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歷史軍事 > 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誰是滑頭

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美好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就如同一個新生兒從剛剛降生時如同一個皺巴巴的肉蟲子,變成個皮膚好像透明般的細膩,一雙已經可以睜開的眼睛漸漸露出因為眼前的光和影子而顯出對身邊所有的東西都充滿各種好奇神情時那種飛快的變化一樣。
    如果這樣的孩子還有兩個,那么即便是最貧困的人家至少在這個時候也會偶爾充滿歡樂。
    瓦拉幾亞宮廷當然不會與貧困貼邊,實際上瓦拉幾亞很富裕,因為擁有豐富的礦產資源,這個國家雖然因為種種原因自己并不擁有太高的冶金技術,但是與匈牙利擁有著相連的龐大銅礦礦脈同樣為瓦拉幾亞提供了足夠豐富礦產資源。
    而且據亞歷山大所值,瓦拉幾亞還有著這個時代的人沒有發現或是還沒有重視起來的另一項在未來國家發展中最重要的自然資源之一,石油。
    瓦拉幾亞的石油儲量是驚人的,在將來隨著發現和逐漸被人們認識利用的過程,瓦拉幾亞的油田成為了周邊大國覬覦垂涎的目標,這讓后來在這片土地上建立起來的一個自詡羅馬人后裔的新興國家并沒有能真正繼承羅馬的榮光,反而成為了歐洲大國相互爭奪劫掠的目標。
    不過如今的瓦拉幾亞雖然就躺在沉睡的黑色黃金的上面,可在這個時代這些豐富的寶藏雖然已經被人認識,但卻在未來很久一段時間內還不會受到重視,即便在民間已經有人懂得使用簡陋的過濾方式從那些黑乎乎的泥漿里提取可以燃燒取暖的東西,不過這一切都要在很久之后才會最終隨著各門相關學科的發展逐漸的被真正運用起來。
    現在的瓦拉幾亞有的是煤,銅,和儲量十分可觀的金銀,這些東西讓瓦拉幾亞人十分富足,也正是依靠這些豐富的資源從波西米亞,匈牙利招募來的雇傭軍還有從西方國家換取的武器,當初他們才能在第一次奧斯曼人的入侵中堅持下來,甚至還能給予異教徒很大的打擊。
    豐富的資源給瓦拉幾亞人帶來的是雖然不如西方國家豐富,可實際上卻十分殷實的生活,就如當初亞歷山大第一次來到巴爾干時的詫異的看到很多平民家中居然會有在西方國家只有富裕家庭才會有的銅質器皿一樣,布加勒斯特是座或許在建筑風格與奢華程度上無法與意大利那些城市相比,但是說到建筑所使用的材料卻肯定會讓意大利人瞠目結舌的真土豪。
    在布加勒斯特,亞歷山大已經看到不止一座建筑的房頂居然是用黃銅鑄造的,而用青銅雕塑的凱旋門更是有好幾座,這讓他不由想起了當初貢帕蒂初來布加勒斯特時看著那些凱旋門險些流口水的樣子。
    至于已經被辟為夏宮的布加勒斯特城堡,或許是多少因為索菲婭的影響,亞歷山大發現這次再看到這座城堡的時候,這里似乎變得艷麗了不少。
    瓦拉幾亞原本就深受波西米亞風格影響很深,現在隨著索菲婭的入住,這里儼然已經是個小小的布拉格王宮了。
    這倒是讓亞歷山大意思到索菲婭這2年在布拉格王宮倒是沒有完全浪費時光,除了學問上依舊空空如也的徹底貫徹了胸大無腦這一點之外,索菲婭對布拉格宮廷那種帶著斯拉夫風格的奢華生活還是很有體會的。
    看著原本都是褶皺的肌膚逐漸展開,看著那一對小人并排躺在那里一動不動的樣子,亞歷山大心里的愛意被充斥得滿滿的。
    埃斯特萊絲同樣可愛,不過亞歷山大對這對孿生兒女卻有著更多的憐愛,這或許是因為內疚的緣故,所以他總是看不夠這對小小的如同降落人間的天使,如果天使有男女之分的話。
    對亞歷山大總是看著兒女不肯移動眼球的樣子,索菲婭有些嫉妒,不過倒還好她沒有再用什么東西砸過去,而是有些不甘的把自己往亞歷山大懷里擠,似乎是在說“你也看看我,我也很可愛啊”。
