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魔法 > [西漢]工科女漢子 > 43.第043章

[西漢]工科女漢子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第043章漁陽郡事件下
    后世有這么一句話:“天下九塞,雁門為首。”
    群山起伏、溝壑縱橫的勾注山脈的下,雁門關遙遙地雄偉屹立。從戰國時期開始,這里就是抗擊匈奴的重要據點,未來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里,這里將會用血與淚寫下流傳歷史的故事。
    深秋時節的雁門關,蕭索中透出肅殺,青灰色的磚墻在日落的余光中越發莊嚴冷寂。
    陳玉嬌扯了扯身后的斗篷,理了一下耳畔被秋風吹起的發絲,然后朝著唐澤雨所在營帳走去。她是今日凌晨時分開‘門’過來的。這個時候的唐澤雨還沒有入睡,他因為身份特殊,又是竇太主與陛下暗中指示要特別“關照”的人,因此在他的營帳外,自然是站了些許守夜上值的侍衛。陳玉嬌的出現,讓在昏暗的燭光下看竹簡的唐澤雨很是意外,除了意外還有一絲絲竊喜,然而這一絲絲竊喜終究還是被心中的擔憂與生氣給蓋了過去。可是人都來了,想要趕走是不可能的。誰叫她背后的靠山比他的靠山等級要高呢?!因此,生氣擔憂的唐澤雨就不想理會陳玉嬌,想要用冷落的方式,讓陳玉嬌自己回茂陵的宅子去。
    想法是美好的,可現實卻偏偏不是。固執起來且還有自己打算的陳玉嬌,怎么可能回去?!
    于是,兩人就這樣,一聲不吭的生悶氣,對坐到天明。被冷落了陳玉嬌心里自然是不開心,所以便有了傍晚時分坐在距離雁門關不遠處的山崖上眺望雁門關。她的出現,很是突兀。唐澤雨身邊自然是有劉徹的人,陳玉嬌的出現,這消息立刻就被信鴿帶回了長安。雖然古代的消息有滯后,但是卻不會漏掉。
    軍營這邊,因為唐澤雨的營帳里忽然多出來一個女子,這讓軍營里霎時間就多起了流言蜚語來。
    因此,天亮的時候,陳玉嬌就主動地問唐澤雨要了一個侍衛,讓這個侍衛帶著她去了視角不錯的地方遙遙眺望這雁門景致。
    這侍衛是劉徹的人,也是前不久在竇太主府邸里監視過她與唐澤雨的暗衛,故而對于兩人之間的真實關系倒是很清楚,更不敢亂說話。當今陛下的廢后,居然和別的男人在一起,而且還在陛下面前帶著那個與她有關系的男人出來,最后這三人之間似乎還有一些協議。這種一聽了就會要人命的皇家密辛,暗衛是一點都不想知道。可他現在知道了,就不得不硬著頭皮繼續支撐下去。
    陳玉嬌在這山崖上一坐就是整整一天,不吃不喝不說話,思緒卻已經遠飄。
    落日的金紅色余暉最終全數被鉛灰色的地平線吞沒,秋風冷冽,陳玉嬌從冰冷的巖石上站起身來,眺望著北邊的無望無忌的荒原。
    “夫人,回去吧,起風了。”跟著陳玉嬌在這山崖上看了一天風景的侍衛終究是提醒了一聲。廢后與陛下,與那位唐公子之間的糾纏,他親眼目睹了全過程。對于這位流言中的廢后,他這個做侍衛越是監視越是覺得像謎團一樣。而且躲在暗處監視那么久,他發現廢后并不是流言中說的那樣暴戾無情。相反,這位廢后是一個與流言完全相反的人。
    陳玉嬌聽著身后發出的聲音,險些忘記了今早是有人跟著她一起出來的。
    她轉過身來,借著斗篷的掩飾,讓系統給她一小包高熱量的壓縮餅干。pb她有些抱歉地笑道:“抱歉啊,我想起事情來沒完沒了的,就把你忘記了啦。”說著,已經撕開了那一包高熱量餅干的包裝紙,遞到了侍衛面前,“你先吃一點呀,暫且墊著肚子。我還不打算回去,還需要看一會兒。”秋風撩起她耳畔的青絲,清冷晦暗的日落場景里她唇邊溫和的笑意,她漆黑眼底透出關切,尤其是在舉手投足之間,那一種完全與陛下高高在上俯瞰眾生螻蟻的態度截然相反的態度,讓這跟隨了一日的侍衛一剎那間神情恍惚又詫異。
    侍衛看著她遞來的東西,卻不敢接,面露猶豫之色。他的神情落在陳玉嬌眼底,倒是讓陳玉嬌不由得恍然。然后她忍不住地咯咯笑出聲來:“放心吧,我沒有下毒的。我才不像劉徹那樣心眼多的如馬蜂窩。”稍稍一頓,她把手里的東西往侍衛里一塞,然后轉過身去指著北邊,“你看,你們陛下的江山。前不久漁陽郡剛被匈奴偷襲,韓安國老將軍那一場敗仗,想來你們陛下此刻應該在宣室殿里摔東西解氣才是。這一片荒原,多么好的戰場,你說匈奴會在什么時候來呢?”
