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魔法 > [西漢]工科女漢子 > 26.第026章

[西漢]工科女漢子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第026章相逢不相識
    劉徹的一句話,猶如冰水一樣瞬間淋的衛子夫心涼。pb
    可是她的忍耐力真的是非常人能比,倒是能在頃刻間恢復了正常,立刻面帶笑意,若無其事地服侍著面色上看不出喜怒的劉徹。
    等下午時分,劉徹醒來的時候,衛子夫已經抱起了她的兒子,正在小聲地哼著曲兒哄著。
    劉徹又同她一起逗弄了孩子,用過晚飯后,便離開了椒房殿。
    陛下并沒有宿在椒房殿,且皇后生完孩子出月子已經有兩個月了。這樣的行徑,怎么說呢,只能說陛下忙于朝政。一來是前朝的確緊張。匈奴在邊境上隔三差五的小打小鬧,騷擾百姓,時不時傳來的匯報讓他也心煩不已。二來是求賢若渴,確切的來說呢,是要培養一批徹徹底底忠于自己的領導班子。可惜的是,天不遂人愿。所以,一時間劉徹的心思沒有怎么放在后宮上。
    有些事情著急是沒有用的,只得慢慢來。
    這不,就如陳玉嬌同唐澤雨一樣,兩人經過兩天一夜的長途顛簸后,終于到了目的地。
    到了目的地的時候,陳玉嬌大吐苦水。后世兩三個小時的告訴路程,他們走了兩天一夜!!!夜間還在傳舍里歇了一宿!!!這些都不說了,最糟心的是她顛簸的反胃。難怪唐澤雨給她講的野史小故事里,有說孔子當年游學的時候,都顛簸出了胃病來。
    不過當自己腳踏實地地踩在了這一片屬于自己的土地上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頗為微妙。在想到她那個時代的七十年使用權的政策,她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嬌嬌,想到什么開心的事情了?”唐澤雨發現她在偷偷笑后,便追問道。
    陳玉嬌與他并肩走在了這一片肥沃的荒野上,笑說道:“我只是吐槽啊,你聽了別放在心上,你要先答應我。”
    唐澤雨一挑眉,見她笑的不懷好意,便更是好奇:“我不放在心上,你說吧。”
    “終于可以私自搭建了,我似乎看到了萬惡的資|本|主|義的光芒亮在了我的眼前。”陳玉嬌一口氣說完,然后自己忍不住笑了起來。
    唐澤雨哭笑不得,解釋道:“那是制|度不一樣的問題,實質還是換湯不換藥。”說著,他又用一種開玩笑的口吻同陳玉嬌道,“現在這塊地,就是給你弄來私自搭建的。asyouwish,yeen!”
    “哎喲,還好有英文,不然這話要是被人聽了,還得了。”陳玉嬌也是被這口吻逗的開心極了,“我也有規劃地圖,在你上次給我那張手繪地圖上做了一點改動。當然,你給我的是俯瞰的手繪風景樣地圖,我是用cad里面制圖風格繪畫的結構圖。畫風又不一樣了。”
    “看得懂就成。”
    兩人一起,漫步在這著這一片已經屬于他們然后馬上要開始動工的土地上。
    夏季的天氣熱,好在陳玉嬌戴著系統君給的四季徽章,所以除了太陽大一點,容易被曬黑外,其余的倒是感覺不錯。
    在勘察了屬于自家的土地后,陳玉嬌心里很是激動,聽著唐澤雨給他描述的漢代莊園模式,她心中是越發的向往,恨不得立刻到了秋天,趕緊搬過來。
