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魔法 > [西漢]工科女漢子 > 13.第013章

[西漢]工科女漢子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第013章逗比的黑歷史(一)
    陳玉嬌覺得此刻就像一個怪阿姨一樣,當然,她還有一個搭檔的怪蜀黎唐澤雨。pb
    站在門口的霍去病盯著這兩人,最后繃不住臉皮,極為不滿意地哼道:“我來這里是和喝酒的,不是和你們這兩怪人鬧著玩的。怎么,這是酒肆里新攬客的招數?”
    如此傲嬌的話,頓時惹得陳玉嬌也是笑了出聲。她把算盤一推,從柜臺邊饒了出來,雙手抱在交替抱在胸前,然后沖著在大堂里所有在坐的人道:“小少年,我家老板難得看到一個合眼緣的人。都說相逢就是緣分,你今天既然來到了我們的相逢酒肆,我們也算是有緣分。這樣吧,我和你打賭,三局賭局。只要你贏了其中任何一局,我這酒肆里所有的美酒,今日讓在坐的客人全體免費喝。怎樣?”說罷,立刻就把放在的柜臺上那今早才從系統商城里淘換來的裝著五糧液的酒壇扒開了塞子,霎時間,酒香飄滿整個大堂。
    在坐的所有酒客聽到陳玉嬌這賭局,再嗅著空氣里飄香的酒味兒,都激動極了。
    “嘿,少年,快答應老板娘!”
    “啊喲,老板娘今天是怎么了,居然這么大方要大請客啦?”
    “快快快,小少年,快答應老板娘,她那好酒可不多,你別錯過機會啦!”
    “快答應老板娘,讓老板娘這頓酒水請定了。”
    ……
    陳玉嬌靠在柜臺邊,笑盈盈地望著少年霍去病。她的眼神真摯又熱情,倒是讓這個小少年有些羞赧地紅了耳根。當然,這小少年也是繼續傲嬌地說道:“我憑什么要答應你?我來是喝酒,不是來和你打賭的。”
    “不打賭啊,沒關系啊,我就不賣酒給你喝了。”陳玉嬌繼續笑道,“這美酒就我一家獨有,所以我是一點不愁沒有買家呢。你呢,可是真的喝不到的哦。”
    聽著陳玉嬌這有些‘無賴’地話語,小少年倒是正經地盯著陳玉嬌回答:“可是你一個弱女子,你能和小爺我比什么?你文不能武不成的,你要比什么呢?”他的話語里,倒是有幾分傲慢,明晃晃地是瞧不起陳玉嬌這個‘找麻煩’的女人。
    “你想文斗和武斗啊,好啊,我讓我家老板來。”陳玉嬌也不放在心上,霍去病他這個年紀,正是最好的中二期嘛。所以,陳玉嬌她嘻嘻一笑,“文斗就以下棋來比試,武斗以射箭比試怎樣?至于最后一局么,我們來比記憶力和心算能力,要來么?當然,只要你贏了任何一局,今天來我這里的所有的酒客就可以托你的福,酒水免費喝。pb”
    “來!”少年的霍去病聽了這個賭局的內容后,立刻就應了。
    陳玉嬌立刻就伸手擊掌道:“那就請在坐的各位給我做一個見證,可好?”
