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其他小說 > 月影相伴 > 月影相伴第10部分閱讀

月影相伴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到。
    “珍蘭,我今天真是太高興了,不但見到了布衣,居然還見到了失散多年的你。當初我苦尋你無果,心里一直擔心異常,現在看到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慢慢從喜悅中恢復過來的范思婷又仔仔細細上上下下看了看珍蘭,道。
    “大姐姐,我這些年來也好想你,大姐姐對我的照顧和關懷我從來都沒有忘卻過。”珍蘭眼睛紅紅的,看著范思婷,道。
    “噢?”忽然范思婷眼睛注意到珍蘭發際的紅絲帶,臉上瞬間露出一種莫名的意味,眼中也發出些亮光,有些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黑布衣,讓得后者臉上露出了些許有些尷尬的笑容。
    “呵呵,如果不介意的話,你就和布衣一樣叫我姐姐吧,這樣更親近親切些,反正我們都是一家人嘛!”范思婷說著,露出耐人尋味的笑容看著珍蘭,特地在最后幾個字加重了聲音,似乎意有所指。
    “姐姐。”珍蘭依言道,不過覺察到范思婷那似乎帶著特殊意味打量著自己的目光,珍蘭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羞澀的低下頭,臉上出現些許緋紅。
    “嗯,般配,太般配了。珍蘭,你和布衣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布衣一定很喜歡,很心疼你,很愛護你,居然已經把這件東西都送給你了。”來回在黑布衣和珍蘭間看了看,范思婷臉上的笑容也變得更加燦爛了,喜悅之情溢于言表,用手輕輕觸碰了下珍蘭發際的紅絲帶,道。
    “姐姐?”珍蘭聽范思婷這么說,心里不知怎么的涌現出些許喜悅,不過更多的則是羞澀,當然還夾雜了一些疑惑看著范思婷,道。
    “噢?這小子當初送給你紅絲帶時是怎么說的?”看著珍蘭有些疑惑的看著自己,范思婷瞪了眼黑布衣,道。
    “他,他說紅絲帶是姐姐送給他的,對他很重要,希望我好好保管!”珍蘭想了想,如實回答道。
    范思婷聞言臉sè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帶著些小氣憤道:“哎,這小子也真是的,話也不說清楚,我當初希望的是他把這條紅絲帶送給讓他心動心愛的女子,這最重要的一點他居然都沒有和你說!”
    “啊!是,是嘛?”珍蘭聞言有些驚訝異常,心里又有些喜悅,眼睛忍不住偷偷看了看黑布衣,不過發現他似乎仍是一臉平靜的樣子,珍蘭也不知此時他是不是故意裝的。
    “那當然啦,不過雖然他沒說,現在你知道那也不算太晚。我這弟弟啊一旦下決定做了什么事輕易就不會后悔,既然他選擇了將這條紅絲帶送給了你,他的心意你應該明白,對吧,布衣!”目光注視著黑布衣,范思婷詢問道。
    “算,算是吧!”看著范思婷一臉你敢說不是我就要你好看的表情,黑布衣支支吾吾道。
    “什么算是吧,是就是,還這么遮遮掩掩的干什么,我告訴你珍蘭可是好女孩,你可不能……”顯然范思婷有些不滿意黑布衣的回答,開始嘮叨道。
    “姐姐,他的心意,我,我明白的,你就別在為難他了。”看著黑布衣有些為難的表情,珍蘭心里又那么一絲失落不過更多的則是不忍,忙阻止范思婷道。
    “哎,你小子是不是對她還是念念不忘。”似乎想起了什么,范思婷嘆了口氣道。
    黑布衣聞言心里一顫,有著莫名的傷痛浮現,不過還是如實回答道:“我從不曾忘!”
    “這又是何苦呢?有些東西放下了不是很好么!”范思婷聞言不知想起了什么,臉上浮現一些愁容道。
    “姐姐,你不也是如此么,既然放不下又何苦強迫自己放下呢?若是真的放下了,那時的自己還是真正的自己么?”黑布衣語氣平靜的道,卻是掩飾不住話語里的一些悲痛和堅定。
    第三十四章姐夫沃爾頓
    nbsp;“是啊,放不下,放不下,有些東西又怎么可能那么輕易的就能放下呢?算了,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說什么,我們姐弟兩都是命苦的人,哎!不過,現在有珍蘭陪伴著你我也欣慰多了,布衣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么就一定要好好待珍蘭!”范思婷先前或許是被勾起了某些回憶,表現的有些哀嘆,不過旋即看了看珍蘭,又極其認真的對黑布衣道。
    “姐姐,放心,我會的,我會好好待珍蘭的!”擦拭了一下范思婷的淚水,黑布衣目光注視著珍蘭,道。
    “我信!”看著黑布衣投來的目光,珍蘭與他對視著,沒有多言而只是把這兩個字堅定的說出口。
    “珍蘭,你知道布衣心里的那個她嘛?”看著珍蘭舉動似乎沒有太大的異常,范思婷試探著問道。
    “她?”聞言珍蘭先是一愣,不過旋即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點了點頭道:“我知道的,布衣和我說過了,不過我不想去理會這些,我現在只想單純的陪伴在布衣身邊,開心快樂就好!”