    不過,這一刻,這塊地上,還全是一片荒涼。看到這么大的工程量,唐澤雨只說了讓她別擔心,他自己有安排,能保證陳玉嬌秋天搬來的時候,絕對的住得舒適開心。他越是賣關子,陳玉嬌就越是好奇,最后胃口被他吊的老高,只能眼巴巴地望著等日子。
    兩人離開茂陵回到長安城中的時候,一周的時間都已經過去了。
    當然,這一周的時間里,是可以發生很多事情的。pb比如,最大的變化就是前來酒肆喝酒,真實目的是納涼的人多了不少。可因為陳玉嬌這一走的出遠門,她帶走了四季徽章,這期間酒肆里不那么涼爽了,自然人流量又降了回去。還在酒肆里有著獨家的美酒,就算是下降,也沒有降到哪里去。
    回到了酒肆后,她又開始了每日的高考備戰模式,埋頭苦學。也聽到了堂邑侯陳午葬禮的出殯的八卦,但她再也沒有去過。就用唐澤雨的話來說,現在不要去攪和,以免被拖入深水漩渦。而且她是她,原主是原主,她還有重要的任務在身。
    六月十二日,距離上一次傲嬌的小霍同學前來,已經過將近二十天的時間。
    系統君上一次給他的那本大部頭,估計這個時候,小霍同學也在家里刻苦專研吧。
    陳玉嬌的生活過的非常平靜,可是她身體原主的前夫在她出遠門的這一周里,倒是過的大起大落的。
    因為他的長子皇子據,似乎還真的是熱著了,有些微微中暑的跡象。另外么,他求賢若渴的心思,好像是被老天聽見了一樣,老天給他送來了嚴安。那個在唐澤雨酒肆里喝酒搭訕還偷聽談話的家伙,不知道啥時候寫了折子遞了上去,就被劉徹他給看見了。嚴安的寫的折子,簡直是直中劉徹他的心思。
    六月十二的這一日上午,劉徹在宣室殿里同自己的臣子們商量完了事情,要準備去看看他的皇子的時候,卻聽見的離開的臣子都在抱怨天氣的炎熱與異常。他也是憂心忡忡,生怕遇上大旱之年。正在心煩的時候,近侍郭舍人倒是提議道:“陛下,請勿焦躁。這事情,也不是立刻就能斷定的。陛下近來煩心的事情不少,不若出宮去走走,散散心?”
    聽著郭舍人的建議,劉徹覺得也不錯。年輕的時候,曾經有一段時間也是往外行走,這些年來都不曾走動了。
    夏季的陽光落在了奢華的宮殿的亭臺樓閣上,暖風拂過,一陣陣花香飄來。
    “你這意見不錯,一會兒就同朕一起出去散散心。”劉徹望著大殿前的景致,安排了自己的下午時間。
    陳玉嬌回到了酒肆后,酒肆里來納涼的人明顯又回流了很多。
    她近來學習的專業課程簡直是橫跨了領域,學的頗有些吃力,好在有系統君輔導,倒也是能跟得上課程的飛奔進展。就是這樣的速度,她的系統君搭檔還在嫌棄慢了,時間不夠。下午的時候,系統君留下的作業讓她覺得很是燒腦,于是,她便從書房里出來活動活動,做點別的事情換換腦子,清醒一下思維。以前備戰高考的時候,數學卷子刷累了,都還要換一張英語卷子刷呢。
    來到前面酒肆大堂里的時候,唐澤雨正坐靠內院的窗邊下一個人博弈。
    那席位極少有人坐,常來酒肆里喝酒的人都知道,那是老板給自己定下的專座。當然,偶爾也有幾位貴客來坐上一坐。
    陳玉嬌見到唐澤雨低頭沉思的時候,便走了過去在他的對面坐下。
    見到她出來,唐澤雨倒是停下思考,把玩著手中的棋子兒,問道:“這個時候,不是該在學習么?怎么出來了?”他知曉陳玉嬌學習的大致課程的名字,這些理科工科的內容,對他來說,還真的是有點天書。
    “學累了呀,出來換換思維,等會兒在繼續。”
    唐澤雨一笑,提議道:“那陪我來一盤?”
