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科幻小說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四百一十章 探究她的過去

諸界末日在線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不知為何,顧青山心中升起了一股荒謬之意。
    聆聽萬物是葉飛離的能力,可是老大卻也有這樣的本事。
    ——對于老大來說,這不是能力,而是術。
    世界之術。
    術更復雜,不如能力那樣簡單直接粗暴,但卻可以構建出更精妙、更不可思議的力量。
    “你聽見了末日?”顧青山問道。
    “是的,”幕撓了撓頭,說:“我總覺得那些生靈是在瀕死之際發出了最后的哀嚎。”
    “你跟長老說過這件事了沒?”顧青山問。
    幕的臉上掛著一絲茫然,說:“我請教過長老,長老說我們的世界只有生與死的輪轉兩界,眾生與萬物處于生的境地,但終將走向永遠塵封的死界。”
    “他怎么說末日的?”顧青山追問。
    “他說‘末日’只是一種預言的專屬名詞,是某種狀態的假想,但其實從未發生過。”幕說道。
    “我們換個問法,你覺得你聽到的聲音來自哪里?”顧青山又問。
    幕愁眉苦臉的想了半天,才說:“我覺得那些聲音不是來自世界里,因為非常模糊——但世界之外只有虛空亂流,所以這很奇怪。”
    顧青山陷入沉默,一時沒有再問什么。
    通過這一天多的接觸,他稍稍明白了一些這個世界的基本知識。
    世界之谷,是一個層次相當高的傳承地。
    在這個時代,“世界”就指的是一個地方,那就是所有眾生的生存之地。
    在世界之外,唯有無盡的虛空亂流。
    此時此刻,還沒有平行世界的概念,也不存在平行世界。
    關于“末日”的聲音,究竟來自哪里?
    顧青山心中忽然起了個念頭。
    “你說你覺得那些聲音很模糊——你有沒有辦法形容或比喻這種感覺?”顧青山問。
    這個問題對于八歲的孩子來說,有點難了。
    幕深思片刻,認真的形容道:“就像……你在山的那一邊說話,卻被我隔著山聽見了。”
    顧青山接話道:“如果是這樣,會不會更像是隔著一扇門?”
    幕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來,連連點頭道:“對,就是這樣,那些人在門外不斷發出慘叫和呼喊,雖然我聽不真切,但就是這樣!”
    顧青山心中暗暗嘆了口氣。
    年僅八歲。
    能聽見世界之門外的聲音。
    真無法形容老大的力量。
    只見幕堅定的握著拳道:“我有預感,等我的實力變得更強,我將會聽到更多的事情。”
    忽然一道聲音響起:
    “那就一起努力變強吧。”
    兩人一望,卻見蕾妮朵爾朝著兩人走來。
    “到晚飯時間了,幕,我想跟你一起去吃飯。”
    她毫不避諱地說道。
    “啊,好,不過我得去換件衣服,你跟羅德在這里等我。”
    幕說完就跑了。
    蕾妮朵爾只好和顧青山站在原地,一起等待。
    顧青山從她的眼神中沒有看到任何情緒。
    顧青山想了想,問道:
    “蕾妮朵爾,你在落水前是在躲避什么嗎?”
    ——直到這時,他才有機會詢問對方溺水的緣由。
    蕾妮朵爾道:“我是精靈與巨人之森的奴隸。”
    “精靈與巨人之森!”顧青山驚呼出聲。
    那片森林的面積幾乎比一個世界還大,處于世界之谷的北方,相當遙遠。
    蕾妮朵爾垂下目光,輕聲道:“是啊,就是那個從來不允許外界生靈進入的森林,我跟我姐姐兩人,不堪忍受巨人們的奴役,想要逃往精靈的領地,卻被巨人的巡邏者追上。”
    “我姐姐為了掩護我而被巨人抓住——現在她應該已經被吃掉了。”
    “只剩下我獨自逃生,最后不得不跳入湍急的河流,因為擔心巨人的追趕,精疲力盡而死,多虧被你們救了起來。”
    顧青山心思連轉,問道:“森之巨人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生物?”
    “殘忍、兇狠、自私、無情。”蕾妮朵爾道。
    顧青山頗為感興趣,正要再問,蕾妮朵爾卻先開了口。
    “羅德,你總是喜歡問別人問題,這樣會讓人反感的。”
    顧青山怔住。
    蕾妮朵爾轉過身,朝著飯堂的方向走去。
    “窺探別人的過去是一件失禮的事——你在這里等幕吧,我先去吃飯了。”
    她走了。
    顧青山站在原地,眼神漸漸變得深沉。
    “一個發誓戰勝命運、斬盡一切罪惡的人……”
    他自言自語著。
    忽然,四周漸漸變得黑暗。
    一切光景被隔絕在黑暗之外。
    老大的聲音再次響起:
    “對于蕾妮朵爾的說辭,我從未質疑
    inject()
    過,也未探查過,恐怕我從一開始就喜歡上了她。”
    “但是后來的某一天,我想知道真相,卻再也來不及了。”
    “于是我設置了一道因果律術法。”
    “這個因果是這樣的:”
    “證實蕾妮朵爾的話,又或是戳穿她的謊言,達成這個目標之后,你將自動獲得第二枚封印之章。”
    “這是我親手設置的因果律,蕾妮朵爾也無可奈何!”