    聽著陳玉嬌的這一番言語,那侍衛心中驚疑極了,但是卻有不敢答話。這些事情,他們做武夫的自然不懂,更是不敢接這個話題。
    “今天我看了一整天的風向,一直都是向南啊,希望匈奴來的時候,它朝北吹。”陳玉嬌也沒有期望這侍衛回答。即便是唐澤雨這一刻還在同她生悶氣,她也沒有多的心思理會,因為她腦海里的系統君一直在同說著關于這一次在雁門郡外部下的陷阱要用到的東西。
    那是她在系統君與c-1032智能機械下指導做出來粗糙版煙霧彈,那玩意兒被唐澤雨帶來了,有沒有布置下去她不知道。但是系統君在她提出來要來第一現場后,就要求她來收集第一手數據。
    今日的風向觀望,自然是多重任務里的第一件。
    講真,如今這日子,忙的連生氣的時間都沒有。唐澤雨也是一樣。即便是陳玉嬌來他這里了,他也是沒有多于的時間來理會她現在的情緒。兩人都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劇情,兩人頭頂都頂著一堆任務與事情要忙,所謂的生悶氣不理會,到最后還不是不了了之。
    但是,在這不了了之的之前,陳玉嬌人還在山崖上吹著冷風忙活著呢。
    侍衛一聲不吭地在她身后吃了陳玉嬌她給了高熱量餅干,之后胃里那種饑餓帶來的灼燒感立刻少了許多。至于陳玉嬌剛才說的話,他已經選擇性地遺忘。這些人的事情與說過話,記不得最好。
    天色完完全全的暗下來之后,陳玉嬌在記下了這雁門關附近的地形后,這才在系統君的提示下,預備回去。
    唐澤雨忙碌了一天之后回到營帳,得知陳玉嬌一大早的出去,現在都還沒有回來,心里擔心的不得了。正準備親自去找她的時候,就見到她與跟著她的侍衛有說有笑地走了回來。這一幕,讓心底本來就憋著氣的唐澤雨頓感不舒服。不過人到底是回來了,那懸著的心又落了回去。只是,他的臉色不怎么好看。陳玉嬌在見到他的時候,一眼瞧見那臉色,卻是忍不住地‘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看到自己的小伙伴那臉色,陳玉嬌本來想要故作冷臉與他湊個數的,最后卻是自己憋不住地想笑。
    “你還在磨嘰什么?還不跟著過來?”營帳外不遠處,唐澤雨等著陳玉嬌走了過來就吭聲說道。他擔心她,知曉她今日一出去,在沒有人提醒她的時候,多半會忘記按時吃飯。所以,即便是還在生悶氣,也要讓她先把晚飯吃了再說。
    陳玉嬌跟著他的身后,笑嘻嘻地喊道:“阿澤,你的悶氣生完了嗎?”她這般嬉鬧的態度,那是讓唐澤雨心里又嘔也感覺又好笑。真是拿她沒辦法。陳玉嬌的性子他知道,大咧咧的粗神經,若不來嚴厲一點,她還真的當他在開玩笑。所以,唐澤雨繼續黑著臉,拉著她回到了自己營帳,然后兩人一起用了晚飯后。唐澤雨這才又一次提出讓她離開雁門郡,趕快回茂陵的事情來。
    陳玉嬌在聽了這話后,哼了一聲,便坐在他的營帳中的書案前趴著,嘀咕道:“我來這里是有任務的,阿澤你別鬧了,是真的。”對自己人,她也不隱瞞,立刻就把系統君給的任務說了出來,“你來雁門郡之前,我給你的那些東西,系統君要求我記錄下第一手資料,順帶還要記錄這附近的地形與一些地質數據。所以我可能要晚上起來活動,我需要你配合一下。可你現在卻讓我走,說真的,好心塞啊。”
    “嬌嬌,這個任務我幫你完成,你聽我的話,回去好不好?”唐澤雨在聽了陳玉嬌大致把她來這里的目的一說后,半晌后冒出了這么一句來。
    “不好!你開什么玩笑啊?”陳玉嬌被唐澤雨這一番話炸的有些失神,本來用過晚膳后,這身子不咋滴,就會有些大腦缺氧,每次飯后都云里霧里要折騰半個時辰的樣子。現在被唐澤雨這么一說,陳玉嬌覺得大腦缺氧的更厲害了。“阿澤,你迷糊了是不是?這任務必須要專業人士去做,系統君有沒有在這方面給你上過專業課,更沒有給你專業培訓指導過,你怎么做?”陳玉嬌一面說著,一面打著哈欠,喃喃道,“我勘察了一天,累的慌。你讓我躺躺,等我歇會兒了再說吧。”話罷,陳玉嬌覺得自己的眼皮都快黏糊在一起了。況且剛吃飯之后就用腦子,真是一夠折騰的事情。
    “陳玉嬌!要躺開門回茂陵的家中去趟!這里是軍營,你呆著這里像什么話?!”唐澤雨很是生氣,說話中不知不覺中的語氣就重了一些。而且,這還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全名。連名帶姓,帶著呵斥與怒氣。
    也正是這樣,那被他一直隱藏起來的另外一面,位高權重的上位者那與生俱來的氣場與威嚴,帶著命令的言語,霎時間就讓迷迷糊糊中的陳玉嬌驚醒。正所謂氣場大的人,那種的氣質真的難以用言語描述。對骨子里有反骨的陳玉嬌而言,她更是不會理會。可面前的人不是別人,那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信任的人,一個能讓她放在心底,能夠毫無戒備地把心底話告知的人。可他居然對她這樣!