    “不來,你又不讓我悔棋,還不讓我棋子兒。”陳玉嬌一說起下棋,覺得真心好累。下棋真的是不是她能hold住的,這考心機與算計的東西,她還是跪了好。尤其還是和唐澤雨這種腦子天生就是點亮了謀略等一系列天賦的人下棋,艾瑪,那不是一般的心累啊,簡直是自虐。妥妥的累死腦細胞一大片,消耗心力啊。
    “來,陪我下一盤,我一人折騰,也怪無趣的。”唐澤雨哄著她道,要給自己找一個下棋的小伙伴真的不容易。
    陳玉嬌趴在她面前的案桌上,歪了歪嘴,“不來,除非你讓我悔棋。”
    “好好好,讓你悔棋,行了吧?”為了哄小伙伴陪自己下棋,唐澤雨又刷了一次的下棋底線。
    “真的啊?我書讀的少,你別哄我。”陳玉嬌呵呵笑道,更是自黑一把,“我們畫風不在一個檔次,你要壓制一下你的檔次,配合我一下唄。”
    “快來,都依你。這樣行了吧?”唐澤雨倒是被她這嘰嘰歪歪的話語驅趕走了一些心事帶來的煩惱。清澈有型的桃花眼眸里,溢滿笑意盯著她,說,“嬌嬌,和我下棋的人里,你還是第一個,讓我沒原則的讓著的小伙伴呢。”
    陳玉嬌挑挑眉,忽然笑起來,眼睛彎成月牙狀,更是露出一口結拜的牙齒:“是是是,唐大俠你一定要手下留情啊。”
    說笑間,她自然是拿起了棋子,開始同唐澤雨一起對弈起來。
    圍棋真的是個燒腦的游戲,為了培養一個屬于自己的固定的下棋小伙伴,唐澤雨也是ca碎了心。他領著陳玉嬌漸入門徑,一點點的給她講解棋局。唐澤雨是一個在古文化上有著非常深厚造詣的人,他的學識在這一面很是淵博,尤其是他講起歷史來的時候,聽得陳玉嬌格外入迷。他在給陳玉嬌講述棋局的時候,還會用棋局來引論歷史上的一些事件,讓她換一種角度聽歷史故事,換一種思維看歷史,更是換一種方式學圍棋。總體的說來,能在異時空里遇到唐澤雨這個小伙伴,陳玉嬌覺得真的夠值的。她在他這里,學到了好多學不到知識。
    午后的酒肆里,人也漸漸多了起來。
    且說劉徹這邊,他讓郭舍人陪伴,帶著汲黯,一行三人出了宮。
    長安城中有九市,最熱鬧的要屬西北角西市1與孝里市2最為鬧熱。因為靠近雍門3,人來人往的,熱鬧非凡。這個時期的商人并沒有因為朝廷采取重農抑商的政策有所抑制,只要不是戰亂,一旦百姓要生存,就會有經商,就會有利可圖。民間中,棄農從商很是普遍。還有好些書香門第的子弟有些禁不住金錢誘惑,棄文從商者也是有的。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市場里的商品品種非常的豐富,大到奴隸車船,小到瓜果蔬菜,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中游得,在市集里還真的照的到。商貿是極為繁榮,市井生活真的欣欣向榮。
    愛逛街當然不只是皇帝一個人,他的臣子也是有這樣的喜好。
    長安城就那么大,要遇到熟人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這不,劉徹一出門,走上大街上沒有多久,就遇見了自己的臣子主父偃。
    郭舍人眼尖地發現了主父偃,然后拍了他的肩膀叫住了他:“足下何去?如此匆忙?”
    主父偃見攔下自己腳步的是陛下身邊的近侍郭舍人,又見到郭舍人身后幾步之隔的劉徹后,立刻轉過身來行了一個見尊者的禮,便回答道:“今日鄙人約了兩位朋友在酒肆里相見,這正忙著趕著赴約去呢。”
    “可是那相逢酒肆?”郭舍人眼前一亮問道。
    “正是這相逢酒肆,舍人也知這酒肆?”主父偃反問道,仿佛是找到了杯中知己一樣。
    “嗯,上次聽人說起過。這酒肆家的美酒格外甘美,就是每日只賣那么多杯,從來不給多的。倒是讓人記憶深刻。”郭舍人笑說道,“剛才瞧足下走的如此慌忙,想必是要趕在那每日限量的酒水賣光之前趕到吧?”