    “顧青山,你可以留在這個時代修行,又或幫我去探明事情的真相,取得封印之章。”
    “總之……我這個人已經沒有其他朋友。”
    “這件事由你自己決定。”
    老大的聲音徐徐消失。
    顧青山站在原地,默默聽完。
    尋找真相,便可獲得第二枚封印之章。
    或者根本不去尋找封印之章,留在這個時代,跟老大一起修行?
    那樣的話,也許自己也能變得如同永恒源力之主那樣強大?
    不。
    活在過去根本沒有意義。
    老大最后還不是被末日毀滅了身軀。
    ——真正該做的是,絕不能讓蕾妮朵爾得到老大的另一半尸體!
    顧青山深深吸了口氣,轉了個方向,朝著山谷的偏僻處飛奔而去。
    河流。
    河流奔騰不息,從上游一瀉千里,通過世界之谷,朝著遠方蜿蜒而去。
    顧青山站在河流邊緣,朝上游望去。
    這個世界只有一條這樣的河,它連接了所有的文明,所有的地帶。
    在許多文明中,它被稱為命運之河。
    蕾妮朵爾便是被水流從上游帶到了世界之谷。
    顧青山大步走入水中。
    河水冰冷、洶涌,擁簇著他的身軀,似乎在催促他隨波逐流。
    “好吧,我去精靈與巨人之森調查一下。”
    顧青山喃喃道。
    他逆著水流的方向,朝著河流的上方走去。
    ……
    另一邊。
    在時光長河漂流的高塔世界之中。
    老大站在一座孤塔的樓頂,端著一杯酒,默默的看著冷雨瓢潑。
    縱然事情已經過去了無數的歲月,但是那些看似已經模糊的回憶,總會在某些時刻變得清晰。
    它們提醒著他,一切還未過去。
    “蕾妮朵爾……”
    他嘆了口氣,神情有幾分蕭瑟。
    雨越下越大。
    忽然,一道身影從遠空電射而來,落在他身邊。
    “淋雨可不是個好習慣。”巴利道。
    他遞給老大一支雪茄。
    “抽不慣這個。”老大拒絕道。
    巴利用指尖的火焰點燃雪茄,嘲笑道:“怎么?下午被我揍了一頓,現在自己躲起來哭鼻子了?”
    老大的眉頭動了動,語氣之中有了幾分怒意。
    “混蛋巴利,明明說好了是一場拳擊,結果你都往我哪兒打?”
    “哈哈哈,天真的家伙,戰斗就是無所不用其極,你連無恥都不會,還能干成啥事?”
    “無恥?我可從來不像你們那樣,到處欠錢。”
    兩人對望著。
    老大忽然伸手接了雪茄,點燃。
    “事先說明,一會兒被我打出屎尿了,不許求饒。”他淡淡的道。
    巴利咧嘴一笑,說:“我會把屎尿喂給你吃。”
    轟!
    驚雷炸響。
    兩人飛上天空,在大雨中展開了肉身搏斗。
    遠處。
    數十里外的一間酒吧。
    小喵冷笑一聲,以嘲弄的口氣道:“粗魯的男人們——我下注二十塊,賭我哥贏。”
    張英豪扶了扶墨鏡,從兜里掏出三十塊,扔在吧臺上。
    “喵姐,肉搏才是男人的浪漫——我賭老大贏。”
    葉飛離手中抱著游戲機,隨手在桌子上丟出幾個硬幣,說:“我賭巴利贏。”
    張英豪瞪著他。
    葉飛離頭也不抬,解釋道:“這是肉搏,又不是死斗,老大出手不夠猥瑣。”
    安娜剛才一直默默聽著,這時就點點頭,同意道:“對的,巴利打起架來太臟了,我賭巴利。”
    說完便舉起酒瓶,咕嚕咕嚕灌了起來。
    “喂,你下注的錢呢?”張英豪問道。
    安娜打了個響指。
    蘿拉跳起來,將一大袋子七彩寶石拍在桌子上。
    眾人一陣沉默。
    “你這賭注太過分了,我們只是玩玩而已,能不能別這樣。”張英豪艱難的道。
inject()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諸界末日在線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