    亞歷山大開始有些好笑,可隨即他忽然想起,索菲婭現在才16歲,認真的說起來她也依舊是個孩子。
    “你父親快回來了,相信他看到自己的外孫一定很高興。”
    納山這個時候并不在布加勒斯特,這其實也是亞歷山大堅持在索菲婭生產前一定要趕來的重要原因之一。
    之前根據普拉托的報告和納山自己派人捎信送來的消息,亞歷山大已經知道如今正在波西米亞。
    2個多月前,波西米亞國內發生了一場內亂,一支暴動的平民隊伍占領了波西米亞中部的克洛梅什堡,他們截斷了王國聯系東西的道路,又幾次擊敗了拉迪斯拉斯二世派去鎮壓的軍隊。
    然后這支以被遣散的黑軍士兵為主要戰斗力的暴動民軍開始向布拉格進軍。
    這就嚇壞了拉迪斯拉斯二世,他想起了胡斯戰爭時發生那些可怕的往事,讓他更擔心的是除了因為被遣散而心懷不滿的黑軍殘余和大批因為對新增加的稅收表示憤慨的農民,有傳言說一些早年間被驅逐流放的胡斯派的后人似乎也參與了這場暴動,這就讓拉迪斯拉斯二世真的開始感到恐懼了。
    他一邊試圖繼續和民軍談判,一邊悄悄調動軍隊準備再次鎮壓,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讓他不知道該是高興還是煩惱的事情發生了,經過這么多年沒有動靜之后,王后居然懷孕了。
    這么多年沒有孩子,拉迪斯拉斯二世其實都已經快絕望了,如果不是因為王后出身那不勒斯王室,而且波西米亞在遵守教義上來說要比西方更加虔誠,他甚至已經在考慮是否應該和王后離婚,然后再娶個能給他生下合法繼承人的妻子。
    畢竟私生子他雖然有那么幾個,但是卻不可能繼承王位,而根據與皇帝馬克西米安的協議,如果他絕嗣那么他就必須把波西米亞王位交由馬克西米安繼承,這是拉迪斯拉斯二世絕對不想看到的。
    暴動已經讓拉迪斯拉斯二世擔驚受怕,可王后忽然懷孕更是讓他心緒不安,在這種情況下他不得不無奈的同意王后提出的把納山從瓦拉幾亞招來的建議。
    雖然對納山和王后之間那不清不楚的關系心知肚明,不過這時候拉迪斯拉斯二世已經顧不上什么了,他需要有個可靠的人守在王后身邊,這樣他才能全力去應付這場暴動。
    納山就是在這種時候才不得不啟程趕往布拉格,因為當他把這
    inject()
    個消息派人告訴亞歷山大后,亞歷山大立刻回復讓他放心啟程,因為自己很快就會遠赴布加勒斯特。
    這么一來一往原本就已經耽誤的行程變得緊迫了不少,所以當納山從布加勒斯特出發時,波西米亞的內亂已經愈演愈烈,而從最近得到的消息看,民軍似乎已經占領了距離布拉格不是很遠的帕森格羅日高地。
    拉迪斯拉斯二世的動作不慢,當民軍逼近布拉格的時候,王國軍隊也已經集結的差不多。
    只是讓他擔心的是,種種跡象表明似乎在貴族當中有人和民軍勾結,這讓他不由對王后的安全有些擔心起來。
    納山就是在這個時候趕往了布拉格,讓他還算放心的是,在他啟程的時候,亞歷山大也已經從羅馬出發,相信很快就可以到達布加勒斯特。
    而就在不久前從布拉格傳來的消息證明,暴動的民軍已經被王國軍隊鎮壓,而拉迪斯拉斯二世也因此不得不同意了由一些貴族提出的改革條件。
    對于波西米亞發生的事,亞歷山大沒有太過關心。
    這除了因為現在他的心思完全在索菲婭和孩子們身上在,還有就是在他印象里拉迪斯拉斯二世的統治雖然一直顯得軟弱無力,但實際上這個在位時間要比同時代大多數君主都要長得多的國王,一直以來都在扮演著刺猬般的角色。
    雖然看似軟弱可欺,可如果真的對他下嘴就會發現這是個全身都是刺的麻煩。
    所以對于波西米亞的暴動他并不看好,而對于納山這次前往布拉格,他更是看做是老丈人與王后的再續前緣罷了。
    只是亞歷山大也記得,歷史上拉迪斯拉斯二世似乎就是從1500年之后逐漸失去了對匈牙利的控制。
    至于這個變化是否和這場暴動有關,倒是有些讓人好奇。
