吃苦頭的話就快點從我面前消失,否則,哼哼!”畢竟是要艾雪萊的生ri夜宴上,黑布衣自然要給她一些面子了。因而黑布衣也不想一開始就惹出什么風波和沖突,只是有些厭惡的出言讓艾美人離開,從自己的視線里消失!
    qid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plt;/&pgt;&plt;&pgt;qid閱讀。&plt;/&pgt;;
    第四十七章話語交鋒
    nbsp;“哈哈,布衣將軍何必如此見外,我兒只是仰慕思婷小姐罷了,正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本就是人之常情嘛!”先前艾川剛好看到艾美人向這邊走來,本來他也沒怎么在意,不過隨之他就看到了范思婷等人。看到范思婷艾川自然有些喜悅,不過當視線中出現黑布衣時他眉頭又忍不住皺了皺。
    對于黑布衣艾川其實心里并不是十分重視的,他印象里黑布衣更多的許多年前那個流露街頭一無是處的小乞丐而已。雖然如今艾川對黑布衣的看法發生了一些變化,不過他骨子里仍是有些看不起黑布衣的,若不是黑布衣遇到了范思婷并被其收留了下來,這小子早就餓死街頭了也說不定,哪容他今時今ri這么囂張,一個狐假虎威的小子罷了,哪可能有那么大的能耐立下赫赫戰功!
    “哎呀,原來艾老爺子啊,沒想到您老還健在啊!我姐她是懶得理會某些討厭的家伙,不過我呢卻是見不得某些人有事沒事就來sāo擾我姐,誰敢欺負我姐,我跟誰拼命!”也不管艾川樂不樂意,黑布衣一臉熱情的上前緊緊的握住他的手,仿佛很熟悉親密的樣子。不過說著說著黑布衣臉sè逐漸變冷,有一絲厲sè閃過。顯然范思婷在黑布衣心中占據著極其重要的位置,兩人雖沒什么血緣關系卻有著濃厚的親情。當年黑布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范思婷和沃爾頓依依不舍但又無可奈何的分離,想做什么卻又什么也做不了。或許也不是什么都做不了,只是當時黑布衣覺得做與不做似乎沒什么區別,有些事情不是區區的他能夠改變的,于是他心里有些退縮了,雖然他明白姐姐和姐夫的被迫分離與他無關,但是后來黑布衣還是一直深深的自責和愧疚,用他自己的話來說他居然就那么漠然的看著姐姐和沃爾頓揮淚離別。
    有些事做還是沒做或許很難改變事情的結果,但還是應該盡力去做,無關其他,只是為了讓自己不留下遺憾和愧疚,因為自己已經努力過了。一如當年自己居然就傻傻的聽從夏虹月影的勸說放任她回didu了,為何自己不試圖做點什么去挽留呢?雖然她嘴里告誡著自己不要沖動,不要因為她而白白丟了自己的xg命,若是沖動胡來她將恨自己一輩子,但是黑布衣清晰的記得夏虹月影雖然是笑著與自己告別,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回首間卻是有淚珠在空中飄落。
    每每回憶起來,黑布衣心里都不由感到陣陣絞痛,為何,為何當初自己就那么輕易的讓夏虹月影離去了,嘴里說著不在乎但她心里定是傷透了,而自己卻只是面無表情的注視著她離去,而后來又眼睜睜的看著姐姐和姐夫似乎在重演他和她的分離。
    黑布衣習慣xg的將痛苦和悲傷都藏在了內心深處,因而在某些人看來他顯得有些冷漠,更有些無情。也正是兩年前的分離讓黑布衣改變了許多,本來一直不茍言笑,冷漠近乎有些無情的他漸漸開始變得有些喜歡開玩笑,有些喜歡往人多熱鬧的地方湊,他一點一點的改變著。于是黑布衣能和范思婷彼此開開玩笑,彼此笑笑,度過那一天天難熬的ri子,而不只是范思婷一人在那說個不停,他卻只是偶爾笑笑算作是回應了,有些東西黑布衣已經不想單純的藏在心里了,有些事需要用行動去表明自己的態度。
