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魔法 > [西漢]工科女漢子 > 6.第006章 改被系統和諧掉的字

[西漢]工科女漢子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第006章
    長門冷宮對于如今的陳玉嬌來說,就是一個五星級的豪華自助旅社。pb
    可是對于當朝的大漢皇帝來說,那可是他封在心底的一處禁地。他把原主陳阿嬌廢掉又挪到此處之后,便是下令不準許任何人來探望,就連陳阿嬌的母親館陶長公主也不行。他不知道他自己為何今日連早朝也不上,而是悄悄地帶著自己的親信來這長門宮。
    半年前,館陶長公主千金求得長門賦,他后來看了一眼,便隨手仍在了一旁。當時的心情是厭惡的,煩躁的。可如今走到了長門宮宮苑門口的時候,他卻裹足不前了,心情卻是格外的平靜。
    就如這里的安靜一樣,可這里□□靜了,安靜的可以聽見積雪壓斷枯枝的聲音。
    同行的郭舍人望著那深紅朱漆的高大宮門,上前詢問還在的沉思中的劉徹,“陛下,是否要進長門宮?”
    劉徹望了一眼那宮門,久久不語,半晌后才緩緩道:“隨朕進去,告誡宮人莫要通報。”言罷,邁開腳步朝著長門宮的宮苑大門。
    嗖冷寒風卷著細細的雪霰迎面撲來,一片白茫茫的景象里,遙遙可見遠處長門宮宮殿的影子。雪很深,掩埋了所有前往長門宮殿的通徑與道路,劉徹掃了一眼后,便沿著宮苑圍墻下的廊檐慢慢踱步。這一路上的氛圍很是壓抑,郭舍人明顯的感覺到了一股比寒冬還要冷的寒意。
    忽然之間,走在前面的劉徹停下了腳步。身著厚厚黑色衣袍的他站在了廊檐下,猶如一尊雕像。他靜靜地眺望此刻明顯靠近了的長門宮殿,低語道:“這里真是安靜啊,她以前最不喜這樣的靜。”
    郭舍人聽見了這話,自然是不敢答話的,便同其他的隨行一樣,老老實實地低頭站在了一邊。
    劉徹望著那金碧輝煌的冷寂宮殿,半晌都不見一個人活動的影子。他看了許久之后,眼睛都被白雪反射出來的光刺的生疼,猛然間才注意到了一個問題。
    “那宮殿周圍,哪個宮人掃雪弄出來的?剛好一個圈呢。”劉徹的一聲提醒,倒是讓隨性的人全體把注意力挪了過去。
    這一瞧,還真的一個標準的圓形,就連宮殿的屋頂上,也沒有積雪。pb干凈剔透的瓦片上一片飛雪也沒有,就連宮殿四周靠近的樹枝上也是沒有積雪沒有冰凌,還是那秋天落葉凋零完的景致。
    “陛下,時間不早了,該是回宮的時間了。”郭舍人最先反應過來,壓下心中的驚訝,規勸說,“陛下離宮久了,太后知道了又該念叨陛下了。”
    劉徹沒有答話,而是微微地瞇眼再次眺望那長門宮殿,眼神凌厲冷峻。而后,他便拔腿朝著的宮苑的大門走去,那步伐快的,讓跟隨的人都快小跑起來。
    同一時間段里,此刻正在老鄉開的酒肆里的陳玉嬌正嗨著呢。
    她拎來的那一瓶二鍋頭可是把老鄉唐澤雨給激動壞了,忙完了柜臺上的賬本,他自己倒是不客氣的喝上了,一邊喝一邊感嘆:“沒有穿之前,覺得這些東西最是不起眼。可是這一穿了,就是給我一個空瓶子我都覺得稀罕。”
    陳玉嬌同他一起感概道:“嗯,這話倒是。所以說啊,這最珍貴的不是未得到,也不是正擁有,偏生就是那曾經擁有過卻又失去的。因此啊,才要好好的珍惜正在擁有的。誰知道哪天就會失去呢。”
    “得了吧,你搞得這么文藝矯情的,讓我都喝不下去了哎。”唐澤雨嬉笑道,“要是在來點魚皮花生和五香胡豆,這下酒就美味了。”
    “切~~,要求還不是一般多。你喝那么多酒,這是56度的二鍋頭,你不怕醉哦?小心走路不穩,摔倒在你院子里的雪地里給凍感冒了。”陳玉嬌說起來就一陣糾結,當初她可就是喝多了撞了頭來這里的,“要知道,在這個時代,是木有抗生素,木有感冒膠囊與沖擊的,你要是風寒嚴重了,呵呵~~”
    唐雨澤經由她這么提醒,越發的懷念以前,嘆道:“老鄉,你別說了,說的我想家都快想哭了。”
    “打住,我沒有面巾紙給你擦眼淚鼻涕。”陳玉嬌再次提醒道,“你趕緊把眼淚和鼻涕吸回去,要不自己找個帕子慢慢哭。”
    好好的懷念氛圍,愣是活生生被陳玉嬌給攪黃了。