    一聲響亮的孩哭聲忽然從旁邊的小床上傳來,不知道是奧古斯特還是凱瑟琳的哭聲瞬間響徹房間,那聲音雖然稚嫩卻很異常有力,索菲婭神色一變,她立刻舉起雙手想要掩住耳朵,可還是稍微慢了些。
    原本只是獨奏的哭聲頃刻間變成了二重唱,兩個幾乎貫穿耳膜似乎還在相互較勁的哭聲霎時刺激得索菲婭沉下臉來,她向旁邊的小床看了眼,然后向亞歷山大怒了努嘴。
    亞歷山大有點無奈的搖搖頭,他發現索菲婭似乎并不怎么喜歡孩子,或者是因為在她看來孩子的出生奪走了原本只屬于她自己的寵愛,這讓亞歷山大不由暗想,或許只有在自己離開之后,她才會真正明白該怎么做個母親。
    亞歷山大拉了拉床頭鈴鐺的拉繩,沒一會兩個奶媽立刻匆匆推開通往隔壁的房間的房門走了進來。
    而在他們身后,一個女官出現在門口。
    她先是看了眼索菲婭,又看看亞歷山大,在確定的確沒有打擾兩位殿下后才開口說:“殿下,那個商人普拉托求見,他說是您要他來的。”
    “是我要見他,讓他等一下,”亞歷山大說著彎腰吻了下索菲婭,然后走到小床前分別親吻了下孩子們,看到索菲婭似乎有點不快的樣子,亞歷山大不得不多親了她一下,這才從變得眉開眼笑的女大公身邊走開,一邊吩咐奶媽們要小心照顧好兩位殿下,隨后來到了隔壁的房間。
    看到亞歷山大,普拉托立刻松了口氣,這幾天他一直在等待機會求見亞歷山大,可是因為一直沒有能見到公爵影子,這讓他不禁有些擔心起來。
    普拉托知道他的生意和所有家當是否安全都取決于亞歷山大在瓦拉幾亞的地位是否穩固,這就讓他更加關心宮廷里的風吹草動。
    好在女大公和孩子們都很健康的消息讓包括他在內的很多人都放了心,
    “殿下,那個斯特凡是個老滑頭。”普拉托一點都沒在意其實別人也恰恰在背后是這么說他的,他的神色有些沮喪,依舊為之前和摩爾多瓦人并不順利的交涉感到惱火。
    “怎么,他不愿意接受我們的建議嗎?”亞歷山大問著,似乎對摩爾多瓦人的態度沒有感到意外。
    “大公對于和咱們做生意很感興趣,但是他拒絕在其他方面合作,”普拉托無奈的說“他甚至公開表示奧斯曼人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他會驅逐所有對奧斯曼人表示敵意的外國人,而對于本國人他直接用最野蠻的刑罰。”
    亞歷山大平靜的聽著,對摩爾多瓦大公斯特凡表現出的異常堅定的親奧斯曼態度他并不奇怪,事實上雖然整個歐洲都知道斯特凡是抗擊奧斯曼入侵的英雄,但是當認為需要的時候,這位摩爾多瓦大公立刻就毫不猶豫的倒向了奧斯曼人一邊,以至亞歷山大一直認為魯瓦?會從一個抵抗異教徒的英雄變成賣國者,也許就是受了斯特凡的影響。
    只是斯特凡因為這一連串的手段畢竟成功的保住了他的公國,魯瓦?卻成了個落魄的失敗者,而對于成功者有多少的贊美,就對失敗者有多少的譴責。
    看著普拉托有些沮喪的樣子,亞歷山大故意問:“那么說你完全失敗了?”
    普拉托的臉上霎時顯出了不安,他知道自己在巴爾干的使命并非只是為公爵賺錢,如果他不能表現出自己足夠有用,或許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人接替他現在的身份了。
    普拉托是不想再回到烏爾比諾那個小地方去了,他希望飛黃騰達的心沒有任何時候比現在更強烈。
    “不殿下,我見到了另一個人,”普拉托小心翼翼的回答“魯瓦?就在摩爾多瓦,我拜訪了他,而且還把原本送給斯特凡大公的禮物送給了那位前國王。”
    普拉托的話讓亞歷山大眼神一閃,隨即有趣的看著他。
    “你把阿格里生產的那些火槍都送給了魯瓦??”
    “是的殿下,”普拉托恭敬的鞠躬“請您原諒我的擅作主張。”
    看著一臉懊惱樣子的普拉托,亞歷山大不禁輕輕嘆了口氣說:“你這個滑頭。”
inject()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