    “放心吧,布衣如果敢欺負,你敢對不起你,我肯定饒不了他的。”看著珍蘭似乎有些傷感,范思婷忙道。
    “思婷姐姐,你真漂亮,就好像畫卷中的仙女一樣。”看著范思婷、黑布衣和珍蘭三人似乎暫時停止了交談,早已等不及的青靜忙做出一副乖乖的樣子,討好的對范思婷道。青靜的小腦袋中可一直想著那些讓她眼花繚亂的漂亮衣服,自然她就想要討好范思婷了,況且她雖有幾分討好的意思但說的話也是出于真心實意,因為范思婷的確如同一個仙女般讓人著迷,而這個“初見”商鋪就宛如范思婷自己一個人的小世界一般,她就是這個小世界里的仙女。
    “她是青靜。”見狀黑布衣將青靜等三人都介紹了一遍。
    “青靜,嗯,樣子真可愛,待會姐姐給你選幾件衣服,好好幫我們可愛的小公主打扮一下。”青靜的那點小心思范思婷很快的就看了出來,范思婷帶著些笑意的摸了摸她的頭,道。
    “啊!真的!嘻嘻,思婷姐姐最好啦!”聽到范思婷的話,也顧不上還有其他三位好姐姐就在身旁,青靜瞬間就把“最好”這個詞匯送給了范思婷。
    “小翠,你先帶不離不棄姐妹和青靜去挑選幾件漂亮的衣服吧,我們隨后就到。”看著已經有些迫不及待,小孩心xg的青靜,范思婷笑了笑,道。
    “來來,站在一起再讓我好好看看。”一只手拉著黑布衣一只手拉著珍蘭,讓兩人靠近站在一起,范思婷后退了幾步,道。
    “姐姐,干什么啊!”看著范思婷站在那不斷打量著自己和珍蘭,與珍蘭十指相扣握著的黑布衣有些不自在道。
    “怎么啦,臭小子,讓姐姐好好看看都不行啦,誰叫你大半年都不來看看姐姐,而且珍蘭都沒說什么呢,你急啥!”范思婷裝作有些生氣道。
    “好,好吧!”聽著范思婷的話黑布衣也有些內疚,看著珍蘭只是帶著淺淺的笑容臉上還有些莫名的意味,自己覺得自己是有些扭扭捏捏的,這,這都算是什么事啊,于是他干脆將珍蘭往自己身邊拉了拉,道。
    “嗯,這樣就對了。布衣,除了你姐夫以外,你和珍蘭算的上是我最親近的人了,看到你們能在一起,姐姐真的好高興,好高興!”說著說著,不知忽然想起了什么,范思婷淚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
    “姐姐。”見此珍蘭忙出言安慰道。
    “沒事,我沒事,我只是一時高興,對,一時高興罷了!”范思婷有些掩飾的道。
    “姐姐,你是不是又想姐夫了,所以就把孤零零的讓自己一個人呆在這三樓!”對范思婷熟悉異常的黑布衣自然不會像珍蘭那么好騙,他皺了皺眉頭,道。
    “哎,如何能不想,如何能不念,也不知他現在如何,過得可好!布衣,你說,你說他會不會,會不會已經把我忘了。”雙手抱膝低著頭坐在軟凳上,此時的范思婷顯得異常的無助和迷茫,充滿了一種憂傷的味道,雖然明知道不可能,但她還是忍不住問黑布衣,道。
    “不會的,姐姐,不會的。沃爾頓你比我更熟悉,他怎么可能會把你遺忘了,就算他遺忘了全世界他也不會將你遺忘的。或許他現在過得異常艱苦,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他還活著,我會想辦法讓姐姐你和他盡快團聚的!”說著說著,黑布衣握緊了拳頭,想著身陷didu的姐夫沃爾頓,想著心里的那個她,咬著牙道。
