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都是戲[星際]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兩個修士心道。
    緊接著又是萬分的懊悔,“機會就在眼前,他們卻沒抓住。”
    “那人問的話就有問題啊,咱們當時怎么就沒察覺呢。”簡直氣啊,“為什么啊,為什么沒察覺呢。”
    然而已經沒人管他們了,眾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那個魔修身上。
    對方顯然是想逃,但帝國這邊也是人多勢眾。除此之外,還有不少其他修士幫忙。跟帝國交好的,想賣這個人情的,反正要對付的人是個魔修,他們根本沒有什么壓力。
    最后,由拍賣行里面出來兩個人,一掌擊在魔修身上,將他打個半死,然后帶了進去。
    “帝國的高手?”
    “聽說叫周勁宇和鄭興林,天賦極好,筑基到結丹只用了十幾年,簡直堪稱天才。”
    “據說他們以前連修真都接觸不到,還是機緣巧合結識了白槿,這才跟著到了修真界,有了今天的成就。”
    得,越說越悔啊!
    他們當時怎么就沒猜出來身后搭話的是個魔修,還是跟白槿有仇的。
    得,現在說什么都晚了,只能盼著錯失了這個初一,在拍賣會上能點好的有個十五,拍到點兒好東西。
    即有一失,必有一得,“今天定然能拍到好東西。”
    他們這般安慰自己。
    那邊周勁宇和鄭興林帶著人去了包廂,“老大,運氣啊,咱們不過就是順路來瞧瞧,結果就撞上了這家伙。”
    白槿笑著點了點頭,顯然并不在意。
    魔修心中升起一絲希望,若是白槿并不怎么恨他,那他……但他著實想多了,常跟著白槿的人都知道,白槿那是并不將他放在眼里,卻不代表他在干過那些事情之后,還能被原諒。
    帶過來也是順手,回頭自然有該他的下場等著他。
    周勁宇隨手一扔,就將他丟到了一邊。
    但這不代表這魔修能逃,早在他上來之前,早就已經被封了修為,甚至打斷了腿,現在要跑也只能爬著出去。
    而這里是白槿的地盤,他就算爬,又能爬到哪里去呢。
    桌邊,白槿和戚嶸正在說著什么,偶爾眼神相對,那股膩呼勁直叫人想大呼虐狗啊。
    他們坐在頂樓看著,下面的人卻是并不知道帝國的兩位大佬在此。主持人自然也是競爭上崗,能站在這種大拍賣行上的,并不是一般角色。只見她三言兩語之間,便將氣氛帶動了起來,東西也一樣一樣拍到了讓人滿意的價格。
    到最后壓軸的,自然就是那款全息修真游戲的注冊碼,不多,今日只會拍出去三個。
    這東西一出,便是二樓和三樓的客人也均坐不住了。
    喊價聲一浪高過一浪,白槿自是十分滿意。
    周勁宇和鄭興林也特別高興,畢竟修真界的生意一部分是端家在做,另一部分也有他們兩家的份。當年決定跟著老大果然是正確的,如今他們有出息了不說,家里的生意都能做到修真界來了。
    這要換了當年,別說是他們,就是家里老爹也不敢想啊!
    最后,價格已經到了八萬塊下口靈石一個注冊碼,且還在上升中,到了成交價,已經高到了九萬塊靈石一個。
    能拍得到手的,果然都是二三樓的啊!
    底下有人感慨。
    可不么,一般散修,甚至是修為都不夠上二樓的散修,就是撞過大運,手里頭也不可能有這么多靈石。
    不過能見識這么一糟,他們就已經覺得十分高興了。
    這才是第一個注冊碼,下面還有兩個。第一個拍出去之后,眾人就都等第二個。
    價格一樣一路高升,最后停在了九萬一千塊下品靈石。
    喊出這個價格的是一個坐在一樓的修士,只見他臉頰泛紅,顯得十分激動,也有些志在必得的模樣。
    第二塊會高出第一塊,也不奇怪,因為只剩下最后一塊,且很多人還沒出過價,誰知道到時候會不會更高。若是能多花一千塊拿到,其實也并不算虧……
    但……
    臺上的主持人卻說:“我們不賣給你。”
    一樓的修士頓時就要炸,這他們一樓好不容易出個壕,你們就這么歧視……
    然而還沒徹底炸開,就聽臺上主持人說:“門口寫得清楚,東西不賣給和一門,請道友就算混進來也安安靜靜的,莫要搗亂。”
    眾人:“……”
    切……
    怪不得這么有錢,原來是和一門的啊,估計是宗門出錢,就是個跑腿的。
    可惜了,就算你們變裝混進來,依舊不是被識破么……何苦呢,誰讓你們當時針對帝國來著。
    那人被認出身份,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想罵卻又知道罵出來肯定立即被請出去。他此時此刻哪還不知,自己的身份早就被看穿,對方之所以放他進來,就是為了這么看他笑話的。
    今天之后,誰還不知道,帝國的東西不賣給和一門,而和一門想法設法的偏要買。
    當年的一個錯誤決定,毀了太玄宗,他們和一門也日漸衰落。尤其現在不光帝國,白鄭兩家的丹藥和法寶也不賣給他們。短時間內還有庫存過日,但長此以往……
    宗門危矣。
    樓上,周勁宇和鄭興林卻是笑得十分開心。白槿也愉悅的瞇了瞇眼,惹了他,難道還想好過?
    戚嶸在一邊剝了一個橘子,掰下一瓣遞了過去。白槿壓根沒接的意思,直接就著他的手就咬進了嘴里。未了,還不忘壞心眼的舔一舔某人的手指頭……
    周勁宇和鄭興林:“……”
    一個不注意,好像又被秀了一臉。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全身都是戲[星際]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