    “哼,我身強體壯,年富力強,倒是勞煩布衣你多擔心了。我倒是希望你別不幸夭折才是,剛過易折,年輕氣盛說好聽了那是有沖勁,說難聽了那就是不知死活,做人啊還是低調些好。布衣,你啊,還是太年輕!”艾川好不容易抽出被黑布衣緊緊握住的手,臉憋的有些發紫,有些許怒氣浮現,不過表面上看起來他還是至少還是比較平靜的,擺出一副長輩的口吻教訓著黑布衣道。
    回憶被徒然打斷,黑布衣臉sè不由有些怒氣,本來他就與艾川不對付,說起話來自然也沒留什么情面,對于某些人他不可能做到虛偽的裝出一副笑臉去迎接。或許如同青靜所說的一般黑布衣很能裝,但是他又很不會裝,就算裝其實他裝的也不像。最初黑布衣只是為了裝出一臉開心的樣子去逗范思婷開心,雖然他明白姐姐肯定一眼就看著自己裝的很假,但是范思婷卻是不知為何笑得很燦爛,似乎真的被他逗樂了,久而久之黑布衣便習慣裝出開心的樣子,因而他不愿看到姐姐不開心,或許當初范思婷也是同黑布衣一樣的心思,姐弟兩就這樣度過了后來的一年半載,暫時將心中的傷痛和不開心忘卻。
    “是不是不知死活你說了不算,也輪不到你在這倚老賣老的胡說八道。我是年輕,這是你這個老家伙羨慕也羨慕不來的,低調我自然懂,但是我不會過分的低調。我倒是很好奇一向低調不顯山露水的艾家此番不知為何如此高調如此大張旗鼓的舉辦夜宴,這里似乎聚集了不少熟悉的面孔啊!”略微打量了下游輪上的賓客,黑布衣發現這里幾乎匯集了逸城所有的名流,而且還有許多人連他也未曾有見聞,不過既然能來此參加夜宴,那么這些人身份自然不會簡單到哪里去。
    “此番夜宴自然是為了替小女慶賀生辰,也借此緬懷一番先祖,當然順便也要讓大家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逸城還是有一個艾家的,免得時間久了被大家遺忘了,艾家雖然低調但是卻并不是說艾家不存在!”艾川也不知為什么要跟黑布衣這么個在他看來ru臭未干的小子斗氣,他想過轉身離開,但是他又不想就此離去。
    “好了,好了,一個老頭子,一個討厭鬼,我也沒興趣跟你們說話了。你們哪涼快哪待著去吧,總之快了從我們面前消失,恕不遠送,別在這打擾我們的好心情。”黑布衣一副主人的口吻打發著艾川和艾美人,真是語不氣人死不休,青靜和上官不離聞言已經有些忍不住笑了出來,讓得本就已經心情不佳的艾川更是憑空增添了許多怒氣。
    “你,你!真是豈有此理,我告訴你,這可是我們艾家的地方,誰走誰留還不你說了能夠算數的。信不信,信不信我現在就叫人把你丟到仙女湖里,雖然這樣會讓你臟了仙女湖。”一直憋了很久的艾美人終于有些忍耐不住了,或許因為周圍有許多人注視著,或許因為父親就在身側,他無端增添了許多膽sè,手指著黑布衣的鼻子道。
    “噢?要不你們試試?”黑布衣聞言臉上更多的笑容浮現,仿佛遇到了極其感興趣的事情,不過話語里的那絲冰冷卻是讓人不由的有些發顫。
    “哼,別以為有那么些小本事就真以為自己了不起啦。若不是沒有思婷小姐你也會有今ri?別以為我不知道,什么赫赫戰功,什么智勇雙全,若不是威斯大公背地里支持照顧著你,說不定你小子早就戰死沙場了,又哪來的那么多戰功會加到你頭上!”艾川一直不認為黑布衣的那些戰功那些成果是靠他自己獲得了,因為艾川根本不信黑布衣短短幾年里能取得常人甚至他自己都有些無法想象的成就,他理所當然的猜測黑布衣是獲得了某些人的支持,其中最可能的自然就是威斯大公了。而后來黑布衣看起來似乎有些灰溜溜的返回法蘭,也仿佛驗證了艾川心中的猜測。
    “布衣,既然這里不歡迎我們,我們還是走吧。”一直沒有說話的范思婷出言道,看著黑布衣和艾家父子話語越來越激烈,氣氛也越趨于緊張,生怕發生什么意外,她忙用自己的方式阻止著。