    “嗯,我明白的,我不該懷疑,不該懷疑的,我會一直等著他的,我相信終有一天我能和他在一起,過著ziyou自在的生活!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擋我和沃爾頓在一起,就算是那個人也不行!”說到“那個人”時范思婷眼里忽然露出一絲恨意,眼神復雜難辨。
    “姐姐,你是后來遇到了姐夫沃爾頓的么,以前我從來沒有聽你說起過呢。”珍蘭似乎對范思婷和黑布衣嘴中的沃爾頓非常好奇,出言詢問道。
    “是啊,當年和你失散后我一直急于尋找你,我當時真的好怕從此以后再也見不到你了,珍蘭,不過還好老天有眼,你居然和布衣走到了一起,我現在也心滿意足了。在尋找你的過程中,我在一次混亂沖突中遇到了沃爾頓,他救了我,當時我害怕極了,但是他卻給了我一種從未有過的心安的感覺。當時,我根本就沒想過自己居然會喜歡上他,更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想要和他生活在一起,因為這一切看起來都是那么的不可能,我和他身處的階層也注定了我們彼此不能在一起。”范思婷重重嘆息了一下,道。
    “那后來呢,姐姐?”珍蘭有些好奇的問道。
    “后來,哎!”范思婷又嘆了口氣,一副yu言又止的樣子。
    “姐姐,今天我們好不容易團聚在一起,而且你和珍蘭也是久別重逢,你應該高興才是。反正我和珍蘭也要在逸城多待一段ri子好好陪陪姐姐,關于你和姐夫沃爾頓的一些事過些時ri再和珍蘭慢慢說吧!”看著姐姐雙手環抱膝蓋,低著頭唉聲嘆氣的樣子,黑布衣有些心疼,道。
    “對,對,姐姐你以后再和我慢慢說吧。”聽黑布衣這么一說,珍蘭馬上覺察到了范思婷似乎心情不佳,此時不想多說什么,暗自責怪了自己一番,珍蘭忙道。
    “嘻嘻,你們兩個一唱一和的還真是有默契!”擦拭了下自己的臉龐,梳理下自己的思緒,范思婷站起來笑著看著珍蘭和黑布衣道,完全想象不到前一刻她還是滿臉愁容,自怨自艾的樣子。
    “姐姐,你,你沒事吧!”似乎沒從范思婷突然間的轉變回過神來,珍蘭有些驚訝和關切的道。
    “沒事,我能有什么事啊。剛才只是一時若有所思,有些憂愁而已,現在沒事了!”范思婷擺了擺手表示自己沒事,不過似乎擔心珍蘭不相信,又特意多解釋了下,道:“我真的沒事,你看我現在像是有事么,如果真有事,那我整天孤零零的一個人豈不是要愁死了啊。不管怎么我都會努力想著讓自己快樂的度過每一天,因為他喜歡看見我快樂的樣子!”
    “那,那就好!”珍蘭看著范思婷似乎真的恢復了正常,松了口氣道,不過心里對姐夫沃爾頓卻是更加好奇了,當然珍蘭知道此時也不是詢問的時候。
    “對了,姐姐你先前干嘛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呆在三樓啊,還不讓人上來,讓小翠她們陪著你說說話也好啊,以前你可不會這樣的。”之前黑布衣以為姐姐一人呆在三樓是在想念姐夫沃爾頓,不過后來覺得似乎又不像,于是此時黑布衣便將心頭的疑惑問了出來,道。
    范思婷聞言本來露出些笑意的臉sè忽然一僵,本來她想找個理由推說一下,不過覺得似乎又瞞不住黑布衣,想了想她干脆實話實說道:“其實也沒什么大事,只是總有那么些個討厭的家伙來店里打擾我的心情,因而我這幾天想一個人安靜安靜!”