    所有的酒客們都極為興奮地答應說好,并且一個個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就能看到這賭局開起。
    當然,老板唐澤雨望著陳玉嬌,湊到她耳邊低語道:“嬌嬌,下棋我有信心。但是這射箭,我沒有把握。”他說話間呵出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根,讓她覺得癢癢的,又忍不住笑起來。她沖著唐澤雨眨眨眼,脫口而出:“系統君。”唐澤雨聽得怔了一下然后對上她那亮晶晶的眼神,瞬間就明白了,然后憋不住的笑出聲。
    這兩人的親昵的動作、對話、眼神,在西漢這個儒學還沒有起來興盛的年限看來,所有的酒客都是感覺到這老板與老板娘真是恩愛極了。
    “我們就從射箭開始,我去后院去把家伙帶出來。”說罷,陳玉嬌轉身朝著后院走去。
    前面的大堂里,在陳玉嬌離開后,霍去病倒是盯著唐澤雨,不客氣起嘲笑起來道:“老板,你這身子板,能拉開弓么?”他這番言語,自然是對自己自信無比,對對手有幾分蔑視。畢竟唐澤雨的外貌太有欺騙性了,白面書生用來形容唐澤雨一點也不為過。
    周圍的酒客也是跟著擔心,他們可從來沒有見到過這酒肆的老板顯露別的才華的機會。尋常都是他指使著小二們折騰,老板娘來了之后,他連指使店小二都不用了,頂多是酒客多的時候,在眾人的要求下給拉上幾曲。
    唐澤雨聽聞這番話,面不改色,心平氣和地說道:“不知道啊,也是要等弓拿來了,才知曉結果吧。”唐澤雨本身就是個慢性子,在加上非常好的脾氣與耐心,與他清越優雅的聲線一配合,自然是讓聽他說話的人挑釁不起來。當然,一旦唐澤雨真心要用話語去挖苦人的時候,那效果更是杠杠滴。
    霍去病哼了一聲,轉過視線去,就正好瞧著陳玉嬌一個人扛著射箭所需要的物件出來。
    她一個人背著兩把漆黑的大弓,左手拎著裝滿了弓箭的箭筒,右手各自拎著又重又沉的弓箭靶子,但是她這一路走來卻是極為輕松,甚至有腳下生風的趨向。
    酒肆的大堂里很是寬闊,房屋的建筑格局來說,是屬于進深比較深的那種。所以,要在這屋子里玩一把射箭,還是可以的。陳玉嬌不用任何人的幫助,就已經帶著系統君給的大力手套輕松地搞定了弓箭靶子的擺放,然后這才拎著兩把弓與箭筒走了過來。
    “弓箭你們自己選,靶子也是。”陳玉嬌把弓與弓箭放在了地上,然后說起了比賽規則,“每個人十只箭,誰中的紅心最多,便算贏了。若是全部中紅心,就要比試,誰能用第二只箭把第一只箭破掉而中紅心的數量多,明白了么?”
    霍去病與所有圍觀的酒客聽到陳玉嬌說的最后一條比賽的規則的時候,都齊齊的抽了冷氣。要用第二只箭破開第一只箭,這種箭術,那可是很了不得的。
    看來,這老板娘對自家的老板的信心可是挺足的啊。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不看好酒肆的老板唐澤雨。甚至還有人剛才在陳玉嬌去拿家伙的時候,也開了賭局。至于霍去病這個小少年,所有酒客都看好。因為有人看見了他手上留下了習武射箭留下的繭子,加上在他剛剛踏入酒肆大門的時候,老板就說了他骨骼清奇,是個不出世的武學天才。
    “明白了,誰先來?”霍去病問道。
    唐澤雨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后,霍去病也就不客氣地彎下腰去,挑了一把弓拿在手里,瞬間臉上就露出了贊賞的光,“好弓,老板娘你果然有好東西。”