    “姐姐,既然來都來了,又何必急著走呢,他們難道還敢轟姐姐走不成!”黑布衣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似乎沒怎么將艾家父子放在心上。
    “我們倒是要看看誰敢對思婷小姐不敬,艾家主你似乎不怎么歡迎思婷小姐啊,若是讓……”黑布衣和艾家父子的話語交鋒也是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圍觀,聽黑布衣這么說圍觀的人群中本就有些按耐不住的幾人忙走上前來。這幾ri臉sè恭敬的向范思婷示意了下,不過面對艾家父子時又瞬間換了一個臉sè,他們的服飾華麗異常,看其用料居然是極其珍貴和稀少的上佳絲綢,這同時也說明他們的身份不簡單。
    “看,是威斯商會的人。”
    “哈哈,這下有好戲看啦!”
    “哼,思婷小姐豈是能夠隨意招惹的!哎,可惜,可惜我心中的女神居然已經心有所屬了,但是那人怎么可能配得上思婷小姐呢,可惜啊,真是可惜!”
    “別可惜了,再可惜也輪不到你!”
    “這黑布衣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說白了他就是個身份卑微的小人物而已!”
    “噓,小聲點,被聽到了就不好啦!”
    隨著場面的變化,人群中不少人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qid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plt;/&pgt;&plt;&pgt;qid閱讀。&plt;/&pgt;;
    第四十八章范朱公
    nbsp;看著威斯商會的幾人,艾川臉sè有些鐵青,逸城如果說還有什么勢力是讓艾不得不重視或者說忌憚的那么其中之一就是這威斯商會了,雖然這只是龐大的威斯商會在逸城小小的分支,但是這幾人所擁有的能量和所代表的的背景卻是牽扯極深。
    “哈哈,范朱公,范財神,你說笑了。我怎么可能會不歡迎思婷小姐呢?思婷小姐能夠光臨,在下是實在是榮幸之至,榮幸之至!犬子一時冒昧,還望思婷小姐不要見怪才是,我在這給思婷小姐賠禮道歉啦。”艾川怎么說也是經歷過風浪的人,他知道范思婷是自己得罪不起的,先前他也沒想到會將場面弄成現在這般,只是和黑布衣話語交鋒退認不得,使得現在情況變得有些尷尬。雖然不屑于黑布衣,不過艾川還是很想交好與范思婷的,黑布衣在他看來若是沒有了范思婷那根本就什么都不是,頂多能算得上厲害一些的武夫而已,這樣的人艾家多的去了。
    說到頭來,艾川雖然一直想拉近與范思婷的關系,但是因為黑布衣又一直與艾家不怎么對付,導致范思婷對于艾家一直都是一種不冷不熱的微妙態度。甚至有時艾川曾想過自己是不是該放低些身姿從而能夠交好與黑布衣,不過得到卻只是羞辱,這樣幾次后艾川便不再去嘗試,也拉不下臉再去嘗試了。
    “一點小事如何談得上怪罪呢?我只是不喜別人打擾,還望艾家主能夠明白!”看著微微彎了下腰,臉上笑容有些僵硬難看的艾川,范思婷也不想弄出更大的尷尬,拉了拉黑布衣示意他不要多言。
    “明白,明白。其實犬子,算了我也不便多說什么,只是希望思婷小姐也能明白我們其實并沒有什么惡意。美人,你還在這愣著干嘛?還不快回宴會廳去招呼客人!”艾川看著自小就受自己喜愛的艾美人還傻愣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月影相伴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