    “噢?那有機會我倒要好好見識見識,誰那么討厭敢來打擾姐姐!”黑布衣聞言眉頭不經意的向上一挑,嘴角露出一絲危險的弧度,道。
    “好啦,好啦,都是些小事,不必放在心上。走,我們去看看青靜她們怎么樣了,順便也幫我們的珍蘭也打扮打扮,當然還有你布衣。”看著黑布衣的樣子,范思婷心里浮現一絲憂sè,忙轉移開他的注意力,道。
    “嗯,好吧,姐姐你那可要把珍蘭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看著姐姐似乎不愿多提及先前的事,黑布衣也沒有去多問,嬉笑著對范思婷道。
    “那是當然啦,不僅是珍蘭,我也要好好將你打扮一番。哼,你看你老是穿一身黑衣,也不知換一換!”看著一身黑衣的黑布衣,范思婷故意帶著些責備的意味,道。
    “珍蘭,如果待會布衣不愿意換新衣服,你以后就不要理他噢!”看著黑布衣似乎一臉不樂意的樣子,范思婷將珍蘭拉到自己身邊,對著她道。
    “嗯,好,我聽姐姐的。”帶著些笑意的珍蘭朝著黑布衣眨了眨眼睛,滿口答應道。
    “好啦姐姐,我聽你的還不行嘛!”黑布衣道。
    “這還差不多!”范思婷說著,臉上浮現一絲得意,當然更多的是發自內心的笑意。
    第三十五章錦袍加身
    nbsp;“思婷姐姐,你來啦,你看我穿這身好看嘛?”看見范思婷,穿著粉sè連衣裙的青靜忙一蹦一跳的跑了過來,還特地在范思婷面前轉了一圈,興奮的詢問道。
    看著青靜一臉可愛的樣子,范思婷嘴角露出開心的笑容,不過看著青靜清瘦的身體心里忍不住有些心疼,道:“好看,當然好看啦,不過青靜以后可要多吃些東西,像現在這樣清清瘦瘦的看著怪讓人心疼的。以前,以前你們一定過得很艱苦吧,哎。”
    “嗯,思婷姐姐,我聽你的。對了,不離不棄姐姐和珍蘭姐姐對我可好了,她們把好東西都讓給了我,故意對我說那些她們其實不喜歡,其實我知道的,我知道她們都是故意哄著我的。我們一直流離失所,吃了上頓兒沒下頓兒,本來我都差點餓死在路邊了,是不離不棄姐姐救了我。為了我,不離不棄姐姐吃了不知道多少苦,但是她們卻總是笑著對我說沒事。當時我就想我要快點長大,不能老是像一個小孩子似的需要姐姐們照顧,只有快點長大我才能好好報答不離不棄姐姐。后來我們又遇到了珍蘭姐姐,那時珍蘭姐姐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冷冰冰的,也不怎么說話,但是對我卻是極其關心,因而我老喜歡圍著珍蘭姐姐吵吵鬧鬧希望她和我能說說話……”青靜說著說著小臉上就慢慢的布滿了淚水,以前的種種經歷和回憶一時間都涌上了她的心頭。
    擦了擦臉上的淚水,青靜努力讓自己露出可愛的笑容又接著道:“當時,當時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能穿上這么漂亮的衣服,因為那時我們每天都是擔驚受怕的,衣服也是破破爛爛的。若不是我們四人相互陪伴著,我們都不知道怎么去度過一天又一天相似卻又看不到希望的ri子,今天我好開心,不僅有這么多漂亮的衣服可以穿,而且還多了一個思婷姐姐。”
    青靜說完露出些天真可愛的笑容,眼角卻是仍殘留著些許未干的淚水。
    “青靜,姐姐也好開心今天能遇見你們。或許我們很難去改變命運,但是我們可以先去改變我們自己,哪怕是遍體鱗傷,哪怕是再苦再難,我們也要努力微笑著去面對。以后姐姐一定好好照顧你,把你養的白白胖胖的。”范思婷先是有些傷懷,不過很快她似乎覺得應該讓青靜變回原來那副活潑可愛的樣子,于是便捏了捏青靜的臉蛋,道。
    “我才不要白白胖胖呢,我要像思婷姐姐這樣就行了,像個仙女一樣!”青靜有些不依道。
    “那我們呢?你這丫頭這么一會兒接觸你心里就只有思婷姐姐了。”上官不離聞言有些不樂意道。
    “嘻嘻,不離姐姐現在就像一個美麗又充滿戰斗力的女戰神,英姿颯爽!”看著換了一身勁裝,顯得有些英氣的上官不離,對她了解異常的青靜笑瞇瞇的道。