    因為在這一瞬間,她在唐澤雨的身上見到了劉徹的影子。
    這一瞬間的變化,讓陳玉嬌懵了。她望著唐澤雨,揉了揉眼睛,愣愣道:“阿澤,你……”
    “我讓你立刻離開這里,回去。”唐澤雨走到她的面前,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了起來,眸光冷冷地望著她,緩緩說道,“我再重復一次,立刻離開這里回茂陵去。”那語氣里的怒意與命令的意味,那么明顯。那是上位者的發號施令,根本由不得她多說。
    陳玉嬌回過神來,氣的大口呼氣,怒道:“我不!你又不是系統君,你憑什么讓我回去我就回去?”被唐澤雨此刻的態度弄得火起的陳玉嬌也是煩躁的很,張口就漏了一句關鍵,“況且你也沒有我這邊的最高權限,就算你想,你也動不了我這邊的運作。我來這里有自己的事情做,你憑什么干涉?”
    “所以?”唐澤雨冷靜地問了一句,整個人的氣場變得讓陳玉嬌極為陌生。
    “放開我!”小伙伴今晚的表現,讓陳玉嬌生氣極了。就算她再怎么生氣,從來就不會對自己人這樣,唐澤雨今晚是戳到了她的痛處了。在她看來,只有是放在心底的小伙伴,自己再怎么生氣,也不能這樣呵斥,這樣重的語氣來說話。“唐澤雨,你吃錯藥啦?”陳玉嬌被他的態度氣的跳腳。
    爭吵起來的兩人頓時讓守在營帳外守衛的侍衛們都不約而同的豎起了耳朵。兩人對話里,雖然有一些詞語聽不懂,但是卻明白了大致意思。這位唐公子是要求這個昨夜忽然出現的女人離開這里,但是這女人不離開,說是有任務在身。他們好奇極了,不僅僅是她出現的方式,更有她所說的任務。
    唐澤雨看著陳玉嬌炸毛的樣子,心底是又好氣又好笑。可面上卻是冷冷的,望著陳玉嬌那一臉豐富的表情,加上她剛才說的話,唐澤雨知道要讓她回去怕是不可能的。可這又是戰場,真的生怕要是有了一個萬一的話,他后悔都來不及。一時間,他覺得陳玉嬌不懂自己的心意而覺得心塞,又覺得之前呵斥她的言行讓他懊惱。
    “好吧,你不說話,我就當你是吃錯藥了。我不同你計較,我走就是。”言罷,趁唐澤雨走神的一剎那,狠狠地甩開他拽著她手腕的手,氣鼓鼓地轉身就要往賬外跑。
    唐澤雨眼疾手快,伸手就在她頸脖后一敲。從來對他沒有防備的陳玉嬌自然是不用說,兩眼一黑,暈了去。然后,望著懷里暈過去的小伙伴,唐澤雨不由得一聲嘆息。他抱著陳玉嬌,把她放到了自己的榻上,替她蓋上了綿軟厚實的被子,守了她一會兒后,這才回到了到書案前,總結這一天的事情。
    算了,等她醒來了再同她好好的說。瞧那剛才跳腳的模樣,怕是氣的不清。可這里面太多的彎彎繞繞,真的不想她糾纏進來。可若不說清楚,她又不放手,真是焦人啊。
    唐澤雨揉了揉額角,看著書案上竹簡,唇邊卻是一抹無奈的淺笑。
    陷阱的主體已經布置完畢,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程不識將軍對他借用人安排所做的事情雖然不是很了解,但是也是清楚他的用意。加上他來的時候給展示的東西,倒是讓這位將軍心底很是滿意。風向問題,如今倒是成了他最擔憂的問題。就是不知道這風向會什么時候改變,若是匈奴騎兵來的時候,風向沒有改變,那些埋置在荒草里的細小馬釘自然是比不上陳玉嬌給的那些加了料的煙霧彈。光是武器的鋒利還不夠,地利與人和齊全了,可是這天時卻捉摸不定,真是傷腦筋。
    夜深,千賬燈。
    黝黑的夜色中,雁門關外的荒原上,又起風了。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西漢]工科女漢子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