    唐澤雨收起了他醞釀出來的苦逼情緒,頓時就被陳玉嬌的提醒逗的開懷大笑起來,“好啦,我吸回去成了不?話說回來,老鄉,你穿的這么少,不怕冷啊?還是系統給你什么神奇的金手指啦?分享一下唄?”說著,他眼神真切地掃過陳玉嬌單薄的衣衫,最后落到了他自己的厚棉襖上。“你看我,都穿的快同一頭熊一樣了,以前的風度全都不見了。想想都郁悶啊。”
    陳玉嬌聽著他的吐槽,嘿嘿笑道:“老鄉,你一個月薪水多少啊?我是說系統給你發的薪水。”
    “不多,3600塊軟妹幣。”唐澤雨不明白好好的在說金手指,為什么就轉移話題到了薪水上。“我如今是文職工作人員,沒有其他賺軟妹幣的方式啊。”
    “我穿這么少,還不冷。那是因為我隨身帶著一個微型中央空調啊。”陳玉嬌把自己為何還能在寒冷的冬季里保持如此輕便著裝緣由說了出來。唐澤雨一聽,頓時兩眼放光。但是陳玉嬌的下一句就讓他的期望破裂,她從衣衫里拉出了掛著四季徽章的項鏈,“我同系統租借來的未來的高科技中央空調,它的名字叫四季徽章,每一天的租金都是120塊軟妹幣,你一個月的薪水只能付租金,還不能付押金。”
    今早她出門的時候,見到小滿和立夏有些咳嗽,想著自己這么一出門要是把四季徽章帶走了,這一冷一熱的巨大溫差,會讓人生病的。所以就問系統再要一個,誰知道,系統告知第一個四季徽章第一個月里是免費的,另外使用需要交納押金與租金。于是,看在自己賬戶上的軟妹幣還比較充足的份上,陳玉嬌自然是交納了十萬塊軟妹幣的押金,要來了第二枚四季徽章放在了自己的臥室里。這也就是為何之前劉野豬去長門宮里見到了宮殿四周沒有積雪的原因。
    唐澤雨聽完了陳玉嬌的說辭后,頓時啞然,繼續就是捶桌,哭笑不得地說:“這也太坑了吧,同樣是開著系統的外掛,我們怎么差了那么多啊。”頓了頓,唐澤雨腦海里靈光一現,立刻抬頭笑瞇瞇地對陳玉嬌說道,“老鄉啊,你看,都是天涯淪落人,能幫忙給你的系統君說說情不?租借一個給我唄?”
    “走|私酒水捎上我,怎樣?”陳玉嬌也是笑瞇瞇地反問提議道。
    唐澤雨沒有想到陳玉嬌會把話題轉到這上面來,他一愣,繼而回神過來后,沖著她眨了眨眼,點頭道:“老鄉,這個當然沒問題。我現在就是好奇,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你應該是魂穿來的吧,你這一身衣服的衣料,不像是平民百姓用的起的。還有,你這么著急賺快外,莫非身體原主有什么難言之隱,或者是你的環境很糟糕,讓你不得不趕緊想辦法離開了?”
    “喲,唐澤雨你眼光倒是挺厲害的啊。”陳玉嬌不否認地點頭。
    唐澤雨舒口氣,說道:“看樣子你還真的是魂穿到了麻煩不小的身體里了呢,若你要是真的遇到麻煩了,你來我這里就是。我一定想辦法護住你的。”他的態度極為嚴肅,語氣也極為認真誠懇。霎時間,溫暖的感覺的充溢滿了陳玉嬌的內心。
    “真的?”
    “你看我的樣子像是在說笑話嗎?”唐澤雨盯著陳玉嬌,漂亮的桃花眼里沉淀著極為肯定的承諾,讓人不由得從心里信服。
    “好,要是真的遇到麻煩了,我一定到你這里來躲避躲避。”陳玉嬌應道。
    然后,她當著唐澤雨他的面,問自己的系統君再次租借了一個四季徽章。之后,又是手把手地教導了他使用范圍與注意事項后,唐澤雨極為興奮,就差坐著竄天猴上天了。
    眼看著要臨近午間了,陳玉嬌想著自己一大早的就出門了,是時候該回去了,便起身與唐澤雨說拜拜。唐澤雨也沒有挽留,倒是在她踏出酒肆的時候,又一次地提醒她,千萬不要忘了這里不是現代,一定要小心行事才行。
    又說劉徹,他在帶著人離開了長門宮之后,心里倒是對那宮苑里詭異的圓圈越想越覺得怪異。這么冷的飛雪天氣里,為何長門宮宮殿的屋瓦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積雪?為何阿嬌要把那些宮人趕走?為何長公主的人會在這個時候給阿嬌送東西來?仔細想下去,劉徹覺得這里面似乎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
    于是,離開了長門宮后,劉徹便讓人架著馬車,直奔回城。回城之后,他并沒有直接回宮,而是去了許久不曾去的館陶公主府。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西漢]工科女漢子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