    “不棄姐姐穿著這身就仿佛全身充滿了書卷氣一般,同時也好像整個人充滿了智慧,風華絕代。至于珍蘭姐姐嘛,隨便簡簡單單的穿什么都有一種清新脫俗,舒暢人心,讓人疼愛連連的感覺!”青靜搖頭晃腦,極其認真的點評著。
    “哈哈,青靜,看不出來嘛,你形容人起來居然能夠一套一套的。”黑布衣聽著青靜那似乎十分恰當貼切的評價,眼里露出一絲異sè,笑著對青靜道。
    “那是當然啦,哼,最能裝的就是布衣哥哥了。”青靜頭一揚,有些小驕傲,看了看黑布衣道。
    “額。”被青靜說成自己是最能裝的,黑布衣一時都不知說些什么好,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似乎,似乎珍蘭的這三個姐妹都是各有特點啊,而且個個也不同尋常,黑布衣心里想著。
    “珍蘭、布衣,我帶你們去挑選幾件合適的衣服吧。”沒等黑布衣對青靜和不離不棄三人多做思考,范思婷道。
    看著換了一身衣服的青靜和不離不棄三人,黑布衣覺得自己似乎需要好好重新認識下她們三個了,以前的自己顯得對她們還不是非常了解。不過聽得姐姐的話,黑布衣此時也沒時間去理會其他了,牽著珍蘭的手跟上了范思婷。
    “姐姐,好了沒有啊。”看著范思婷幫自己撫平衣領又弄弄衣袖,退后幾步仔細瞧了瞧似乎還有些不滿意,又走到近前擺弄了一番,而上官不離等三人則帶著一副好笑有趣的神情看著自己,黑布衣有些無語和不耐煩道。
    “急什么啊,布衣,讓姐姐好好瞧瞧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你以為就單單是換個衣服那么簡單啊,乖,要聽姐姐的話。”又上下左右看了看,范思婷有些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說出了讓黑布衣覺得更加無語的話來。
    “姐姐,要不我們再換一套吧,這套衣服似乎也不怎么樣。”覺察到青靜等人仿佛看戲般圍觀著自己,黑布衣感覺頭有些大了,不過難得姐姐這么高興他也只能配合著了,不過對于現在身上穿著的紅sè錦袍他怎么感覺都有些變扭,習慣了黑衣的他自己一下也接受不了紅sè這么鮮艷的顏sè,心想著這么多衣服都換過來了,也不在乎再換一次,黑布衣宛如做出一個重大決定一般,咬了咬牙,道。
    看著黑布衣的樣子,范思婷哪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先前每換上一件衣服時黑布衣看都沒看就說“行,就這件啦”,范思婷見了自然不會同意了,于是黑布衣就這樣被“逼著”試穿了一件又一件華服。
    “還換什么,就這件了,這鑲著金線的紅sè錦袍剛好男女各有一套樣式,你和珍蘭剛好湊成一對,我先前就是想著讓你們換上這一身瞧瞧效果怎么樣!珍蘭,喜歡嘛?”范思婷看著一身喜慶紅sè的珍蘭和黑布衣,嘴角的笑意更濃了,嘴里時不時發出贊嘆的聲音,道。
    “嗯,姐姐,我,我很喜歡!”看了看黑布衣又看了看自己,珍蘭心里閃過些許甜蜜和喜悅,不知想到了什么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緋紅,整個人顯得更加美艷動人了,不過卻不是妖艷,仍是透露著一種清新讓人一看就覺得心頭舒暢的氣息。
    “姐姐,我……”黑布衣怎么看怎么覺得自己穿著這身就全身別扭,有些不自在道。
    “嗯,布衣,我知道了,你也很喜歡是不是?嘻嘻,你和珍蘭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啊,既然如此那就一套了,其他的也不用再試了。”范思婷笑瞇瞇的對著黑布衣道,故意將他的意思歪曲的一下,看著黑布衣的表情她覺得有趣極了。
    “額。”聞言黑布衣張了張嘴卻是有些說不出話來,此時他算是體會到了溫破倫以前的一些感覺,難受啊,這種無言以對,不能反駁的情況太讓人難受了。
    “既然早就打定注意了,姐姐先前干嘛還讓我試穿那么多衣服啊!”無力反駁,同時也不想打擾到范思婷此時興奮喜悅的心情,黑布衣只好沒好氣的小小的抱怨了一下。