    等著霍去病挑好了弓后,唐澤雨這才不慌不忙地去把剩下的那一只弓拿了起來。這一拿起來,忽然就聽見腦海里系統的提示音又響起來了。“方便你們完成任務,我們系統也是蠻拼的。這弓與箭內有玄機,你放心的用就是,保證你能贏。”
    唐澤雨:“……”
    “好了,都挑選了好了,那就開始吧。”陳玉嬌見霍去病拿著弓箭已經在手里把弄起來,便出聲提示道讓圍觀的酒客稍稍散開一些。
    霍去病在箭筒里抽出箭,沉甸甸的箭矢很有質感,讓他信心倍增。年少起,他就被他的舅舅衛青親手教導騎馬、射箭、武學。去年舅舅封了關內侯之后,更是給他請來了好幾個武學師傅教導他。空閑的時候,也是配著他練習拉弓射箭,如今他的箭術,在舅舅的軍營里比起來,也算是上上層。今天的這一場射箭比試,他想,他是贏定了。
    他沉穩地拉開弓,箭羽搭在手上,瞄準了對面的弓箭靶子的紅心。隨即,呼吸平穩的放箭,只聽見箭羽離弦破空的低沉呼嘯,再然后,對面靶子的紅心上,穩穩妥妥的釘著他剛才拿起的那一只箭。
    “好,好,好!”觀看的酒客們都擊掌地大聲稱贊。
    觀之唐澤雨這邊,也是同樣的正中紅心,所有的酒客們都異常興奮,催促著比試繼續。
    第二支箭,霍去病的也射在了紅心上,只是沒有打掉第一支箭而已。而旁邊的唐澤雨,卻是淡定極了,這第二支箭搭在弦上,所有人包括霍去病,都停了下來看著他。
    唐澤雨輕輕地呼了一口氣,想著剛才系統那一句“我們系統也是蠻拼的”真是很想笑啊。剛才拿著弓,拉開弓弦射出第一支箭羽的時候,他就明顯地感覺到了,那弓與箭似乎像是有了自主意識的機械一樣。他不過是做一個樣子而已,就如系統君說的那樣,為了任務,全體都是蠻拼的哎。
    弓弦一放,箭羽離弦,‘嗡’的一聲低鳴后,立刻就聽見“啪”的一聲,接著就伴隨物體落地的聲響。再然后,就是全體倒抽冷氣發出的整齊的‘嘶’聲。
    因為這一刻,在唐澤雨的弓箭靶子上,第二支箭劈開了第一支箭,釘在了第一支箭入紅心的位置上。
    “好,好,這老板還是深藏不漏的人哇。”
    “厲害,真是厲害啊。”
    少年霍去病見到這一幕,詫異地望了唐澤雨一眼后,便冷靜地拿起第三支箭,開始瞄準。酒肆里的酒客們,看的都緊張極了,一個個瞪大了眼,屏住呼吸,生怕自己的呼吸大了,出了的氣會妨礙霍去病箭羽。剛才酒客們開的賭局里,買霍去病勝的人,那可是大多數啊。
    漫長又短暫的比試中,霍去病九箭全中紅心,最后一箭卻有些偏離。而唐澤雨這邊,因為有蠻拼的系統君幫助,那是十箭全中紅心,還全是后面一只箭打掉前面一支箭。
    輸掉了第一局比試的霍去病有些沮喪,不過他看著唐澤雨的眼神一改之前的態度,非常尊崇且禮敬地望著唐澤雨道:“你很厲害,是我輸了。”
    “不到最后一局,就不能說輸。”唐澤雨沖著他溫和地說道,“機會是無限可能的。”
    陳玉嬌麻利地上前收起了剛才比試的東西,抱著去了后院里還給系統。
    前院里,按照第二句的比試內容,唐澤雨讓店小二把他的棋桌與棋子搬了出來。圍棋是一門深奧的玩意兒,陳玉嬌對這個不懂。等她把剛才用過的物件歸還給系統出來時候,棋局已經開始了。
    下棋這事情,陳玉嬌感拍著胸脯保證,不用系統君幫助,唐澤雨是妥妥的贏定了。要知道,她搬過來與唐澤雨一起住后,夜里有得時候,唐澤雨會讓系統君出來陪他下棋。這一下棋,就是兩三個小時。就連系統君都評價,唐澤雨的棋藝非常不錯,布局計算非一般的深。
    所以,只需要在一旁等結果的陳玉嬌自然是泡上了清茶,給對弈的兩人送來。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西漢]工科女漢子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