    主父偃肯定地點頭:“正是這樣。”言罷,就意欲拔腿趕去。
    劉徹聽著這兩人的談話,倒也是來了好奇心,對郭舍人說道:“走,跟著他一起去。”
    趕到西市的時候,恰逢日頭當空最是炎熱的時候。
    跟在主父偃身后,有著他這個免費的領路人,自然是很快的就找到了這家相逢酒肆。酒肆的生意很是熱鬧,門口站著接待的小二哥到也是忙碌的滿頭大汗。
    劉徹下了馬,把一切交給了隨行了另外一位成員后,便領著郭舍人跟著主父偃一起踏入了酒肆門。
    這一踏入酒肆的門,頃刻間一股沁涼的氣息就將其包裹。
    舒爽又透心涼的感覺,霎時間讓炎熱帶來的焦躁立刻就清涼了下來,一瞬間整個人都感覺清爽極了。
    前來招待的店小二領著他們找到了主父偃口中提及的朋友的位置,這走過去一瞧,原來還是自己的臣子,嚴安,以及另外一位不認識的人。
    出游在宮外的皇帝劉徹立刻用眼神制止了他,然后就有郭舍人上前替他開口搭話。陛下愿與臣子們一桌,臣子們自然是求之不得,當然,原本的有些話,自然也就不能在這里說了。不過這并不妨礙他們飲酒的樂趣,更何況這酒肆里如此涼爽,簡直是一處好去處。、
    安頓好了這些客人后,店小二知曉嚴安是常客了,便詢問了他們需要哪些的酒品。
    一行人在店小二的推薦下點了一圈后,小二哥自然是樂滋滋地去忙活了。
    在炎熱的天氣下,找一處涼爽的環境坐下后,自然是要打量四周的。好多人都是有這樣的習慣,即便是身為帝王的劉徹也不例外。
    可是,這一瞧,真的不好了。
    “阿澤,你說了要讓著我的,怎么說話不算數啦?”熟悉的聲線飄入耳里,瞬間讓劉徹轉頭聞聲望去。
    然后,他看到了一張臉。
    那張臉蛋,他做夢都不會忘記,他還聽見有人再說話。
    那人說:“嬌嬌,你不能走一步就悔一步棋呀,這沒辦法下了啊!”
    那一聲熟悉到骨子里的稱呼,霎時間讓劉徹他身子僵住,大腦空白。
    嬌嬌,阿嬌,那個讓他花費了許多精力尋找的阿嬌姐,竟然在這里。
    好一個相逢酒肆,果然是相逢。
    劉徹沒有想到,今日會在這樣的情況下遇到他的廢后陳氏。
    在堂邑侯陳午的出殯日上,設計下埋伏等了那么久,卻是一點痕跡都見不著。
    可是在這里,她在這里,她過的好好的,她還有心思與一個陌生男子下棋!
    聽聽,那是什么稱呼?她怎么可以同一個陌生的男人如此親密,她難道忘記了她還有丈夫么?一瞬間,劉徹的心情就如調味鋪子里打翻了的罐子一樣,各種滋味兒在心里翻騰而過。一股火辣辣的氣息直接從腳底就竄到了頭頂,周身更是入墜火坑一般,被那無名業火撩的疼痛難耐。他恨不得能立刻起身,去將她拉過來,問問她究竟在想什么。
    他也很吃驚,他無法相信他看的這一幕是真的。比起他的吃驚,他已經的是按捺不住自己的思維控制自己的情緒,他猛然就起身朝著她走去。
    可真的當他走了過去的時候,卻又站在原地邁不開腳步。
    因為,他與她的目光對上了。
    他還聽見她說:“這位公子?請問有何事?”聲音沒有變,笑容沒有變。
    可是,他卻發現,她的眼神變了。那是一種看陌生人的眼光,她就那么坦誠又淡定地笑意盈盈地詢問。
    這是要怎樣的一種心態,才能做出相見不相識?
    他盯著她,眼神變得冰冷深邃起來。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西漢]工科女漢子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