    “讓你試穿幾件衣服怎么啦,我是你姐姐,你得聽我的,來,給姐姐笑一個,你看你這臉上現在都是什么表情啊。”完全沒去理會黑布衣的抱怨,范思婷將黑布衣和珍蘭拉到一塊,看著黑布衣此時臉上似乎有些jg彩的表情,有些不滿道。
    “哎,每次在姐姐面前自己似乎都被她當作一個孩子來看待。”黑布衣心里有些郁悶的想著,臉上滿是苦笑。不過同時黑布衣又覺得有絲感動,姐姐一直對自己這么好,自己就算是在她面前裝一個乖小孩又算的了什么呢,除了讓她開心開心,自己如今似乎也幫不了姐姐什么,這樣想著黑布衣臉上的神情逐漸恢復過來,看了看挽著自己的手珍蘭,黑布衣笑了笑。
    “嗯,這就對了。布衣,是不是覺得珍蘭打扮了一番像變了個人似的,是不是更加喜歡啦。珍蘭這樣子啊,看著就讓人發自心底的喜歡和疼惜,你小子可要看緊了,不然哪天珍蘭被別人拐跑了我可饒不了你!”范思婷看著黑布衣臉上的表情終于變得輕松了些也露出了點笑意,終于滿意了下來,不過旋即目光落到珍蘭身上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帶著玩笑意味的道。
    “哈哈,布衣,思婷姐姐說的對極了。還有,還有你先前的樣子真是太有趣了,笑,笑死我啦,哈哈。”聞言一直憋著笑的上官不離終于忍不住了,看到黑布衣“憋屈”的樣子,她感覺心頭舒暢,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姐姐,你說笑了,我還怕布衣嫌棄我,不要我呢!”看著范思婷的樣子,珍蘭似乎有些明白過來,黑布衣有些嘻嘻哈哈喜歡開玩笑的xg子估計是受了些范思婷的影響,聞言珍蘭挽著黑布衣的手臂,身子向他懷里靠了靠,也帶著絲玩笑的意味回道。
    “珍蘭啥時居然也學會開玩笑了,嗯,我知道了,肯定是被布衣這小子帶壞了。不過這樣也好,布衣以前呀半天都不會說句話,整天冷著張臉,我為了逗他只好不斷陪他說說話,開開玩笑了,當時似乎沒有什么效果,我也差點就想要放棄了,后來啊我才發現有些東西不知不覺中還是會悄然發生著改變的。”范思婷的話驗證了珍蘭心里的一些猜測。
    第三十六章霓裳羽衣
    nbsp;“錦袍加身煥新容,人面錦袍相應紅。一對璧人天作合,十指相扣心相連。”看著珍蘭和黑布衣十指相扣的握著,將頭依偎在他的肩膀上,嘴角淺笑著,臉上露出絲絲掩飾不住的幸福的味道,范思婷忍不住道。
    “好耶,好耶!思婷姐姐你說的好棒啊!”青靜也不知聽沒聽懂,一臉喜悅的樣子拍著手道。
    “你呀,就知道討姐姐歡心。”范思婷有些好笑的看著青靜,道。
    “那不是,先前我給這丫頭講了半天故事也沒見她給我拍拍手過。”黑布衣想起先前船上的情景,看著一副可愛樣子的青靜,忍不住出言調笑了句,道。
    “對啊,青靜你先前說如果布衣故事講得好聽,你就給你他鼓鼓掌,看來呀你肯定是覺得他講得不好聽。”珍蘭淺笑著出言附和著。
    “我,我哪有啊,當時我只是一時聽得入神,忘記了嘛。還有,還不是布衣哥哥一講完就抱著珍蘭姐姐你跑了,哼,我都還沒反應過來呢。嘻嘻,不過布衣哥哥你講得故事可好聽!”青靜聞言有些苦著臉不服氣道,不過隨后又瞬間變成了一副可愛的笑臉對黑布衣道。
    “故事?布衣給你們講的什么故事啦?”范思婷在一旁忍不住有些好奇的問道。
    “就是關于美人河,關于艾姬和艾斯羽的故事,當時聽著聽著我們就忍不住落淚了,好感人啊!”青靜臉上如實回答道。
    艾姬?范思婷聞言心頭一顫,一些思緒浮上心頭,不由想著自古紅顏多薄命啊,不,不會的,或許艾姬當時沒死也說不定,很快她又努力讓自己摔去心頭的這種念頭。
    “沖冠一怒為紅顏,今生只為再相見。是啊,是挺感人的,正因為此,也不知道有多少熱血青年和年輕女子對此產生了共鳴。”壓下心頭的思緒,范思婷微點了下頭,道。
    “對了,姐姐,先前我們看見一件衣服呢,那件衣服就仿佛是給仙子穿的一般,讓人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可是小翠姐說沒有你的允許誰也不能動那件衣服,而且還說這件衣服和艾姬的故事還有一點關系。思婷姐姐,你現在和我們說說吧,我好想聽。”說著說著青靜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撒嬌意味的雙手拉著范思婷了一只手來回搖晃著,道。
    “思婷姐,青靜說的就是那件霓裳羽衣。”見范思婷一時似乎沒反應過來,有些疑惑,小翠忙出言解釋道。
    “霓裳羽衣,原來是那件衣服啊!霓裳羽衣可以說是現在這家商鋪的鎮店之寶,我擺放出來也只是為了讓更多人欣賞欣賞,不愿讓那件衣服就此塵封,先前我也正想好好向你介紹介紹呢,看著珍蘭和布衣這事一時倒是給我忘了!”范思婷笑了笑,臉上的神情也變了一些,露出一些遐想和追思,道。
    “那思婷姐姐現在和我們介紹介紹吧,我好好奇,嘻嘻,如果里面能有什么和艾姬好聽的故事就更好啦,我最喜歡聽故事了!”似乎已經覺察到霓裳羽衣沒有那么簡單,況且先前小翠也說過霓裳羽衣和艾姬的故事還能扯上一點關系,青靜現在哪能忍得住,忙有些急切和好奇的對著范思婷,道。
    “好啦好啦,你這小丫頭,看你這么招人喜愛的份上我就和你說說吧,關于霓裳羽衣還真有許多故事呢,不過現在我先帶你們過去好好欣賞一下那宛如是為了給仙女設計穿著的霓裳羽衣。”范思婷對可愛的青靜似乎極其喜歡,不過卻也是沒有急著介紹霓裳羽衣,而是領著眾人向著霓裳羽衣所處的位置而去。
    三樓位置極佳的一小塊區域被單獨整理隔離了出來,這里沒有其他的什么東西只有一件衣服,那就是眾人嘴中說的霓裳羽衣。墻上勾畫著ri月星辰,云絮朵朵,仙宮若隱若現,傳說中的神鳥鳳凰也在九天舞動著,環繞著霓裳羽衣,看著這一副情景眾人仿佛有一種來到九天仙境的感覺,一時間驚嘆連連。
    “這,這就是霓裳羽衣嘛?飄飄兮,看著仿佛忍不住就讓人想象起仙女們穿上霓裳羽衣在云間翩翩起舞的情景。云作裳來羽作衣,九天仙宮歌舞起。ri月星辰作點綴,神鳥鳳凰與共舞。只恐身處在夢里,一覺驚醒已百年。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有幾回聞!”看著眼前的情景,看著那仿佛處于云間的霓裳羽衣,一陣微風吹來衣袖微微晃動仿佛在翩翩起舞,上官不棄忍不住感嘆道。
    “看來不棄學識見解果然非同凡響噢,先前青靜形容你的“風華絕代”四個字還真是恰當!”聽到上官不棄的一席話,范思婷眼睛一亮,夸贊道。
    “感覺,感覺就像在夢幻中,太讓人驚嘆了!”上官不離也沒有去理會其他,將心里此時最真切的感覺說了出來,雖然她先前已經來過一次,但是仍是止不住心里頭的驚嘆。
    “傳說中啊天上仙女穿的就是這種霓裳羽衣,當年艾姬跳水自盡許多人不愿意相信她就這么死了,因此根據一些想象和實際的一些東西就編織出了許多故事。有一種廣泛流傳的說法是艾姬跳水后天忽降暴雨,當時的逸蘭溪水流暴漲,而艾姬則被水流沖到了當時的清水湖水域,她在水中時沉時浮,身上去散發的奇異的光芒。當時據說不少人看見清水湖方向驚雷陣陣然后灑下道道彩光,天上的烏云仿佛被撕扯開了一個缺口,一件如夢似幻的衣服就這么忽然出現在艾姬身上,后來人們將那件似乎為神仙所穿的衣服稱為霓裳羽衣,而艾姬也在彩光中舞動著身子然后緩緩消失了。有人說艾姬是天上的仙女下凡,后來回到天上去了,不過她心里還是舍不下艾斯羽,最后自愿流落凡塵與艾斯羽長相廝守,而艾斯羽也正是幾年后就完全失去了蹤跡,似乎也是印證了這一說法,也正因為此原本的清水湖也有了另外一個名字,被稱作仙女湖。不管這種說法是真是假,不過幾百年來許多文人sāo客憑借著自己的想象和一些參照對那傳說中的霓裳羽衣進行了許多描述和遐想,而現在你們眼前的這一件就是依據傳說中的霓裳羽衣利用最好最合適的材料設計制作而成的!”范思婷有些感懷,頓了一下,想了想又道。
    “霓裳羽衣傳說中是利用鳳羽和云裳制作而成,因而衣輕如羽,凡人穿上了都能乘風而去,去往那九天仙宮。你們眼前的這一件雖然沒有傳說中的那么夸張,不過也是極其輕柔,這件霓裳羽衣用的是威斯商會從那遙遠的東方所得的絲綢搭配的許多珍貴的羽毛制作而成,這期間也不知道花費了多少心血,哎,不過如今這霓裳羽衣卻只能被遺落在這里,美則美矣,卻失去了許多靈xg,衣服再好沒有穿的人,那也是枉然!”說到這,范思婷忍不住嘆息了一句。
    “思婷姐姐,你說這霓裳羽衣沒人穿,那么你自己干嘛不穿呢,就這樣擺放了多可惜啊,本來你就像個仙女似的,再配上這霓裳羽衣恐怕就是真的仙女都要遜sè三分呢!”聽得范思婷的嘆息,青靜一臉認真的道。
    “我不配,我曾經也試穿過,但是我知道我配不上這霓裳羽衣,沒有什么為什么,這就是心里的那么一種感覺!”范思婷搖了搖頭道。
    “那珍蘭姐姐呢?”青靜止不住心頭的好奇,道。
    “珍蘭?”聞言,范思婷似乎有些猶豫,一時間不知說什么好。
    “姐姐,沒事的,我知道我配不上這霓裳羽衣,或許如你所說的一般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是心里不由自主的就浮現出這么一種感覺。”珍蘭眼中雖然也是驚嘆連連,但仍是坦然的道。
    “珍蘭,其實你與這霓裳羽衣還是蠻相配的,但是我不希望這霓裳羽衣遮掩或者說改變你原來的一些東西,我怕你會變成另一個“她”。或許如今這樣清新脫俗,舒暢人心,帶著些圣潔,忍不住就想讓人親近疼愛的你更加適合陪伴在布衣身邊,或許也只有“她”能配的上這件衣服吧,哎,可惜可惜!”也不知道是因為可惜什么,范思婷微搖著頭,嘆息著道。
    “她?姐姐,你能告訴我她叫什么名字么?”聞言珍蘭心頭浮現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身子不由的向黑布衣懷里又靠了靠,詢問著道。
    “她被許多人稱作為“月神”,她也就仿佛那月宮中的仙子一般,或許她能配的上這霓裳羽衣,就我想來也只有她才能配的上這霓裳羽衣,我就時常不由自主的想象起她穿上這霓裳羽衣在月下獨舞的情景,一舞長相憶,此生再難忘,也怪不得布衣對她一直念念不忘,當初她被迫回didu時,我還真擔心布衣會做出什么傻事來,不過最后似乎是風平浪靜、風輕云淡的樣子,讓我也松了口氣。她叫作夏虹月影,或許不久之后你能親眼見到她!”說著說著范思婷將目光投向了黑布衣,看著他表面上一臉平靜的樣子,范思婷更加肯定了自己心里的一些猜測,平靜的外表下那顆心定是異常不平靜的。
    “夏虹月影!”珍蘭一字一字低聲喃喃著。
    第三十七章說說當年的那些事(一)
    nbsp;“別多想。冰火中文”有力的將珍蘭摟在懷里,黑布衣有些心疼和擔憂的看著她,道。
    “我沒事,真的,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些關于她的事,原來她叫夏虹月影,夏虹月影!”看著就在自己眼前的黑布衣,珍蘭感覺心安定了許多,道。
    “思婷姐姐,珍蘭姐姐,你們之間說什么啊。我怎么有些聽不明白,什么她啊、月神呀、夏虹月影的,難道說就是她配得上這霓裳羽衣嘛?可是,可是她怎么又會和布衣哥哥扯上關系呢?”早已按耐不住心頭好奇的青靜終于插上了嘴,道。
    “你這丫頭,怎么就這么好奇呢?”有些好笑的看了看青靜,范思婷道。
    “思婷姐姐,說說嘛,你知道青靜最喜歡聽故事了,你最好啦。”青靜聞言忙使出她一貫的伎倆,撒著嬌道。
    “青靜,這你可要問問你布衣哥哥了,還有誰比他對夏虹月影更熟悉呢,況且沒有他的允許姐姐我可不敢亂說,你布衣哥哥生氣來可是怪嚇人的!”沖黑布衣眨了眨眼睛,范思婷將話題引到了他身上,表面上一副無能為力的樣子對著青靜道。
    “那,那布衣哥哥你給我說說吧,好不好嘛?這回,嗯,這回青靜一定記得給你鼓鼓掌!”聽范思婷這么說,青靜眼睛滴溜溜一轉,將目光投到黑布衣身上,先是撒了下嬌,然后又點了點小腦袋極其認真的道。
    “姐姐,你要說就說唄,我怎么可能生你的氣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月影相伴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